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秘檔】赫魯曉夫影射毛澤東為「好鬥的公雞」

——中蘇交惡 吵得一塌糊

中共支持的東南亞國家共產黨領導的地下武裝鬥爭連連失敗。全世界共產黨、工人黨仍擁護蘇共為國際共運領袖,中共很孤立。除了接受中共援助的極少數黨外,支持中共極「左」路線的很少。毛澤東花了近十年時間,用盡心思,把中國人民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間,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佢自己也聲明狼藉,夢寐以求的國際共運領袖,最後成了泡影。

20世紀60年代最初幾年,兩個最大的共產主義國家吵得一塌糊塗。中蘇爆發大辯論、大論戰,涉及政治、文化、經濟、外交等諸方面。

毛澤東與赫魯曉夫激烈爭吵

1959年,十周年國慶,中共邀請社會主義國家政府代表團參加。9月28日,赫魯曉夫率蘇聯代表團前來北京。赫魯曉夫剛從美國訪問回國,喺訪美期間,佢同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進行了三天個人會談。喺談話中,赫魯曉夫多次強調核武器的危險性,呼籲和平共處和普遍裁軍,並且高度讚揚艾森豪威爾。回國後,赫魯曉夫講話讚揚艾森豪威爾“真誠希望結束會戰,改善蘇美的關係”。

喺30日舉行的國宴上,赫魯曉夫講話,警告中國唔好企圖“用武力去試試資本主義制度的穩固性”。晚上,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同赫魯曉夫進行會談。

赫魯曉夫告訴毛澤東,佢已經揾到解決台灣問題的好方法了。毛問乜嘢方法?赫講:“台灣應該用列寧處理遠東共和國的辦法來解決。”毛反駁道:“遠東共和國是列寧建立的,並且由共產黨控制,請問赫魯曉夫同志,喺你想像中是否今天的台灣也能由中國共產黨來控制?”赫魯曉夫岔開話題,要求中國無條件釋放8名喺中國關押的美國戰俘。毛澤東、周恩來回答,其中3名已刑滿釋放,還有5名刑期未滿,不能釋放。赫魯曉夫堅持講這幾個人一定要釋放,因為佢已經答應艾森豪威爾了。

這件事沒有談成,赫魯曉夫轉變話題,喺中印邊界衝突上,責問中國點解開槍?周恩來、林彪講明了事情經過和責任,赫魯曉夫聽得很不耐煩。毛澤東指責蘇聯喺中印邊界衝突問題上表現很不公平,偏袒印方。會議發生爭吵,赫魯曉夫暴跳如雷,劉少奇、周恩來、蘇方葛羅米克等紛紛插話互相指責,雙方吵得一塌糊塗。這次中蘇會談,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也沒發表任何公報。

赫魯曉夫不斷批評、指責中共和毛澤東

10月6日,赫魯曉夫從北京回到遠東符拉迪沃斯托克,然後發表講話,影射毛澤東為“好鬥的公雞”。

10月31日,赫魯曉夫喺蘇聯議會上,再次影射毛澤東是“托洛茨基”。

1960年2月4日,《華沙條約》締結國喺莫斯科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喺蘇聯政府舉行的宴會上,赫魯曉夫講話,講毛澤東提出的“以蘇聯為首”是假的,毛澤東實際是要以佢為首。講毛狂言戰爭,這對人民是不負責任的。

6月,羅馬尼亞共產黨召開世界共產黨和工人會議。中共派彭真率代表團參加。6月23日下午,蘇聯代表團給中共代表團送來一份《蘇共致中共通知書》。《通知書》批評和指責中共:喺時代問題上重複列寧的論述是“教條主義”;“拒絕和平共處”、“製造緊張局勢”“是左傾冒險主義”;喺國際群眾組織中採取“宗派主義立場”,進行“托洛茨基似的分裂活動’;公開發表康生喺華約會議上的聲明是“向帝國主義送情報”;紀念列寧誕辰的3篇文章“是南斯拉夫式的分裂活動”。彭真通過中國駐羅大使館趕快將蘇方的文件報告了毛澤東。

6月25日至26日,中國、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和資本主義國家的共產黨和工人黨共51個黨代表喺布斯特舉行會談。赫魯曉夫以激烈的語言指責中共和毛澤東,涉及中國內政外交各個方面。講中共“把帝國主義壟斷資產階級的旗幟撿起來”、“要發動戰爭”,指責毛澤東“忽視除自己外任何人的利益,編造脫離現代世界實際的理論”,是“又一個斯大林”,毛澤東是“極左派、極端教條主義者,真正的右傾修正主義者”。

1960年7月16日,蘇聯政府通知中國政府,決定9月1日前召回喺華工作的全部專家。不久,又決定廢除中蘇兩國政府簽訂的12個協議,343個專家合同和合同補充書,廢除257個科技合同項目。中國經濟建設立刻出現巨大困難。

12月1日,81黨代表會議全體大會喺克里姆林宮舉行。喺這次大會上,各國共產黨代表團都發了言,多數黨站喺蘇共一邊,批評中共,只有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黨未攻擊中共。“三和兩全”路線已經成為當時國際共產運動的潮流。中共堅持反對“三和兩全”,成了孤家寡人。而且,當時極端孤立的少數黨支持中共,也並非都是觀點路線一致。

中蘇為了各自利益,暫時緩和關係

為了解決面臨的經濟困難,毛澤東決定緩和一下中蘇關係。1960年11月7日晚,毛澤東出席蘇聯大使館國慶招待會。赫魯曉夫當時奉行的內政外交政策,也遇到不少麻煩,緩和一下中蘇關係也很必要。

11月初,劉少奇訪蘇,受到了特別熱情接待。12月26日,毛澤東67歲生日,赫魯曉夫派駐華大使契爾沃年科代表佢當面向毛澤東表示祝賀,並獻上一隻大型花籃。毛心情很好,與蘇大使交談3小時。

1961年元旦後,赫魯曉夫表示,喺研究米格21殲擊機方面,可以給中國提供技術援助。不久,雙方代表進行商談。

2月27日,蘇駐華大使面見劉少奇,轉交赫魯曉夫致毛澤東的一封親筆信。信中表示蘇方準備借給中方100萬噸糧食和50萬噸古巴甘蔗糖。

中蘇兩黨的這種和解是基於兩國各自需要,只是意識形態分歧的淡化。這種和解是脆弱而暫短的。

中蘇徹底交惡

1961年10月17日至31日,蘇共“二十二大”喺莫斯科召開,公布了蘇共新綱領草案。草案內容可以用四個字概括:“三和兩全”,即赫魯曉夫對外要和平共處、和平過渡、和平竟賽,對內要搞全民國家、全民黨。毛澤東據此認定,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已成一個“完整體系”了。

1962年9月下旬,中共召開八屆十中全會,赫魯曉夫應邀出席了大會。此時中國經濟困難已得到初步緩解,毛澤東腰杆子又硬起來,重談階級鬥爭,強調要堅決反對現代修正主義,認為它是國際共產主義的主要危險。

喺招待外國黨宴會上,赫魯曉夫多喝了兩杯酒,乘興不點名地指責毛澤東,佢講:“我不同意講乜嘢一旦發生戰爭幾多人會死亡,幾多人會活下來。作為領導者,我們應該注意到自己的責任重大。我們要為人民着想,人民是驚戰爭的。佢們唔好戰爭。”接着佢講:“有人提以蘇聯為首。‘為首’能給我們帶來乜嘢呢?既不能給我們牛奶和黃油,又不能給我們馬鈴薯、蔬菜和住宅。要是別人以我為首,我就會講,你滾開吧!共產主義只是一種形式,內容就是麵包和黃油,有人講,以蘇聯為首,以赫魯曉夫為首,為的是看佢犯錯誤,然後批評佢。‘為首’頂個屁,等於一個公共痰盂,邊個都往裡面吐痰。”佢講毛澤東是一隻應該扔掉的“老套鞋”。

1963年6月開始,中蘇兩黨就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公開展開了大辯論。中共發表了9篇反駁蘇共文章,最後一篇是赫魯曉夫下台後發表的,題目是“赫魯曉夫是怎樣下台的”。此後中蘇兩黨的爭論告一段落。

蘇聯國防部長:“把毛澤東也搞下台去,這樣我們就能和好。”

赫魯曉夫下台後,蘇聯新領導人把赫魯曉夫下台的事喺公開宣布前先通知了中共。蘇駐華大使契爾沃年科回憶:“我到毛住處大約是晚上11點,毛聽到消息後沉吟片刻講:‘你們做得好。但是還不夠。’又講:‘還有些事你們要改,你們主席團還沒有都做到。’毛要蘇聯改變黨綱,否定對斯大林的批判。”

契爾沃年科認為,只要毛喺台上,中蘇改變關係前景黯淡。蘇聯人認為,毛澤東是中國的斯大林。斯大林從蘇聯來到了中國,同“斯大林”領導下的中國改善關係絕無可能。

1964年11月7日,克里姆林宮舉行“十月革命”節招待會。中共派周恩來、賀龍率代表團出席。

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元帥帶着中文翻譯,走到周恩來跟前講:“俄國人要幸福,中國人民也要幸福,我們唔好任何毛澤東,唔好任何赫魯曉夫來妨礙我們的關係。”

周恩來勃然變臉,講:“你的話我不懂。”立刻轉身走開。

馬利諾夫斯基又轉向賀龍,講:“我們已經把赫魯曉夫搞掉了,你們也應效仿蘇聯榜樣,把毛澤東也搞下台去,這樣我們就能和好。”

馬利諾夫斯基還講:“我穿的元帥服是斯大林的狗屎,你穿的元帥服是毛澤東的狗屎。”賀龍跟佢爭吵起來,隨即中國代表團離開宴會大廳。

第二天,勃列日涅夫率領4位蘇聯領導人來到中共代表團駐地,周恩來提出抗議,要求澄清。勃列日涅夫道了歉,講馬利諾夫斯基喝醉了,不代表蘇共中央。

周恩來向毛澤東彙報後,毛澤東疑心大起,懷疑中共高層有人與蘇共合謀要推翻佢。毛認為,只要蘇聯不插手,中共黨內乜嘢樣的反對派佢都不驚,蘇聯一插手,和中共黨內的人裡應外合那就難講了。從外蒙古到北京只有500公里,一路都是平原,中國沒有反坦克的重型武器,無法阻擋蘇聯的坦克進攻。

毛澤東喺擔心自己被推翻的恐懼下,立刻命令中國軍隊喺外蒙古通向北京的路上大築“人造山”。這些“人造山”每座高20至40公尺,正面寬250至400公尺,縱深120至220公尺。喺山裡頭建造鋼筋水泥工事,認為利用這些“人造山”可以擋住蘇聯坦克的進攻。

自從周恩來轉達了馬利諾夫斯基元帥的話,毛澤東心情緊張,脾氣變大,總是擔心有人要下手搞掉佢,日頭吃不好飯,晚上睡不好覺,疑神疑鬼。

評述:

20世紀60年代最初幾年,中蘇大辯論、大論戰,涉及政治、文化、經濟、外交諸方面,核心是“三和兩全”。赫魯曉夫中心策略思想是通過和平競賽大力發展社會經濟,和平過渡到和平公正的社會主義。這是西方啲民主國家實行的民主社會主義。

毛澤東堅持暴力革命,武裝鬥爭奪取資本主義政權,反對赫魯曉夫的“三和二全”。妄圖壓垮赫魯曉夫,贏得世界共產黨和工人黨的擁護和支持,坐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盟主的寶座。

實際情況完全相反。蘇共實行赫魯曉夫制定的策略路線,蘇聯經濟得到發展,1961年實現了載人航天;1950年蘇聯發電量只有美國的1/4不到,到1965年已追到了美國的一半左右。中國則是另一種情況,喺國際上反對赫魯曉夫現代修正主義,喺國內反對右傾機會主義,推行極左路線,高喊“三面紅旗”、“三年超英”、“五年趕美”,後來壓縮到“一年超英”、“三年趕美”,嚴重破壞生產發展規律。中共支持的東南亞國家共產黨領導的地下武裝鬥爭連連失敗。全世界共產黨、工人黨仍擁護蘇共為國際共運領袖,中共很孤立。除了接受中共援助的極少數黨外,支持中共極“左”路線的很少。毛澤東花了近十年時間,用盡心思,把中國人民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間,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佢自己也聲明狼藉,夢寐以求的國際共運領袖,最後成了泡影。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喺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