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國的婚騙歷史 不止是「白富美」坑老實人的故事

1老實人和「白富美」的故事這個周末,一個「老實人」的故事引發了眾人唏噓。蘇享茂是名校畢業的天才程序員,憑藉自己開發的軟件獲得了富裕的生活,身家高達2000萬。和很多在外闖蕩的大齡青年一樣,離實現人贏就差一個姑娘。然而讓蘇享茂沒想到的是,這一步卻讓他獻出了生命。9月7日,蘇享茂留下一份網帖,講述了自己「遭前妻逼死」的經過。

據蘇享茂稱,他和前妻翟欣欣均為世紀佳緣網站VIP會員,通過高價的「一對一紅娘服務」認識。兩人本來外形差距很大(女方容貌姣好,身高170cm;男方標準老實人程序猿),可在女方了解到蘇享茂的股票和銀行餘額之後,雙方感情加速,認識不到三個月就完成了閃婚。

之後,蘇享茂為女方購買海南住房一棟、豪車一台,加上各種奢侈品和轉賬,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但這段婚姻卻僅僅維持一個多月。「她愛撒謊、極有心機,讓我覺得有種恐怖的感覺」,身心俱疲的蘇享茂簽訂了離婚協議書。可離婚後,蘇享茂的噩夢依然沒有結束。翟欣欣以蘇享茂漏稅和創建的APP涉嫌違法要挾男方將海南的房產過戶給自己,並要求1000萬補償。

這成了壓彎蘇享茂的最後一根稻草,昨日,其兄長蘇享龍在微博中證實,蘇享茂已於9月7日凌晨5點跳樓身亡,家人已經報案。蘇享茂創建的APP目前也已經停止運營,並寫着一行字——公司法人被毒妻害死。事發之後,疑點頗多。據死者的朋友呂淼表示,他們曾打電話向翟欣欣提供的工作單位證實,並沒有此人,女方之前多次充當禮儀接待等毫無知識含量的兼職,每天報酬僅數百元,就是一個靠臉吃飯的業餘模特,因此質疑世紀佳緣的實名認證制度。翟欣欣向蘇享茂承認自己曾經有過婚史,也有網友曬出了自己去年也被改女子騙過的經歷,稱該女子是「騙婚慣犯」。

更引人懷疑的是,蘇享茂的家人稱在兩人交往期間,就有其他男性一起打電話要挾男方要錢。離婚後更是在已經撈夠油水的情況下,糾集律師等人恐嚇威逼1000萬的補償費不放,殺雞取卵。以翟欣欣的個人經歷及經驗局限,不少人懷疑其是否僅為色誘魚餌,而其身後才有真正騙子團伙的大佬運籌帷幄。2500年歷史的拆白黨目前,輿論和死者的家人朋友紛紛撰文質疑婚騙,在警方的調查結果未出爐之前,我們無法斷定這場悲劇是由「婚騙」導致,但我們今天還是像聊聊這一詐騙種類的前世今生,權當給大家一個提醒。婚騙,全稱婚姻詐騙。是一種專門的詐騙形式,自古有之。

在500多年前,晚明張應俞所著的《騙經》里,就有專門的婚娶騙這一類:此婦是大棍之妻,查得房八隻此老母,故遣婦假與為妻。激其與富店毆爭,然後加功打死。則房母必告,必可得銀,然後拐銀而逃,是斷送人一命,而彼得厚利也。棍之奸險至此,人可痴心,而犯其機阱乎?步入近代,這種婚娶騙的行為則被稱為——拆白。拆白是一句滬語俚語,翻譯過來為「拆梢」(瓜分錢財)與「白食」的簡語,泛指一群有組織地以色相行騙,多擇富家女眷為目標,白飲白食騙財騙色的青少年。是的,那時的婚騙還大多是男性。不少文學戲劇先驅都曾把拆白黨寫入自己的作品:下等人沒有職業,所以要做賊,做強盜,做流氓,做拆白黨!——劉半農《實利主義與職業教育》哼!我早就知道,那個賊頭賊腦的小毛賊不是好東西!什麼報館裏的評劇家,還不是一個拆白黨!——陳大悲《愛國賊》而在明朝萬曆年間武俠大家呂輕侯所著的《武林外傳》四十八回中,老白開武館時曾穿越地提到自己:一不偷、二不搶、三不去做拆白黨。(誤)可見婚姻詐騙這一行為,自古就不受社會接納。

然而在上世紀20至40年代的上海,拆白黨卻風行一時。根據《近代上海黑社會研究》的記載,從那時開始拆白黨的組織就十分嚴密。滬上的男拆白黨徒,有的扮成小滑頭、也有偽裝成文人學究的,他們奉行「三白主義」:吃白食、看白戲、(與異性)睡白覺,目標多是珠寶滿頭的富人女眷。拆白黨對加入者有嚴格的條件限制,規定必須沒有殘疾,能言善辯,交遊廣泛,處事機警,洞悉上海的各種風情習慣,年齡在16至40歲之間,並且大多面目清秀、容貌姣好。這一點,從1996年陳凱歌導演的電影《風月》中就可見一斑,這部以拆白黨為背景的作品主角選了好久,最後才選定了哥哥張國榮。

張國榮飾演的忠良年少便父母雙亡,可因外表帥氣,陰差陽錯投入黑幫頭目大大門下,成為利用色相勾引富家太太上鉤再勒索其錢財的拆白黨。他的目標就是當地大戶龐府的大小姐,鞏俐飾演的如意。

在《風月》的故事裏,拆白黨被描述成了有七情六慾的凡人。

別看張國榮每天花天酒地到處留情,其實急需女人的真情拯救,和鞏俐一來二去就騙出了感情,陷入了兩難。而現實中的拆白黨,就沒這麼好心了。

黨徒中除了出賣色相的,還有人專門負責收集情報。他們暗中尾隨了解目標的姓名、性情、出入特點、家庭背景後,一一記錄向組織彙報,再針對目標特點,選派相當者前去引誘。

他們互相配合,一旦有女子被其釘住,非將其財物全部拆騙而不肯罷休。有錢的大家閨秀、姨太太寡婦自不必說,即使是姘識了老嫗,無甚大錢財者,則一釵一簪也要施展手段,活拆而去。相比男才女貌的張國榮和鞏俐,2008年TVB大劇《千謊百計》中,被拆白黨陳鍵鋒耍的團團轉的千金大小姐,才是民國婚騙的真實寫照——1、只要無情,便所向披靡;2、不騙光家產決不罷休。

3大齡光棍是主要受害人民國時的拆白黨雖然大多為男性,看到油水之後,也有不少女性加入了騙子團伙。

女拆白黨的謀財對象,多是從外地來滬的富豪子弟。因為這部分人不但有錢,而且對都市中的詐騙知之甚少,容易上當。女拆白黨行騙時,常扮作天真單純的女學生,以便使對方解除警惕。這倒是和現代的婚騙有着異曲同工之妙。新中國成立之後,婚姻詐騙罪便被寫進了《婚姻法》。定義為:以借婚姻索取財物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並構成犯罪的行為。即使是這樣婚騙依然屢禁不止,不過前兩年不是非常引人注意。主要的原因是之前的婚姻詐騙一般出現在農村,新聞資訊不發達。農村婚騙的作案對象,大多是家庭條件差,知識水平低或者自身有問題的大齡光棍。騙子們利用在中國傳統社會最為盛行的熟人信用體系,經常通過所謂「靠譜的媒人」介紹年輕漂亮的姑娘給他們。

老光棍和老光棍的父母們求妻心切,本來就對外界的新型騙局不甚了解,一想起來晚上洞房那點事兒,智商更是直線降低,立刻放鬆了警惕。

再加上農村長期存在着送給女方家大量彩禮的風俗,所以當騙子提出大額的財產要求,又有一些心術不正的媒人從中擔保,受害者就老老實實地掏了錢。

而「新娘一家」卻立刻拖家帶口集體失聯,這時男方才發現自己上了當。一方面,因為詐騙贓款在「結婚」前兌現,犯罪團伙又經常流竄,等案發追贓時,贓款早已被揮霍一空,被害人的損失很難得到賠償。就比如,在2014年湖南警方破獲的一起農村騙婚案中,一個女子曾在6年時間裏,先後「嫁」給7個省的22個男人,最短的婚姻不到一個月,最長不超過3個月,以此來騙取高額彩禮錢。另一方面,「待嫁女」經常會通過改名換姓,偽造身份證明、結婚證明、戶口簿等證件,進行化名詐騙,農村信息相對閉塞,一般人很難以識別,造成農村婚騙至今都屢禁不止。

4與時俱進的婚騙黨

隨着時代的發展,婚騙黨的騙術與時俱進,受害者也從文化素質較低的農村單身大齡男青年,擴大到了「有頭有臉」的成功人士。僅僅是今年一年,就發生了浙大知名教授被80後女博士騙婚騙財和夜店女懷孕勒索富二代等多起婚騙事件。更廣為人知的,則是三個月前的印小天離婚案。

印小天的妻子哈琳娜自稱是天津醫科大本科生、中央財大研究生,爸爸是廳局級國企老總。再加上女方比印小天小10歲,身高又有1米7,一個有着頂級配置的白富美,讓印小天一見鍾情,兩人談了幾個月的戀愛,哈琳娜就懷孕了,接着火速領證結婚。可在結了婚之後,才發現女方學歷造假、家事造假、年齡也造假,婚後立刻要求離婚,帶著兒子要挾生活費,讓印小天白白損失了近千萬。

結局如此戲劇化,一方面由於印小天真的老實,騙子的騙術也實在是無孔不入,十分高明。

警方抓獲騙婚團伙現場圖(via中國法院網)和舊時代的拆白黨一樣,當代的婚騙也大多是團伙作案。他們有的在相親角擺攤,花言巧語先騙過單身男青年的父母——更高端一點兒的,則是通過專業婚介網站的VIP服務入手,騙子團伙專挑經濟實力充裕、感情需求強烈的小老闆下手,把姑娘包裝成「白富美」獲取對方好感,產生進一步交往的需求,而婚介紅娘為了業績也會極力撮合,對信息並不做嚴格審查。

在2013年,深圳警方對一個特大婚騙團伙的抓捕中,曾經透露出這些細節——他們通過百合網等互動交友平台註冊賬號,扮成事業有成的商人,發佈尋找配偶的信息,受害者一般會被嫌疑人優秀的條件所迷惑;在互換聯繫方式後,嫌疑人經過短短几天的電話聊天騙取受害者信任,甚至與受害者確定戀愛關係,以「老公」、「老婆」相稱;接着,扮演父母、花店老闆的嫌疑人相繼出場,嫌疑人騙稱新店開張,從而騙取錢款。就這樣,受害者在與嫌疑人沒有任何實際接觸的情況下,一步步掉進陷阱。(*南方日報)最近兩年,互聯網經濟催生知識新貴,「人傻錢多」的程序員和創業者也成為不法分子圍獵的目標。

更有甚者,婚後詐騙團伙會想方設法了解對方公司的財務狀況、專利技術等信息,一旦找到把柄,就會立即找好「律師」以及「從政」的親戚,要求離婚,並以此勒索財物,最後釀成了蘇享茂事件一樣的悲劇。

5還老實人一個公道

不過,婚姻詐騙行為一直是有法律明文禁止的。比如剛剛所說《婚姻法》中的定則,刑法也規定:敲詐勒索行為數額特別巨大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而蘇享茂所在北京地區數額特別巨大標準為40萬元。因此希望執法部門儘快查明真相,莫讓婚騙行為逍遙法外。不要總讓老實人的真心被狗吃,給逝者和社會一個交代。

最後,還是想給老實多金卻生活狹窄的年輕人一個防騙指南。像蘇享茂一樣,很多人都是抱着「平台會給我推送誠信、美貌、門當戶對的姑娘」的信任向婚戀網站掏了錢,卻沒想到掉入了騙子的陷阱。畢竟這些婚戀網站雖然規模大,但也難免存在管理混亂的問題。

人人都知道,錢雖然能買來再多東西,可卻很難買到愛情。更別提上升到涉及到利益的婚姻問題,輕信他人更是最壞的選擇。

婚姻的基礎永遠源自信任。這話說了很多遍,可真當悲劇發生才一次次給人敲響警鐘。畢竟天上掉餡餅都少見呢,真砸下個林妹妹更得長個心眼,不是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Vista看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