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女大學生暈倒 圍觀大媽順走手機索800酬金

女大學生因低血糖發作,暈倒在2號線地鐵車廂內,幸遇一群好心人救助,將她扶到站台的座位上休息。蹊蹺的是,等女生清醒時,她手中的手機和身份證不翼而飛。有好心人拍攝的視頻無意記錄了真相:原是一名身穿花衣的大媽將手機塞進自己包里順走了。女大學生反覆撥打自己的手機號,終於聯繫上,對方竟索要800元酬金。

地鐵內暈倒後

女生手機不見了

相關視頻 來源 youtube

小薛是一名大四學生,和男友租住在武漢洪山區南湖。因為快要畢業了,她一直忙着找工作。

9月4日下午,在武昌一家公司面試結束後,她乘坐地鐵2號線前往江漢路,趕下一場面試。當日下午4點左右,列車快要抵達積玉橋站時,小薛因低血糖發作,暈倒在車廂內。

“我整個人都暈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小薛說,等她清醒過來時,已經坐在了積玉橋站站台的座椅上,一群好心人圍着她。有人扶着她的肩膀,一名女士拿出餅乾喂她,還有一名女士拿着一瓶牛奶給她喝。補充了能量後,小薛的狀態慢慢好轉。這時,旁邊一名穿着花衣服的大媽對其他人說:“好了好了,你們先走吧,我來照顧她。”眾人這才離去。

小薛想拿手機給男友打個電話,這才發現手機、身份證和公交卡都不見了。於是她問了一下大媽:“我的手機呢?”大媽指了一下小薛的右邊:“可能是被那個人拿走了。”小薛往右一看,並沒有看到什麼,等她回過頭來,身旁的大媽已經不見了。

熱心人拍的視頻

意外記錄事情真相

這時,之前給小薛喂餅乾的白衣女子和同伴又折了回來,看小薛有沒有好些。小薛說,她當天沒有帶包,身上穿着裙子也沒口袋,所以手機、身份證和公交卡都拿在手裡。這些東西都不見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便借白衣女子的手機給男友小劉發了條短訊。

小劉很快從寶通寺站趕了過來,他找到站內的警務室報警後,查看站內監控發現,小薛在車廂內暈倒後,一名女子扶她到了站台,那名花衣大媽也跟着出了車廂,手裡拿着小薛的身份證和手機。

回到家後,小劉加了那位白衣女子的微信,對方詢問小薛的身體狀況,還稱自己的同伴用手機拍攝了一段視頻。當小劉打開她發來的視頻時,發現這段10秒長的視頻竟意外記錄了花衣大媽將手機塞進包里的過程。

楚天都市報記者從視頻中看到,小薛當時坐着,臉色發白,兩名女士正忙着給她喂吃的。這名花衣大媽將一部黑色手機塞進自己的挎包後,馬上向旁人擺手,似乎是要大家離開。

記者聯繫上白衣女子王女士。她介紹,當時自己和同伴在積玉橋站候車,看到一名年輕女子扶着小薛從車廂出來,旁邊跟着花衣大媽,兩人扶着小薛往電梯口走,站內工作人員建議她們先在站台的椅子上坐一會兒再上去。

王女士說,自己是營養師,看到小薛臉色慘白,判斷她可能是低血糖發作。於是留下來幫忙,詢問站內乘客誰身上有吃的。扶小薛出車廂的年輕女子正好帶了牛奶,還有乘客貢獻出餅乾,王女士便和年輕女孩給小薛餵食。

王女士說,當時花衣大媽讓大家離開,她也覺得有些奇怪。但王女士以為花衣大媽是小薛的家人,加上小薛狀況有所好轉,也沒有在意。等她洗了一下手上的油漬折回時,才發現花衣大媽並不是小薛的家人。王女士介紹,她的同伴有用手機拍視頻的習慣,本來是想拍大家救助小薛的過程,沒想到還記錄了大媽順手機的細節。

小薛說,她丟失的手機是一部黑色的小米5,去年底買的,花了2000多元。她很確定,大媽塞進包里的就是自己的手機。

索要800元酬金

約好見面卻爽約

小薛說,手機和身份證丟失,給自己帶來極大的不便。為此,男友小劉反覆撥打小薛的手機,但一直是關機狀態。期間,小劉還發短訊過去,稱願意花500元贖回手機,但也沒任何回復。

直到上周六晚上,小薛的手機終於接通了。接電話的是一名中年女子,她自稱是從一個小女孩那買來的手機,小薛要拿回手機可以,但需要支付800元酬金。於是,雙方約好周日上午10點在江岸區大智路見面。

“其實只要拿回手機,我也願意花這800元。”小薛說,周日上午,她和男友冒雨趕到大智路,但對方卻遲遲不現身。小劉打電話過去,對方稱自己人在孝感,趕不回來,提出讓小劉轉800元到她的銀行賬戶,並提供一個郵寄地址。等800元到帳後,她就會將手機寄過去。

“萬一她拿了錢反悔怎麼辦?”小劉和小薛心存疑慮,讓對方將姓名和賬號先用短訊發過來,但並沒有轉賬。小劉說,因為小薛的手機有密碼,所以對方只能接電話,不能撥電話或發短訊。對方用自己的手機號發了短訊過來,姓名是張某某。

警方介入調查

律師稱大媽涉嫌盜竊

這個張某某到底是不是當天順走手機的花衣大媽?小劉在和對方通話時錄了音,小薛說,聽這聲音,確實很像當天那個花衣大媽。

為了進一步確認張某某的身份,昨日上午,記者帶着小薛和小劉來到軌道分局街道口派出所。警察根據小薛提供的信息,查到了張某某的相關資料。小薛一看張某某的頭像,就確認,她就是視頻里的花衣大媽。經查,張某某登記的住址是漢口一小區。

9月11日下午,警察陪同小薛二人來張某某登記的住處,但發現屋內沒人。小區物業稱,該住房登記的戶主並不是張某某。警察隨後撥通了王某某的電話,對方又改口稱手機是自己撿到的,願意趕來小區送還,但她再度玩失蹤,遲遲不現身。

11日晚,楚天都市報記者撥通了張某某的電話,對方矢口否認自己是張某某,隨後掛斷電話,再不接聽。而小薛的手機號又回到了關機狀態。

對此,湖北典恆律師事務所陳亮律師認為,雖然小薛暈倒的時候可能將手機掉在了地上,但張某某明知道手機的主人是小薛還將手機順走,並且事後索要酬金,其行為已經涉嫌盜竊。

小薛說,她相信張某某也是一時起了貪念,如果她能歸還手機和身份證,不會再追究此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楚天都市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