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高天韻:「我甘願作一顆老鼠屎,壞那一鍋明亮的湯」

——誰的恐懼誰的痛——議譚松教授被開除

譚松表示,中共土改時的慘烈事實令他難以承受,但是他要搶救歷史,拒絕讓血腥的歷史真實被吞噬和淹沒。當日在香港的演講結束時,譚松將他調查到的死於土改的受難者名單在視屏上一個一個投影出來。他說,每一位受難者都不應該被人遺忘。

重慶師範大學的譚松副教授被當局開除了,因為他說真話、查真相。得知這一消息,居然是通過他本人的微信——“嘻,我終於被掃出門了!”那是一篇含着無奈、卻又閃動瀟洒和勇氣的自白。因言獲罪的名單,串起了多少良知的抗爭,也記錄下中共政治迫害、掩蓋真相的罪惡。

初聞譚松之名,是因為2013年7月30日,他在香港中文大學發表了“川東地區的土地改革運動”專題演講。據報導,譚松是首位在香港中文大學講述土改的大陸學者,而且他所進行的此類地區性的大規模的採訪調查,估計在國內也是絕無僅有。

譚松是重慶人,他於2003年開始調查川東的土改歷史。這一區域是指原四川省所轄的重慶市、萬縣市、涪陵市、廣安市和黔江地區。他先後走訪了12個縣市,訪問了400多個土改親歷者,包括當年的土改工作隊隊員、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還有受盡酷刑而活下來的地主,所有採訪均做了錄音錄像。最後完成了一部土改專訪錄,共36萬字,尚未出版。

譚松表示,中共土改時的慘烈事實令他難以承受,但是他要搶救歷史,拒絕讓血腥的歷史真實被吞噬和淹沒。當日在香港的演講結束時,譚松將他調查到的死於土改的受難者名單在視屏上一個一個投影出來。他說,每一位受難者都不應該被人遺忘。

據自由亞洲電台和大紀元發表的對譚松的專訪披露,這些年來,譚松一直致力於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為此,他招來牢獄之災、甚至失去工作。2002年7月2日,當局指控譚松“收集社會黑暗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將他關押了39天。

為了完成關於右派的調查,譚松整整10個月沒有一文收入。他8次租船進湖,尋找當事者,用了3年時間完成了50萬字的《長壽湖——一九五七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

譚松說:“做右派的調查理所當然,因為我爸是右派,他就在長壽湖勞改了四年,他的幾百難友們都在長壽湖幾十年。這是天然的,因為我出生在這個家庭里。後來我又成了作家,了解到他們那一代人的苦難。”

譚松還談到,在調查當中,除了面對想像不到的苦難、殘暴和血腥之外,最大的一個體會就是恐懼。他說:“這種恐懼深深地打在人們的心上,尤其是土改。那種根植在人們心裏面的恐懼,我認為是自由社會裡邊完全難以想像的。只要一提到這東西,當年的受害者(當事人)就非常害怕。這個給我的印象極深”。“這就說明這幾十年來,當局非常成功地把一張恐懼的大網罩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讓每一個人都生活在恐懼當中,自動地把歷史真相掩蓋起來。”

譚松因此表示,從事那些調查,最重要的素質不是才能,不是技巧,而是戰勝恐懼的勇氣。

這一份勇氣,沒有因為7次下崗而消失。微信中的這段文字,令人含淚起敬。

譚松寫道:“唯一讓我感到不舍的是我教過的那些學生,尤其是漢語國際教育15級的學生(本期我教了他們三門課)。難忘他們上課時那全神貫注的面孔、那充滿了求知慾望的眼神和師生台上台下的美妙呼應。教師這個職業最滋潤心靈的,就是每當你走進教室時,看到一雙雙期待的目光,還有告別時,那依依不捨的合影。15級的學生期末時曾急切地問我下期是否還教他們,他們表示(包括傳來的文字),盼望我能繼續給他們上課。本來,學院下期已經給他們排了我的兩門課——《西方文化概論》和《西方現代派文學》。但現在,永遠不可能了。

前幾天,在給大三學生(14級)的最後一節課(當時不知道那也是我教師生涯的最後一節課)時,我向他們道別的語言是拜倫的一首詩:

愛我的,我致以嘆惜,

恨我的,我抱以微笑,

任憑天空烏雲翻滾,

我準備接受任何風暴。”

雖然嘆惜,卻仍然微笑。面對風暴,坦然無懼。飽含深情的文字,對抗著紅色的“一票否決”。

曾有所謂的愛國人士批評譚松說:大學裏居然容忍這樣的教授存在!譚松的學校的黨委書記也曾表明:“不要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中國人民的衣食,是共產黨所賜嗎?殺人害命、侵吞百姓民脂民膏、貪污金額破天文紀錄的,不正是中共嗎?

蔡詠梅在《譚松談川東土改》一文中提到,多年前國保提審譚松時,曾指責他專門收集陰暗面,看不到“光明“的東西。而譚松在《長壽湖》的後記中回應說:“可是看到那麼多人、那麼多作家都在歌唱光明,讚頌偉大,而那麼多血淚、那麼多真實無人理睬,我只得選擇後者。“我甘願作一顆老鼠屎,壞那一鍋明亮的湯。”

譚松並不孤單。在中共的暴政之下,許多大陸知識分子沒有喪失良知。他們以自己的學識、才華和意志,堅定的搶救歷史、重現真相。他們的行動,實實在在的體現出教師的尊嚴和高尚的人格,並且在保護學生的心靈免受謊言侵害。他們的勇氣,突破了中共營造的恐懼氛圍,鼓舞著身邊的同胞。這些理應受到敬重的人才,被中共的紅線一個又一個“掃地出門”。這才是最大的荒謬和恥辱。

中共憑藉手中暫時的權力,似乎可以為所欲為——封鎖網絡、禁書禁報,把善良平民投入監獄,限制公民出境、入境,讓良心教師“下課”,讓維權律師“下崗”,讓某人“失蹤”……。但是,中共永遠不可能否決真相,不可能獲得民心。真正的光明,在於拋棄中共,拒絕謊言,告別恐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