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調查土改反人類真相 重慶高校教授譚松遭開除

土改因為涉及中共政權革命合法性問題,是中國現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區,敢於觸及的學者少之又少。一位土改民兵連長李朝庚接受譚松採訪說,土改時忠縣有個未婚女子梁文華還未結婚,本身不是地主,因為是全縣著名美女,就被十多個土改民兵抓去輪姦致死。譚松調查後敘述,一個地主媳婦交不出金銀,被脫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外媒報道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教授譚松,透露已被校方強行除名。近年來譚松一直在進行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包括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等。譚松說,土改調查最艱難,土改的恐懼,是我所有調查中遇到的最恐懼的。2002年在進行右派調查後,譚松曾遭國安逮捕,關押了1個月才取保候審。

10日自由亞洲電台發表對譚松的專訪報道,譚松在周六(9日)發出的文章顯示,他是在上一學期放假時,就接到被解聘的通知,但為了抗議學校試圖靜悄悄趕走他的企圖,一直到周五(8日)他才前去人事處辦理手續。譚松對自由亞洲電台親口證實這些細節,並指現在學生也被壓制,禁止討論他被開除的事。

譚松認為,被開除是遲早的事。他一直是讓學校頭疼的敏感人物,學校黨委書記周焱專門負責對其進行維穩。

譚松被開除的消息,引發廣泛的關注,其發佈的文章,在數小時後就有數萬人閱讀,但很快有關文章就遭屏蔽。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致電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黨委書記周焱,但電話一接通就掛斷,其後更不再接聽。

譚松說:實際上7月份就開始了,7月3號就通知我解聘吧。但是我當時沒有去辦那個手續,因為那個時候學生全部都走了、老師全部都走了,他們就希望我悄悄的就從校園裡面消失,我不接受,所以我就拖到開學我才去辦。老師現在基本上不敢說甚麼,學生們呢倒是很激動。我也很感動,但是呢,我看學生們說的不准他們討論。當然我也能夠理解學校想不要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他們盡量想把這個事淡化,他們不要學生再去討論我的事。

譚松表示,他一直希望學校作出1個書面的說法,但學校一直不給。校長給他的答覆,只是學校正常的調整。譚松稱,壓力來自上面,學校也不敢說。他認為,自己被解聘有3大原因,包括今年以來,高校里的意識形態壓力劇增。

譚松說:第1點就是我長期在課堂上呢,說些他們認為不該說的話。

第2個就是做歷史真相調查,這個也是當局它特別忌諱的。加上那些圍攻我的愛黨、愛國人士說,我們的高校里怎麼還能容許這樣的教授在裏面上課呢?

譚松說,再加上大形勢,今年從開年以來明顯不同於以往的1種高壓。我記得3月份召集我們開會的時候,黨的書記就很嚴厲地告誡大家,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一定要小心。包括甚麼意識形態出了問題1票否決,不要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諸如此類的話。

近年來譚松一直在進行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都涉及到顛覆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表述。

譚松透露,在進行右派調查後,2002年他遭國安逮捕,關押了1個月才取保候審。在取保期進行了川東土改調查,有關調查中所揭露土改的殘酷性震驚各界。而即使是隔了幾十年後,土改當事人的極度恐懼,依然觸目驚心。

譚松說,我做的所有調查當中,就是土改調查最艱難;當事人極其恐懼。這個土改的恐懼,是我所有調查中遇到的最恐懼的。

土改是中共無法抹去的一段殘酷血腥史

重慶師範大學的副教授譚松

土地改革是中共建政後發動的一場暴力血腥運動,從1950年冬開始,到1953年結束。

《開放雜誌》2013年曾經報道重慶師範大學的副教授譚松關於調查川東土改的調查。譚松教授表示:那些血腥慘烈的場面他自己也難以承受。

譚松2013年在香港的演講中說,土改中最血腥殘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徑還不是鬥爭訴苦會,而是向地主逼浮財這個階段,索要金銀珠寶,逼不出來,貪婪的土改積極分子就使出種種喪盡天良的殘暴下流手段和酷刑。

譚松講述種種酷刑,如諸如”背火背篼”(在鐵皮桶里裝滿燒紅炭火強迫背在背上)、”抱火柱頭”(把鋼管燒紅強迫人手抱)、吊木腦殼(把頭部用繩捆起來上吊)、”燒飛機洞”(脫光女子的褲子用火燒下身)”點天燈”(在頭上用粘土圍一個圈,注入桐油點燈,或雙手手心向上綁起,手窩盛滿桐油點燈)等等。

譚松調查後敘述,一個地主媳婦交不出金銀,被脫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譚松調查後敘述,土改積極分子民兵多是地痞流氓,暴力被合法化,使他們得以公開對地主女子施行殘忍的性虐待。他們強迫未婚女子脫褲分開兩腿被人摸下身,將木塊、鐵條和脫粒後的玉米棒插進女人下體反覆朝里捅。

一位叫黎明書的男子回憶說,他的姐姐黎瓊瑤當年二十齣頭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錢,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後被扒光衣服用豬鬃毛扎乳頭,無法忍受當天跳堰塘自殺。

一位土改民兵連長李朝庚接受譚松採訪說,土改時忠縣有個未婚女子梁文華還未結婚,本身不是地主,因為是全縣著名美女,就被十多個土改民兵抓去輪姦致死。

鬥地主

譚松說,利用地痞流氓當革命先鋒,是當年被共產國際派來中國發動革命的蘇聯顧問鮑羅廷發明的。

譚松曾演講結束時表示,將他調查到的死於土改的受難者名單一一在視屏上打出來。他說,每一位受難者都不應該被人遺忘。

土改因為涉及中共政權革命合法性問題,是中國現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區,敢於觸及的學者少之又少。譚松本人他在之前做川東右派調查被重慶當局關押了三十九天。

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中共土改殺死了200萬所謂的“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而土改時農民瓜分了地主、富農的土地,中共隨即又通過互助組、合作社將土地收走。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