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志強:中共顛覆自由世界的昨天和今天

——兩種顛覆 一樣邪惡──觀「澳廣」節目揭中共滲透澳洲的感想

當年中共總理周恩來曾向蘇聯和世界各共產黨國家代表拍胸保證:「東南亞有咁多華僑,中國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中共利用統戰手法,網羅海外華僑,助其干涉佢國內政,充當馬前卒,其顛覆佢國政權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今年六月五日,澳洲電視台喺《四角》節目中用了近五十分鐘時間,詳細披露了中共勢力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喺本地活動,對澳大利亞的主權、安全、政治制度、價值觀和生活方式造成了極大危害。共產黨對自由民主國家實施滲透、顛覆的狼子野心和非法活動從來沒有停止和收斂,只是喺各個歷史時期,其手法不同而已。

中共輸出革命導致印尼排華

二戰勝利後,一九四五年印度尼西亞獨立,成立印尼聯邦共和國。印尼有華人二千多萬,大多系晚清後從中國福建和廣東幾次大規模移民遷徙到印尼。經過幾代人的吃苦耐勞,華人喺印尼各行各業有了相當的地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毛劉周三駕馬車為首的共產黨集團躊躇滿志,一心想向第三世界輸出革命,企圖把東南亞國家全部赤化,置於紅色斧鐮黨旗統治之下。中共把印尼列為顛覆的重要對象和突破口,時任印尼總統的蘇加諾不虞有詐,意圖藉助中共勢力來維持佢的獨裁統治。中共加緊向印尼提供了大量經援和軍援,扶植起以艾地為首的印尼共產黨武裝力量。當時印尼共產黨黨員超過了二百多萬,成為全世界僅次於蘇共和中共的第三大共產黨組織。許多印尼華人也捲入共產黨組織中,誤以為共產黨一旦喺印尼得勢,會成為華人喺印尼利益的最大保護傘。

當年中共總理周恩來曾向蘇聯和世界各共產黨國家代表拍胸保證:“東南亞有咁多華僑,中國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中共利用統戰手法,網羅海外華僑,助其干涉佢國內政,充當馬前卒,其顛覆佢國政權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當年喺毛澤東授意下,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帶了妻子王光美,多次出訪印尼,和印尼總統勾肩搭背,開口閉口“加諾兄”,稱兄道弟之餘,還出錢出力,讓印尼喺首都雅加達舉辦“新興國家運動會”,蘇加諾眉開眼笑,沒意識到國家的危險正喺迫近。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印尼爆發了史稱九三○事件,彼時迷昏了頭腦的蘇加諾總統周圍已全被印尼共產黨架空。蘇加諾的親信、印尼共產黨員、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武裝政變,綁架並殺害了包括陸軍司令雅尼喺內的六名右翼軍方將領。時任軍方低階將領的蘇哈托僥倖逃脫,隨即組織右翼軍人反撲,指責印尼共產黨暗殺政敵企圖奪權,並喺全國策動反共大清洗。蘇加諾被迫辭職,蘇哈托接任總統。蘇哈托的反共清洗,旨喺消滅印尼共產黨分子(包括印尼共總書記艾地)。由於中共的參與,導致大批華人被當作共產黨分子遭處決,做了替死鬼。學界普遍認為,有五十萬華人喺此事件中喪生。面對無辜華人慘遭屠殺的驚天慘劇,身為始作俑者策劃印尼共產黨奪權政變的中共,竟裝聾作啞,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甚至將啲逃入中共駐印尼大使館避難的華人推出館外,任印尼暴徒殺害。歷史的教訓,今天安居海外的華人應當記取。

新時期中共的滲透和顛覆手法

二○一六年下半年,澳大利亞進行了一次全國人口普查。這項工作做得很全面周到,今年上半年公布了結果,各項數據應當比較正確可信。其中提到澳洲全國現有一百八十個來自全世界各國的移民族群,現居住喺澳洲的華人有一百萬之眾,華人留學生喺澳洲有約十五萬人。澳洲是一個發達穩定的自由民主資本主義國家,喺完善的法律治國框架下,即使有多達一百八十個不同族群,各民族和諧相處,鮮有族群衝突,罕見維權抗議,不見城管、武警、特警維穩的蹤影。海藍天清,和風細雨,國泰民安。喺全球人心所向之下,共產黨如果要喺這樣的世界煽動武裝奪取政權,幾乎是天方夜譚。

筆者喺澳洲居留三十多年,深深感受到生活喺這樣一個和諧社會的幸運和難能可貴。喺一百八十個澳洲移民族群中,包括來自前蘇聯和東歐各共產主義國家的移民社團里,大家都安靜地享受着澳洲自由自喺的和平生活。筆者曾多次接受各移民社團的邀請,包括像波蘭、愛爾蘭、意大利、捷克、匈牙利、俄羅斯、烏克蘭、菲律賓等,參加佢們豐富多彩的民俗節慶活動,歌舞節、美食節、婚禮生日慶典、新生兒教名命名儀式、最佳花園節等等評選活動,無不歡聲笑語,美崙美奐,和主流社會完全融合,而絕無醜陋政治的色彩。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澳洲主流媒體揭露的種種中共滲透的現象,喺澳洲一百八十個民族社區中成為唯一的怪象,處處都折射出中共的醜陋面目。比如輸出腐敗,收買賄賂民主社會中公認的少數品格低下的官員,令其為中共站台;通過政治捐款,企圖控制和影響西方多黨政府的政策和決定;中領館通過某些僑領和華人議員控制華人社區,喺澳洲成立了上千個華人社團組織、協會和三級“和統會”;收買了大多數華文媒體作它的喉舌,利用海外學生學者聯合會來監控中國留學生的言論和行動。六月澳洲主流媒體和安全情報機構的揭露,引起了澳洲朝野震動。

其實,筆者喺和美加和歐洲的朋友交流中,大家都早有同感,即中共利用民主社會的寬容,肆無忌憚地從事種種滲透活動,從來沒有停止。加拿大朋友還記得,二○○八年北京奧運期間的全球奧運火炬傳遞,中領館組織了一萬多華人和留學生,喺加國首都渥太華聚集,對着加拿大國會山紅旗招展,拳頭高舉,吼聲震天,一萬人齊聲高唱:“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二○一六年,中領館企圖喺悉尼市政廳和墨爾本兩地組織紀念毛澤東冥誕唱頌毛的紅歌活動,經民眾抵制被悉尼市府叫停。但是毛派分子還是喺墨爾本舉辦了“紅色娘子軍”芭蕾舞的演出,宣洩了醜陋的紅色存喺。

其實,澳洲一百萬的華人移民和十五萬中國留學生中,絕大多數對政治置身事外,只關注自己的生活、學習、娛樂和社交生活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海外華人應當清醒認識,切莫為了啲經濟利益,被中共收買,充當中共的馬前卒,還自吹是“愛國”行為。真正能夠保護海外華人的,只是所喺民主國家的法律。當今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蕩蕩。真正頑固堅持邪惡共產主義政權的國家也只剩下中共和北韓,而且佢們內部已腐爛透頂,分崩離析,朝不保夕。切莫愚蠢為佢們陪葬。

二○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於悉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爭鳴2017年9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