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程序員之死:1米7的美女碩士 真會愛上1米6的他嗎

上周,iOS應用WePhone創始人、開發者蘇享茂跳樓自殺的消息被曝光並引發眾人關注。根據目前公開的信息,蘇享茂通過世紀佳緣相親交友網站,結識其前妻翟某欣,兩人相識後閃婚,但結婚42天後又閃離,翟某欣在協議離婚期間向蘇享茂索要1000萬元精神賠償及三亞房產,最終,蘇享茂選擇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令人嘆息。

一個程序員和美女互生好感去世前,蘇享茂曾在Twitter上發佈消息,稱自己遭遇騙婚,並被前妻逼死。

根據公開信息曝光,蘇享茂今年通過相親網站世紀佳緣認識了高挑美貌的女性翟某欣,兩人都是世紀佳緣VIP會員,資料標明“未婚”。今年3月,在見了兩次面之後就互相表示好感,之後兩人也約定今年結婚,因為都是奔着結婚去的,蘇享茂對翟某欣也特別慷慨,交往階段就給對方買房買車買包。

結婚前,蘇享茂得知女方曾有一次短暫婚史,但是他也忍了。

可結婚一個月後,蘇享茂意識到:“雖然無出軌、暴力行為,但我失去了對她喜歡的感覺,關鍵她愛撒謊,極有心機,讓我覺得有種恐怖的感覺,這點跟以前她到我老家時完全不一樣……”

兩人在協議離婚期間,翟某欣向蘇享茂提出索要1000萬元精神賠償及三亞房產。

據公開信息,翟某欣主要提出了兩點:1、蘇享茂個人有漏稅行為。2、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翟欣欣以這兩點為由要挾蘇享茂賠償,否則就要讓其產品下架、後悔莫及。

網曝兩人聊天記錄

目前,蘇享茂的家人已經報警並且尋求律師介入。9月9日,蘇享茂的哥哥在微博上發文稱:

大家好,我是被逼跳樓的WEPHONE創始人的哥哥,這兩天我弟弟的事情持續在網上發酵,傳播,感謝大家的關心,同時也對以網上所傳的一些事情,進行澄清,以正視聽。

首先,我弟弟已於九月七日凌晨五點左右不甘女方騷擾,從樓頂天台跳下,當場死亡。在他跳下之前幾個小時,陸續收到了女方許多辱罵威脅恐嚇消息,相關信息截屏,會陸續發佈。

我家人得到消息,萬分悲痛,難以抑制。情緒稍微穩定後,我們已經立刻報警,希望司法能夠介入,還我弟弟以公平,慰藉家鄉年邁父母,還原社會公義。

我弟弟和女方自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達成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

我弟弟所臨終前所發佈之所涉及的聊天記錄,資金往來,離婚協議屬實。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我弟弟為女方購買海南清水灣住房一棟,特斯拉電動汽車一台,匯款若干次,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期間女方還強烈要求我弟弟賣掉其位於北京市西二旗的自有住房,購買新的住房,理由是女方恐高,因故沒有實際操作。

至於網上所傳我弟弟是所謂乙肝患者渣男,事實如下

此次婚姻是我弟弟第一次結婚,之前有過女友,但沒有婚史。女方之前有過極其短暫婚史,但她和世紀佳緣網站均沒有披露。

我弟弟為乙肝病毒攜帶者,但不是乙肝患者。全中國具有一億多乙肝病毒攜帶者,且交往時據我弟弟說已經和女方進行溝通。

WEPHONE的商業模式問題,WEPHONE由我弟弟一個人開始開發,其盈利模式為給國外的客戶(主要是中東的客戶)提供VOIP服務,APPLE STORE商店予以支付扣稅後的開發傭金。因此,所服務客戶基本都是中國境外的人士,只是由中國人開發而已。

目前,家人空前悲痛,暫時無力做更多溝通,希望大家諒解。再次感謝大家的關心,有進一步消息會及時發佈。

家人目前不尋求任何形式的捐助,所有以我弟弟名義發起的捐款行動,均屬非法,請大家務必當心,避免上當。須知,當今之世,泥沙俱下,魚龍混雜,人心險于山川。

家人反對一切形式的網絡語言暴力,希望大家能夠冷靜,自製,避免給雙方父母造成更進一步傷害。避免別有用心者,趁火打劫,渾水摸魚。

我們相信政府,相信司法,相信社會公義。

願生者節哀,逝者安息。

從這則信息中可以看到,蘇享茂和翟某欣自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達成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婚姻僅僅維持了42天。

在兩人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蘇享茂為女方購買海南清水灣住房一棟,特斯拉電動汽車一台,匯款若干次,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

網曝短期內蘇享茂為女方花費明細

蘇享茂的朋友認為:“WePhone是他的心血,翟欣欣抓住了這一點,不斷攻擊和威脅,對小茂來說,掙錢不是難事,但不能喪失了自己的能力,WePhone不能倒掉”。

但是,蘇享茂還是簽署了離婚協議,根據這份今年7月簽署的協議中也可看到,在女方要求的1000萬元賠償中,男方已經給付了660萬元。

那麼,蘇享茂為何還是在9月7日的凌晨選擇了縱身一躍?

蘇享茂的哥哥曾經表示:我弟真傻,真的會相信1.7米的年輕碩士美女,會對1.6米的他一見鍾情。

美女碩士到底是不是婚騙?

事情曝光後,網絡幾乎一致性倒向了同情蘇享茂。稱翟某欣為“渣女”,“馬蓉翻版”,還發明了“欣欣像蓉”這樣的新詞,甚至有人認為以翟某欣的操作手法來看,背後應該有專業的婚騙團隊。

根據公開信息,女方曾有過短暫婚史,但她在世紀佳緣的註冊資料顯示“未婚”而非“離異”。蘇享茂也曾記錄了4條據稱是女方在世紀佳緣網站上留下的不實信息。其中,女方的出生年月和婚姻狀況均與實際情況有所出入。

目前,世紀佳緣網站9月10日在其官方微博上發文稱:經核實,蘇享茂及前妻翟某欣繫世紀佳緣會員,並完成實名認證。

根據蘇享茂生前的回憶,翟某欣自稱在“北京房地產科學與技術研究所”工作,還是北京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的研究生。

媒體也證實了翟某欣的學歷信息屬實,她200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學土木建築工程學院,漂亮、家境好,在班上是“高冷之花”般的存在,是同學們對她的回憶。

同時證實的是翟某欣曾在2011年有過為期3個月的短暫婚姻,對方是同一級的同學,婚姻結束後男方賠付女方20萬元。但同學們都不太相信翟某欣會是婚騙,覺得她為人都還挺正常的,不至於騙婚。

新聞117也從側面了解到,翟某欣的家境確實不錯,從一些對話中也得知,她確實是想找結婚對象的。但目前,媒體暫時無法聯繫到翟某欣本人,這之中到底又發生了什麼隱情?在蘇享茂哥哥的文中可以看到:蘇享茂是乙肝病毒攜帶者,交往時已經和女方進行溝通。這是否又是問題的另一條導火索?

但顯然,讓他們互相“看對眼”的世紀佳緣網站最初都沒有給過他們答案。世紀佳緣表示將配合相關部門調查取證。

除了“寫代碼”

程序員還要懂些啥?

蘇享茂在IT圈內被稱為是“天才程序員”。他的不幸發生後,最早關注到該事件的開發者社區微信公眾號“DevLink”也發文聲稱,“剛剛,我們失去了一位開發者”。

WePhone是讓用戶能夠向其他WePhone用戶免費發短訊和打電話的手機應用。那麼這項應用到底是不是處於灰色地帶?新聞117聯繫到DevLink相關負責人朱先生,他表示:voip是網絡電話業務,也就是跟微信語音電話相同,這個東西在前些年確實屬於擦邊球,因為話音業務實際上是國家專營的。但後來移動互聯網普及之後,語音通話這件事就變成了一個很難界定的東西,如果嚴格來講,是個擦邊球,但畢竟騰訊都在做,別的公司跟進做的話,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WePhone是面向國外用戶提供服務的,主要用戶都在國外,所以更不涉及到這個問題。

那麼既然如此,一個成年男子為何會被前妻逼到自殺的境地,很多人覺得難以理解。而且在整個過程中,如果涉嫌敲詐勒索,蘇享茂本人也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即使錢沒了,他有一身本領,也可以再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四十六條:可以提起精神損害賠償的範圍是:(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三)實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

請問,是誰給了翟某欣理直氣壯索要房子和1000萬精神損失費的勇氣?梁靜茹嗎?

就算房子是夫妻共同財產,要分割,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夫妻雙方就財產分割無法達成協議的,人民法院要按比例分割的規定,不可能全部判給前妻。而且,如果房子是蘇享茂婚前全款置備的,屬於婚前財產,不能作為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房產壓根沒有前妻的份。

再補充一點,即便是簽訂了離婚協議,如果簽訂時一方存在欺詐或者脅迫行為。那麼男女雙方協議離婚後一年內就財產分割問題反悔,可以請求變更或者撤銷財產分割協議。

朱先生也呼籲媒體關注IT業內從業者群體。他表示:我們遇到很多跟他有同樣經歷的開發者,這是個非常普遍的情況了。開發者在國內的狀況是,賺錢多,來錢快,工資高。普通人達到這個工資和收入水平,可能要花上幾十年的時間積累,而IT行業發展得太快了,所以從業者的心智成長和收入不對等,很容易落入騙局。現在剛畢業的大學生,只要被科技公司錄用,起薪在北京就得接近20000元,這是其他行業無法企及的,進而帶來的問題就是,這些人兩耳不聞窗外事,也沒必要,在社會經驗上太少,非常容易上當受騙。

開發者社區DevLink在文中寫道,“非常可惜,人已經自殺了,明天就要料理後事了。不得不說,有些開發者代碼寫得很6,但是情商和基本常識上真的有太多需要補課的。實在太可惜了,我們已經說不出更多東西來了。開發者的婚姻和法律諮詢服務,我們要儘快做起來,現在看來,真的很有必要。”

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該事件調查。9月12日據最新信息,中國人民公安大學表態稱在職教師劉克儉系翟某欣舅舅,未參與事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新聞117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