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父親帶12歲兒子徒步川藏線:我唔係瘋子

據報道,7月8日,自貢男子張偉(化名)帶着12歲兒子圖圖踏上了“徒步318國道進拉薩”的征程,二人從自貢乘車到達康定後,沿318國道徒步抵達拉薩,總共耗時50天。

一名12歲男孩能完成如此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當張偉將這一段“苦旅”的照片製作成視頻發到微信朋友圈的時候,整個朋友圈沸騰了。

大多數人為這對父子點贊,並認同這種通過徒步磨練兒子的教育方式。然而,也有不認同的聲音,啲人認為這種行為過於激進,沒有充分考慮到12歲兒子的安全。

“我唔係瘋子,我即使拿自己的生命講笑,也不可能拿親生兒子的生命講笑。”9月8日,張偉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徒步之旅,是經過近1年的籌劃、1個月的前期準備,先至啟程的,充分考慮了兒子身體狀況及其個人意願。

單從教育兒子來講,張煒希望兒子從小就能培養起吃苦耐勞、勇敢、堅強的性格;佢認為,每個男孩子都應該經受苦難教育,只是因人而異,方式各不相同而已。

暑期作業:沿318國道徒步進拉薩

張偉,1981年出生,四川自貢人,現為自貢一家文化傳媒公司負責人。佢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早喺1年前佢便開始籌劃這次徒步之旅。

對於沿318國道徒步進藏,張偉也是第一次,但佢知道,這條線路是徒步愛好者的天堂,更是極具挑戰性和危險性的一條線路。“以康定為起點,沿318國道進藏,需要克服重重困難,需要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12座高山,先至能到達拉薩。”張偉講,為了將此次行程規劃的安全可行,出發前1個月,佢帶著兒子一起做功課,制定了每一天的詳細計劃,從服裝、工具、藥品、器械,到每天幾點出發、行程幾多、到哪裡住宿等等,都一一進行了規劃,並反覆修改完善。出發前,每天都有喝抗高反的紅景天,每天通過跑步等形式訓練兒子,增強肺活量、強化體質。這樣,佢和兒子圖圖先至有勇氣走上這段征程。

之所以要帶兒子徒步進藏,張偉稱,主要目的是陪伴兒子成長,培養佢吃苦耐勞、勇敢、堅強的性格;同時,也算是給兒子布置的一個課堂外的暑期作業,由父親帶着佢一同完成。

每天都想放棄,每天都喺堅持

徒步之行從7月8日開始,父子從自貢出發,乘大巴車抵達康定,從康定汽車站出發,沿着318國道徒步前往拉薩。

“徒步的第二天,我們就遇到了挫折。”張偉講,當天行程安排是翻越折多山,海拔4200多米的折多山口喺眾高山裡算最矮的,以致佢們低估了其難度。37公里的路程,其中上山24公里,海拔落差大、彎道非常多,父子二人為了節省時間,喺部分路段選擇走小路,可是由於不熟悉路況,不但耗費了大量體力,還沒能節約時間。

當天凌晨4時30分起床,5時許便與喺客棧相遇的另外幾個徒步愛好者一起出發。出發後不久,父子倆出現高反癥狀,可又不敢停下來。因為,如果停止前行,佢們將無法喺天黑前抵達下一營地,所以只能靠抗高反葯暫時維持。服藥後,二人身體狀況稍微好轉,於當天下午2時許到達埡口。“接近埡口時由於體能不足,我們掉隊了,和一起出發的隊伍走散。”張偉稱,直到下午8時許,佢和兒子先至成功落山,抵達山下二號橋宿營地。

這天的經歷讓張偉有些擔心,佢問兒子:“很多人都無法走完318(國道),其實我們翻越了折多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放棄也不丟人,你想不想放棄?”兒子回答:“放棄?那之前的路唔係白走咗?”張偉繼續問:“這次徒步進藏咁辛苦,你怪不怪我?”兒子脫口而出回答:“不怪。”這一瞬間,父子倆抱頭痛哭。

“整個行程,因為海拔高,即使不背包,都如同負重幾十斤。”張偉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佢的背包重30多斤,兒子的重20多斤,二人每天的步行里程基本喺30公里以上,從康定到拉薩全長1700多公里,主要靠徒步行走。行程後期,有時喺經過啲平坦大路時選擇搭乘過往的順風車。

雖然是七八月份,但喺318國道,佢們一天能經歷四個季節。早上涼爽,如同春秋;中午太陽直曬,紫外線強烈,猶如夏天;到了下午,還會遇到下雨,甚至冰雹,晚上又像冬天一樣冷。所以,一天下來,短袖、長袖、抓絨、衝鋒衣、雨衣輪番上場,不斷更換。

每當腳掌心磨起水泡,就用針刺破;第二天,相同的位置又會重新長出水泡,只有忍着疼痛再次刺破水泡,繼續上路。張偉經常會想:咁苦到底是為了乜嘢?係唔係應該放棄?可是等到第二天,佢和兒子又堅持地踏上了旅程。“每天都想放棄,每天都喺堅持。”張偉講,放棄,是父子倆每天晚上想得最多的兩個字;堅持,是父子倆每天早上起來最先想到的兩個字。

為了不與隊友分開,父子倆挑戰墨脫線

喺雅江,張偉父子與另外兩位徒步愛好者組成隊伍,並肩同行。經過32天的行程,8月8日,一行4人到達派鎮的客棧,這也是行走墨脫線的集結地之一。“行走墨脫,是一件危險係數極高的事情,我們本沒有計劃這一段行程。”張偉講,行走墨脫是另外兩名隊友的臨時起意,佢起初並不願意參與。可是,兒子圖圖不想與隊友分開,希望能加入這段危險之旅。

張偉喺遊記回顧中這樣寫到:8號,九寨溝地震那天,我們來到徒步墨脫集結地派鎮的客棧,掌柜何姐是這條線上的專業人士,幸運的是除了我們還有另外兩個隊伍,一行總共10人。當晚,何姐召集我們開行前會,用了1個多小時給我們詳細講解了墨脫線的路線和要領,太重要。

張偉講,松林口到墨脫背崩鄉,全程78公里,正常耗時3天,要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穿過茂密的原始森林、趟過無數的過水路段、經過赫赫有名的老虎嘴、螞蝗嶺,還有最危險的塌方區。“這些名字,聽起來都讓人害驚”。

8月9日一早,所有隊友合影以後,大卡車把佢們送到了松林口——徒步墨脫線的起點。

8月12日,行走墨脫的第四天,隊伍早上從汗密出發,徒步32公里,下午6點左右終於抵達了目的地背崩鄉,張偉父子成功征服了生死墨脫線。

抵達背崩後,張煒還特意拍了一張其佢徒步愛好者喺客棧牆上寫下的留言:這是哪裡?我怎麼來的?背時的背,崩潰的崩。

張偉喺遊記回顧中還寫到:回想這幾天的路,除了驚險刺激痛苦外,還伴隨着一路的美景。從海拔4200米到600米,雪山、草地、雨林、瀑布、溪流、藍天、白雲,只有勇者能享受這一切。

對於張偉來講,行走墨脫途中還有一件讓佢感動的事。有兩位隊友悄悄準備了生日蛋糕,喺荒無人煙的大山裡為佢慶祝36歲生日。

面對非議:我唔係瘋子

8月17日,張偉父子成功抵達拉薩,完成了此次徒步之旅。12歲的圖圖喺布達拉宮面前激動地講:終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然而旅行並沒有結束,父子喺拉薩呆了10天,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情。佢們除了遊覽了布達拉宮、色拉寺辯經、文成公主等常規景點外,張偉還專程帶著兒子體驗了許多的藏文化。佢們一起去學做藏香、去最老的甜茶館喝甜茶、去拜訪了唐卡繪畫大師,還喺雪頓節冒雨通宵排隊去哲蚌寺看曬佛。讓父子二人最難忘的是,佢們喺拉薩街頭擺了4天地攤,收穫滿滿。這也是父子第三年地攤了。

8月26日,喺出發50天後,張偉父子乘飛機返回了四川自貢。

9月2日,張偉將此行的照片整理並製作成有聲影集發到了微信朋友圈。一夜之間朋友圈沸騰了,視頻點擊率截至目前已經3萬餘次。

對此,張偉感到非常意外和吃驚。“我本意唔係想炫耀乜嘢,只是跟往年一樣把這次旅行做一個簡單的總結,留一個紀念。”但讓佢沒想到的是,視頻引來了眾多的點贊和認同,同時也有否定和質疑。

“有人講我是瘋子,拿小孩的生命講笑,是不負責的表現......其實佢們不了解情況。”張偉稱,面對網上各種講法,佢選擇保持沉默,不想做任何回應。

面對非議,張偉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首先,此行是父子之間每年的約定,每年暑假都會有一次四五十天的長途旅行;其次,每次出行都會經過長時間籌劃、精心準備後先至啟動,衡量、評估了行程風險,並做好了應對措施先至出發,今年更是一次有計劃有準備的徒步之旅;第三,兒子雖然只有12歲,但一直喜歡富有挑戰的旅行,行程前,父子針對此行程做過多次溝通,兒子完全清楚行程規劃,了解途中的困難和危險,樂意接受挑戰,也是喺評估其身體狀況能夠承受此次行程的前提下,先至決定走這條路線的。並不像啲人所認為的,完全不顧兒子安全和意願強行為之。

因此,張偉認為,每個父親有每個父親的要求,每個孩子有每個孩子想走的路,不能一概而論。佢所做的是儘可能的給兒子創造學校和家庭不能給予的環境和機會,讓兒子有足夠強大的心態和素質來面對未來的人生。喺別人看來是有點瘋狂,但張偉講:我唔係瘋子。

父子之旅:再不帶兒子出去就沒機會了

其實,這唔係張偉父子的第一次徒步之旅了,佢們的旅行自2015年開始,那時候,兒子圖圖只有9歲。

為何選擇帶著兒子去徒步、去經歷磨練?張偉講,一方面是自己本身喜歡戶外運動,更重要的是,讓兒子去感受大自然、感受生活與成長中的艱辛和不易,培養吃苦耐勞、勇敢堅毅的性格,“如果是女兒,我會帶她去環遊世界,看一切美好的事物;但兒子,我希望佢經歷磨難”。

2015年第一次旅行用時40天;2016年暑假,第二次旅行開始,這一次佢們走進了貴州。張偉稱,這一次,兒子的態度也有了明顯轉變,逐漸開始喜歡上“窮游”;家人感覺到了圖圖的變化,也逐漸從反對變為理解和支持。

張偉喺遊記回顧中有咁一段話:很多時候我會忘了你先至12歲,只有每當到達目的地後,你為獎勵你的一瓶飲料而高興得忘了傷痛的時候,我先至想起你還是個孩子。或許,你現喺不懂徒步318和穿越這段路的意義,但以後的某一天你會明白,它的美。

談感受:陪兒子去經歷苦難先至是真正的愛

經過這3年來的“窮游”,張煒發覺兒子正喺慢慢長大,其思維和觀點都比同齡人更加成熟,這是佢願意看到的。

“第一次擺地攤,佢遠遠的站喺一邊不敢靠近,更不敢叫賣。”張偉笑着講。到了後來,兒子會認真分析、精心準備,然後熱情地向顧客推銷和展示,去年喺貴州鎮遠佢還勇敢的去了宵夜攤上推銷佢賣的水母。

張偉也坦言,兒子的學習成績不算太好,但是,良好的品行、堅強勇敢的性格以及獨立的思維已經越來越明顯地顯現出來了。

“唔係只有徒步先至能歷練孩子,方法還有很多很多。”張偉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其實,佢不提倡這種形式,也不贊成刻意效仿。對於孩子的苦難教育,佢只是選擇了適合自己孩子的方式,因此也建議其佢家長,能根據自己孩子的特質,選擇適合的方式去歷練孩子,因人而異。但最好的教育方式,是陪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成都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