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十九大決戰 馬雲出手和曾慶紅切割

栗戰書和網絡流傳的栗戰書女兒照片

8月撰文影射栗戰書的南華早報專欄作家任美貞近期突然離職。此前,中共問題專家程曉農分析,南華早報受中共特務機構港澳工委控制,香港和港澳工委是曾慶紅的勢力範圍。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認為,任美貞非常可能是被辭職,這是南華早報老闆馬雲跟曾慶紅切割的結果。中共官員基本都貪腐,任美貞文章所說也許是真的,但是任美貞在報道中有意迴避是否和栗戰書有關的最關鍵信息、還拿中共香港國企里有黨委來說事,帶有針對習近平的痕迹。

Image result for 馬雲 曾慶紅

馬雲辭掉任美貞跟曾慶紅劃線?

8月25日法廣文章稱,影射栗戰書貪腐文章之後任美貞專欄一直未有更新。事隔一個月,任美貞發表告別作,評論中國聯通混改方案,同時在文末宣布“這是最後一篇專欄”。

圖說:《南華早報》專欄作者任美貞Shirley Yam

“在水一方”分析,任美貞發表影射栗戰書的文章之後,專欄一直未有更新,直至近日突然發表一篇告別文章,不像是任美貞的主動離職,而是被辭職。這更像是馬雲在背後的影響。南早影射栗戰書的文章發表之後,大家在猜測這是馬雲和習近平對立了,還是習近平的政敵做的。如今任美貞離職,非常大的可能是在習王和江曾的搏擊中,馬雲不希望站在江曾一邊,實際是與江曾的一種切割,所以才有了任美貞的被辭職。

南華早報誰控制?

2017年7月21日,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接受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訪談時表示,馬雲雖然是中共購買《南華早報》的出資人,但對該報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在中共港澳工委手裡,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圖說:曾慶紅三兄弟

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曾主管港澳事務多年,駐港機構歷來潛藏曾慶紅的勢力較多,香港歷來也是江派大老虎們斂財及洗黑錢要地。

曾慶紅除了通過港澳辦主任廖暉渠道外,還安排1995年就進駐香港的其弟曾慶淮,成為當年在港澳事務上的特務總頭子,為其收集港澳的情報、法輪功的動向、對香港娛樂圈搞統戰等。當時,中共向香港派遣了大批各種頭銜掩護下的特務。

“在水一方”認為,影射栗戰書的文章得以在南早發表,可能馬雲並不知情。文章發表後產生輿論風波隨即被刪,這應該是馬雲同意的。

著有《晚年周恩來》一書的高文謙說:“馬雲是個人精,不會輕易去賭這樣一盤形勢尚不明朗的棋局,把自己搭進去。更大的可能性是馬雲雖是南華早報的老闆,但並不直接過問編輯部的日常工作,眼大漏神,疏於監督,或被反習勢力夾制,被動捲入。

影射栗戰書的報道中女兒栗潛心的名字是拼音

“在水一方”認為,中共官場幾乎無官不貪,栗戰書涉嫌貪腐的可能性是有的,不貪說明他是異類。但是《南華早報》影射栗戰書的報道出現兩個明顯問題,“在水一方”認為這是專欄作家有意迴避的。

7月19日馬雲旗下南華早報評論文章含沙射影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涉嫌貪腐;後7月20日《南華早報》聲明強調說,任美貞的此篇文章是發表在評論區,非新聞調查報道,因多項內容為無法核實的含沙射影,予以撤稿。

香港明報報道說,南華早報總編輯譚衛兒周四(7月20日)凌晨還向編輯部員工發電郵,指有關文章“做出一些超越事實的影射,當初便不應該刊出”。

中共問題專家程曉農披露,實際上南華早報受曾慶紅掌控下的港澳工委控制。

7月19日,香港南華早報英文網任美貞評論文章稱,新加坡大亨蔡華波擁有半島酒店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超過10%的股份,價值15億港元(下同),且在香港擁有一匹價值近千萬元的賽馬、一幢位於赤柱的1.2億元豪宅,及一間位於中環的寫字樓辦公室,價值超過5億元。

文章還說,最重要的是,蔡華波在香港赤柱灘道6號的註冊地址上,還有一個同住此地的人叫栗潛心。而從香港註冊處的官方文件來看,“栗潛心”的名字和中共中辦公廳主任,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栗戰書女兒的名字一樣。

7月21日蘋果日報文章和8月5日法廣文章,分別提到“栗潛心”是譯名。

7月21日蘋果日報文章稱,蔡華波與譯名“栗潛心”的女子同報住赤柱灘道6號,共同成立公司,栗女與栗戰書女兒同名,上述地址前身正是新華社接待政要、上賓的麗安閣,栗女以1.17億元買入上址改建的其、中一棟獨立屋。

圖說:7月19日南華早報影射栗戰書的文章截圖

圖說:法廣關於譯名“栗潛心”的女子文章截圖

阿波羅網在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任美貞作為資深記者,文章迴避了“栗潛心”是譯名的部分,但漢語拼音“Li Qianxin”對應中文名字除“栗潛心”外,可能有幾百個,如黎潛心、李潛心、栗茜新、栗潛鑫等等。

“在水一方”分析,“Li”姓在中國姓氏至少可對應李、栗、黎、厲、酈5種姓,而“Qian”在中國人名字中通常可對應倩、茜、謙、乾、淺、潛等至少6個漢字,而“Xin”在對應的漢字更多了,如心、欣、信、馨、鑫、新、昕等至少8個漢字。從理論上講,漢語拼音“Li Qinxin”可對應得中國人名字至少240個,而“栗潛心”只是其中之一。

“在水一方”表示:所以,“Li Qianxin”不是“栗潛心”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而任美貞作為資深媒體工作者,刻意迴避Li Qianxin,不說栗潛心是她翻譯的名字。只是說這名字和栗戰書女兒名字一樣,就很奇怪。

此外,阿波羅網“在水一方”表示,根據通過香港經濟日報地產站查詢結果,該地址有10個單元、20個車位,能居住20人。所以,儘管“Li Qianxin”和蔡華波都住此處,但說明不了兩者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關係。

該地址有10個單元、20個車位,能居住20人。圖為柱灘道6號資料截圖1

該地址有10個單元、20個車位,能居住20人。圖為柱灘道6號資料截圖2

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新聞的要求是大膽懷疑小心驗證。真實性的判斷原則是像台灣媒體人、輔大新聞傳播系陳順孝教授講課說判斷標準:1.來源可信;2.作者可信;3.合乎邏輯;4.論據充足;5.多重確認;6.開放查證。

中共國企有黨委不奇怪

據美國之音8月16日報道,5月任美貞曾發表一篇題目為“鐮刀和斧頭正昂首踏入香港的一些上市公司”的文章。

任美貞說,多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國企正在設立共產黨委員會,自封為企業的重要監管部門,為董事會提供運營、人事、戰略事務的“建議”。

她還說,“在中國,黨對國企有最終拍板權。幾十年來,這種做法多是形式大於內容,但是習近平讓這種黨的控制變得格外真切。”

不過,曾經參與中國政策制定的旅美政治經濟學者程曉農提出不同看法。他說,“國有企業中一直就有黨委,從來沒有間斷過。”

實際上,自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來,鐮刀斧頭一直牢牢控制着國有企業。

程曉農認為,設不設黨委對於這些進入香港的紅色資本沒有本質上的影響,對於投資者也不會有影響。

評論員“在水一方”認為這種國企中有黨委是中共的慣例,從國企在香港存在開始,黨委就存在,而任美貞作為資深媒體工作者恍然突然發現香港國企有黨委,而做出對習近平這種用黨來壓曾慶紅在香港的指揮系統的做法,更像是在向習近平發動輿論攻勢。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