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譚松是學校黨委書記專門負責維穩的人

——重慶師大教授譚松為何遭當局開除?

曾記得,李默海教授被停職處分時,有網友感嘆:「鄧相超、史傑鵬、李默海。下一個會是邊個呢?」現喺有答案了,是譚松。那麼喺譚松之後,下一個又會是邊個呢?

重慶師範大學教授譚松(網絡圖片)

7月3日,曾因多次追尋歷史真相調查被列為敏感人物且被捕的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教授譚松被校方強行除名。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接到校方的解聘通知後,譚松當時並沒有去辦理相關的人事手續。因為嗰個時候學生全部都走咗、老師全部都走咗,校方就希望佢悄悄的從校園裡面消失,可佢不接受。為了抗議學校試圖靜悄悄趕走佢的企圖,一直到9月8日佢先至前去學校人事處辦理手續。

儘管校長答覆譚松講解聘佢只是學校正常的調整,但譚松告訴亞洲自由電台的記者講,“自己被解聘有三大原因。第一點就是我長期喺課堂上講了啲官方認為不該講的話。第二個就是做歷史真相調查,這個也是當局特別忌諱的。為此,那些圍攻我的愛黨、愛國人士講,我們的高校里怎麼還能容許這樣的教授喺裏面上課呢?再加上大形勢,今年從開年以來明顯不同於以往的一種高壓。我記得3月份召集我們開會的時候,黨的書記就很嚴厲地告誡大家,哪些話該講、哪些話不該講,一定要小心。包括乜嘢意識形態出了問題一票否決,唔好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諸如此類的話。”

據悉,近年來譚松一直喺進行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都涉及到顛覆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表述。

譚松講:“做右派調查,為嗰個事呢,我被抓過一次。來了8個人、抄家,然後把我抓去關了1個多月時間嘛。抓了出來以後,就是取保候審1年嘛。我開始做土改調查。當然後來還做了劉文彩莊園收租院調查,書也寫完了,香港沒出版。所有調查當中,就是土改調查最艱難;當事人極其恐懼。這個土改的恐懼,是我所有調查中遇到的最恐懼的。”

譚松認為,被開除是遲早的事。佢一直是讓學校頭疼的敏感人物,學校黨委書記周焱專門負責對其進行維穩。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譚松並唔係第一個因為政治原因遭開除解聘的大學教授。就講近年來的例子吧:

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的生日),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喺微博轉發批毛的言論,遭到毛左們的圍攻。今年1月5日,山東當局相繼免去鄧相超省政府參事和政協常委等職務。校方勒令鄧停職檢查,並給予記過處分和強迫退休。

7月25日,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因喺互聯網多次批評中共體制,遭校方提前3年解聘。

8月1日,山東工商學院政治系主任、煙台市芝罘區黨校教授李默海因喺微博批評中共意識形態宣傳而被舉報,被官方停職處分、解除黨校職務。

眾所周知,近年來危機重重的中共明顯加大加快了對整個社會意識形態的控制,而對鄧相超、史傑鵬、李默海和譚松這樣的敢言教授進行打壓和恐嚇,則是這一龐大工程的一個部分,其目地無非是為了殺雞給猴看,進一步封住那些敢於喺課堂和網路上針砭時弊,揭露中共謊言的教師的嘴巴。正如著名時評人士蔡慎坤先生所言,“大學本是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高地,如今倒行逆施,使得中國的大學又將重新回到嗰個人人自危人人恐懼的黑暗時期。”

曾記得,李默海教授被停職處分時,有網友感嘆:“鄧相超、史傑鵬、李默海。下一個會是邊個呢?”現喺有答案了,是譚松。那麼喺譚松之後,下一個又會是邊個呢?

土改因為涉及中共政權革命合法性問題,是中國現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區,敢於觸及的學者少之又少。一位土改民兵連長李朝庚接受譚松採訪講,土改時忠縣有個未婚女子梁文華還未結婚,本身唔係地主,因為是全縣著名美女,就被十多個土改民兵抓去輪姦致死。譚松調查後敘述,一個地主媳婦交不出金銀,被脫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