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曹雅學:發揮民間力量抵制中共干預人權機制

總部設於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9月5日發佈題為「國際倡議的代價:中國對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干預」的報告,批評中共不擇手段干預並削弱聯合國人權機制,要求聯合國相關機構積極抵制中共的無禮行為。有人權人士建議,在聯合國等相關機構受脅迫遭到削弱時,發揮民間力量去使用聯合國人權機制,抵制中共干預。

圖為《人權觀察》執行主任肯尼斯‧諾斯(Kenneth Roth)。

總部設於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9月5日發佈題為“國際倡議的代價:中國對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干預”的報告,批評中共不擇手段干預並削弱聯合國人權機制,要求聯合國相關機構積極抵制中共的無禮行為。有人權人士建議,在聯合國等相關機構受脅迫遭到削弱時,發揮民間力量去使用聯合國人權機制,抵制中共干預。

在這份基於對聯合國官員、外交官和民間團體及代表等55人的採訪撰寫而成的、長達122頁報告中,詳細講明了中共如何騷擾民間維權人士、中共官員如何違反聯合國憲章,對參與會議的維權人士進行拍照、錄影,還限制中國維權人士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報告指出,中共官員還騷擾恐嚇聯合國工作人員、條約機構專業人士、專註特定人權議題的獨立專家及人權觀察專家。報告引述其中一位專家講,中共政府設法縮小非政府組織在聯合國的空間,大幅限制聯合國專家訪問中國,向聯合國施壓將批評聲音排除在外,又極少對聯合國人權機構的提問作實質回復。

報告還指出,中共還利用其在經濟與社會理事會非政府組織委員會的成員地位,阻撓對中共持批判態度的非政府組織獲得聯合國認證,同時嘗試並且成功將已獲認證的維權人士列入黑名單,阻止其出席聯合國活動。

對此報告,記者電話採訪了美國人權網站《改變中國》創辦人曹雅學女士。她表示,人權觀察的這份報告非常及時,“現在聯合國理事會正在紐約開會,一直到23號,在這個開會期間出這個報告非常好。”

曹雅學指出,中共之所以干預聯合國人權機制,係因為它在國內一直壓制人權活動者,當然更不願意看到國際組織當中去做這個人權訴求。而現在,聯合國基本上係在國際上對中國人權狀況進行訴求的唯一渠道。

曹雅學講,聯合國係為全世界服務的,其他各國的人權活動者、人權組織可以自由的到聯合國去講話發言,只有少數的國家在干預本國的人權活動者尋求聯合國機制的幫助,中國又係這些國家裡唯一的一個超級大國,而且對聯合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聯合國係根據各國出經費來運營的咁一個國際機構,中共通過給聯合國的錢的增加,還有它的發言權、話語權也比較大這些因素,以及它還試圖削減聯合國人權機制的最高辦公室,最高官員的經費和人員、甚至包括給高專本人施加壓力等,在國際上拿着金錢外交,非常囂張。”

曹雅學講,由於聯合國管的事情太多,人員也太少,聯合國的機制本來就不夠那麼強,那麼這樣落去,其機制就會進一步削弱。

“例如,隔了十多年,好不容易舊年8月去了一個聯合國赤貧和人權特別專員,見了江天勇律師,中共非常生氣,不僅對這個專員進行騷擾,還對江天勇律師進行報復。所以,如此落去,慢慢讓中國的人權更擔憂。現在中國的人權活動者根本沒有辦法去聯合國,很多人上了黑名單出不來境,即使去了,也係悄悄的,不敢露面。”

曹雅學講,聯合國雖然有責任確保人權活動者自由來聯合國參加活動,並不受到報復。但係,聯合國沒有實際的權力和槓桿來做到這一點。“事情給人感覺很沮喪,但不能放棄抵抗中共。”

曹雅學認為要遏制中共操弄或削弱聯合國人權機制,第一就係需要更多的國家能夠站出來反對中共的做法。“中共壓制公民的社會參與,目前行情係不容樂觀,但物極必反,囂張太久,大家看不落去了,希望能夠有一個集體的行動。”

“另外,民間包括海外的活動人士、特別係有英語能力的,更多的去用這個聯合國人權機制,動用聯合國特別程序給聯合國特別官員提要求,報告個案,不需要係一個組織,一個個人都可以,比如,向特別專員去寫報告、寫一封信,或提出個案,這個門檻很低,就係到網站上去填一個東西就可以寫。”

曹雅學講,現在最主要的係,民間應該有一個努力去教育大家如何使用這個聯合國的人權機制。“如果民間社會都唔去用這個機制,再加上中共的干預,那這個機制就變得更加無用了。”

曹雅學強調,從國家之間來講,大家需要協調性遊說工作、教育工作,“就係去給他們講,強調這個事情。”從民間個體來講,人人都去使用這個聯合國人權機制,“裏面有特別程序,這個程序的使用門檻非常低,通過它去講述受到的酷刑和迫害以及信仰自由等等,這係一個抵制中共干預的積極做法”。

聯合國高專辦網址:

http://www.ohchr.org/CH/Pages/Home.aspx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