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遼寧這兩著名女副市長 都幹了不該乾的事

近日熱播的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首次披露了遼寧拉票賄選案的細節。“政事兒”注意到,瀋陽市原副市長祁鳴以賄選中間人身份出鏡。片中,祁鳴的視頻畫面很短,她只說了一句話,“也有過害怕的心理,因為那個金條太重了”。跟在位時相同,她仍舊梳着短髮,戴着眼鏡,說到“那個金條太重了”這幾個字時,她語氣加重,皺起眉頭。

祁鳴所稱的金條,是其幫助遼寧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拉票賄選時,轉送的金條。2011年10月,在瀋陽市委副書記崗位“停留”9年的蘇宏章,跳過市長,直接晉陞為省委常委,被視為換屆年的“例外情形”。片中顯示,蘇宏章跨出的上述這一步,正是源於賄選。他花了400萬元購買金條和購物卡,賄賂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王珉等人,還在瀋陽燃氣公司的內部小食堂,多次召集親信密會,商量賄選的分工和步驟。祁鳴就是幫助蘇宏章拉票賄選的親信之一。

記者注意到,9月11日,《遼寧日報》刊發兩篇報道《我省用警示教育持續凈化修復政治生態》、《我省將案例資源轉化為教育資源紮實開展警示教育》,都提到了祁鳴。報道稱,祁鳴擔任瀋陽市副市長時,成為賄選“掮客”,“幫助蘇宏章轉送金條拉票賄選”。落馬後,祁鳴在懺悔書中寫道:“沒有站穩政治立場,公然幫蘇宏章賄選,逾越政治紀律的紅線,葬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遼寧日報》刊發的上述報道,還提到了該省另一名落馬女副市長——大連市原常務副市長曹愛華。曹愛華也牽扯到遼寧拉票賄選大案中,收受拉票款物。上述報道顯示,落馬後,曹愛華懺悔說,“他們不是在與我交往,而是與我的椅子交易。”

據遼寧官方消息,遼寧省已將祁鳴、曹愛華這兩名女副市長,與王珉、蘇宏章、王陽、鄭玉焯以及吳野松等落馬官員“打包處理”,形成《懺悔與剖析》等警示教育“教材”,發給遼寧省領導、各市和省直部門主要負責人。

遼寧省委書記李希曾表示,“要將案例資源轉化為教育資源,通過警示教育進一步激勵引導全省廣大黨員幹部繃緊紀律這根弦,提振精氣神,激發正能量。”

公開履歷顯示,祁鳴與曹愛華相差10歲,兩人都是土生土長的遼寧人。祁鳴生於1958年2月,早年下過鄉當過知青,文革結束後考入瀋陽財經學校商業會計系學習,畢業後進入瀋陽市財政局,從商財處普通工作人員做起,歷經商財處副處長、預算處副處長、外經處處長等崗位,於1994年升任瀋陽市財政局副局長,時年36歲。2000年“慕馬大案”發生後,瀋陽市財政局原局長李經芳落馬,祁鳴接替李經芳走上瀋陽市財政局局長崗位,一干7年,直到2007年當選瀋陽市副市長。曹愛華生於1968年1月,曾在共青團系統工作多年,先後任共青團營口市委副書記、書記,共青團遼寧省委副書記等職,2007年39歲時升任正廳級共青團遼寧省委書記。

2010年8月,曹愛華離開團系統,出任大連市委常委、大連市副市長,2013年1月任大連常務副市長。今年1月、3月,祁鳴與曹愛華先後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官方發佈的問題通報顯示,兩人不僅涉及遼寧拉票賄選大案,還有“在幹部選拔任用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在企業經營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等買官賣官問題。曹愛華在大連工作期間,先後收受下屬單位50餘人所送的錢物達幾百萬元,並因此牽扯出了大連市一批領導幹部。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委書記譚作鈞表示,“不能再有第二個曹愛華!”為此,大連市把一把手們集中起來,召開專門警示教育大會。在會上,一名大連市直部門負責人聽取了曹愛華的情況通報後說,“沒想到,她發生這麼嚴重的違紀行為”。

檢察風雲雜誌《官場雜談|補署一切,聽之天命》一文稱:曹愛華是一個十足的“官迷”,一切為自己的升遷讓路。她為領導做事,向領導行賄,甚至做了一個女人、一個妻子、一個女兒、一個母親“不該做”的事情。在獲得政治甜頭之後,一發不可收拾,直至攀上了令計劃的妻子谷麗萍。曹愛華在懺悔錄中寫道:我的人生止於48歲,上面立着“恥辱碑”。“政事兒”注意到,祁鳴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她對自己的要求是:正直,清醒,負責,開明。而她的這八字自我要求恰恰與落馬現實形成鮮明反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政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