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接盤俠儘力了 居民槓桿已近極限

一直以來,我們的經濟都喊出了一個口號就是要去槓桿,但問題是去誰的槓桿,顯然是企業的槓桿。所謂去槓桿就是說過去企業的槓桿率太高,借的錢太多,由於企業大部分都是有限責任,所以一旦企業進入破產清算程序,能還回來多少錢就不好說了。所以要求銀行少給企業貸款。特別是負債率較高的開發商,他們的開發貸更是危險。很多地方開發商全是抵押貸款,一旦資不抵債還不起利息,將會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

但問題是,槓桿不會憑空消失,短期內去槓桿是不可能做到的,只能把槓桿轉移,也就是說把企業的槓桿統統加到居民身上。這樣安全性更高,因為相比企業的有限責任來說,居民的槓桿是無限責任,你人不死就得給我還錢。

有一組數據觸目驚心,根據海通證券的報告顯示,15年中國居民在股市上融資融券加了2萬多億的槓桿,靠着槓桿製造5000點的槓桿大水牛,但去槓桿之後,短期牛市急轉直下,反覆上演千股跌停,幾次股災消滅的財富何止2萬億。股市泡沫破滅之後的這三年中國的居民部門加了20萬億的槓桿,居民部門的總負債已經達到42萬億,居民負債占居民收入的比重超過90%,幾個特別重要的城市比如廈門和杭州,槓桿率已經超過了100%,那麼當借來的錢比收入還多的時候,這在後面將意味着什麼?

2015年居民貸款3萬億,2016年隨着樓市啟動,居民貸款6.5萬億,隨着年底調控,大家本以為可以鬆口氣了,但是2017年的前7個月居民商業貸款達到4.3萬億,換句話說居民仍然在加槓桿,雖然銀行的住房貸款不給批了,但他們仍然想其他的辦法,用信用貸消費貸,甚至住房抵押貸把錢拿出來,繼續投入到買房事業當中。

有一組數據可以清晰的顯示,居民貸款如今佔到總貸款已經超過了31%,而2015年只有27%,而企業貸款佔總貸款的比重倒是從70%以上,降到了65%,中國的貸款結構就是一個企業不斷降低槓桿,和居民不斷加槓桿的過程。之前是老百姓還有錢,現在的問題是,居民的槓桿也已經接近極限,負債已經幾乎跟收入持平,未來居民這塊還有多少加槓桿的空間呢?

所以,當時我們對於股市的判斷就是槓桿牛,大水牛,那麼現在對於所謂新周期的判斷也是這個,基本就是居民部門接盤接出來的。我們發現這波房地產樓市跟過往嚴重不同,之前都是北上廣深猛漲,其他地方不動。直到2015年一切都改變了,北上廣深先漲,然後原地不動,接着其他的地方接力。感覺像是一場誘殺,要把居民的錢從銀行體系中去掉,然後變成貸款,這樣有個好處,當居民手頭沒錢之後,想炒別的物價就困難了,想去換匯也基本沒有可能。另外,把企業貸款變成居民貸款,對於銀行來說,把有限責任變成了無限責任。最重要的是,之前你存款是我要給你利息,現在你貸款,是你要給我利息了。但凡事都有個度,一旦過了度,再安全的東西也都會變成風險,把老百姓的熱情調動起來之後,很可能反而縮短了周期。就像當年股市的大水牛一樣,漲到最後連你自己看了都害怕。每個人都在開槓桿,很多人都配了資,除非繼續加槓桿,槓桿越來越高。否則一旦槓桿加不動了,也就意味着後面沒有接盤俠了,很快市場就會非常敏感。如果再有查違規槓桿這樣的金融監管出現,也就造成了2015年的後面的股市泡沫破裂,千股跌停頻現,大家都拿配資把股市連在一起了,一個爆倉,就要把所有股票都賣,爛股票也就拖累了其他的好股票,所以不管是什麼最後都在暴跌。而樓市會不會也出現這個情況呢?不清楚,但有一點更糟的是,由於交易的複雜性,和限購政策,到時候可能連賣都賣不掉,想壯士斷腕都斷不掉。現在居民負債已經接近極限,槓桿已經加到了盡頭,再往上加槓桿,負債超過了收入,那銀行也不傻,他已經十分清楚你根本就還不起了。另外,北京上海深圳已經開始了嚴查消費貸,首付貸,住房抵押貸款違規的問題,這意味着什麼呢?但我想,違規流入的主戰場肯定不在北上深,而在三四線城市。什麼時候全國嚴查金融違規貸款了,這波槓桿周期也就差不多該到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國經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