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長子自殺的蔡副局長是共產黨的旗手

——噁心•寒心

自2015年以來,香港年輕學生自殺成為風潮,兩年共有71名學生自殺身亡。然而,只有蔡「大旗手」喪子才贏得一片問候之聲,好像71個生命都不是生命,而只有蔡之子的生命才是生命。71人的輕生,很大程度與香港的教育有關,而蔡某正是荼毒教育的推手。孫曉嵐悲憤到想以死控訴,個別年輕人因憤懣而有不當言辭以至激進行為,是否情有可原?

教育大學民主牆出現“恭喜蔡匪若蓮之子魂歸西天”字句,由於林鄭月娥及一眾掌權人物的迅速、嚴厲和用上最高級詞語譴責,因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教大校長張仁良表示憤怒、痛心和內疚,說行為“超越人性道德底線”;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對張貼言論的2人將來成為老師感到擔心;教大校董會主席馬時亨更稱要追究到底,磨刀霍霍之聲令人不寒而慄。林鄭月娥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表示對“有違道德的冷血言論極度遺憾”,予以“強烈譴責”,對事件“極度關注”。

“極”!“極”!“極”!什麼大不了的事?不外就是對一個許多教師和學生憎惡的人遇到不幸表示幸災樂禍罷了。作為一個文明社會有教養的人,當然不應有幸災樂禍之心,然而出現這種標語,掌權者是否也應該反躬自問:是不是有些事情出錯了?而不是立即對作出此言論者磨拳擦掌。市民也不要立即道德主義上身,未搞清是非就和應權貴。

2006年接連兩名教師跳樓身亡,時任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的羅范椒芬說:“如果是(與教改有關),為何只有這兩名教師(自殺)呢?”2016年10月,教育局長吳克儉在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報告出爐前說,大專生自殺因為生涯規劃做得不好。夠涼薄吧,何以不見厲聲譴責?

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日前發表文章,說她和蔡若蓮同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成員,會中有“說人話、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員,但蔡不是其中之一”。而最後報告出來,使她絕望到“甚至曾想過要帶着委員的身份以死控訴,想到美好的日子離年輕人很遠很遠……很難不感到悲憤”。

蔡不是“說人話”的人,她是什麼人呢?在2006至2013年出任教育局課程發展主任,她參與的計劃均加入普教中元素。她後來擔任教聯會副主席,教聯會於2012年出版國情教學手冊,指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這本書成為反國教示威的導火線。早前“香港01”引述消息人士指,原來北京屬意蔡若蓮坐正做教育局局長,因為教育政策是政府的“重中之重”,需要信得過的人任“大旗手”,惟林鄭擔心蔡若蓮“紅底”會引致民情反彈,才將蔡“降一級”任副局長。6月傳出她會擔任副局長消息,教師在網上發起聯署反對任命,有17,000人聯署。

自2015年以來,香港年輕學生自殺成為風潮,兩年共有71名學生自殺身亡。然而,只有蔡“大旗手”喪子才贏得一片問候之聲,好像71個生命都不是生命,而只有蔡之子的生命才是生命。71人的輕生,很大程度與香港的教育有關,而蔡某正是荼毒教育的推手。孫曉嵐悲憤到想以死控訴,個別年輕人因憤懣而有不當言辭以至激進行為,是否情有可原?

我同情所有年輕的輕生者,包括蔡某之子。但對權貴們的虛偽的、雙重標準的“道德”感噁心,對他們的“極度遺憾”感遺憾,對他們的“強烈譴責”感到要譴責,對他們“追究到底”的用心感到寒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