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朝邊境核爆韓發現核輻射 中共竟稱正常 李克強爆內幕

朝鮮本月3日喺中朝邊境進行核試驗後,韓國官方報道已喺本國境內發現核試驗產生的放射性物質。而中共官方則連發公告稱〝一切正常〞。2013年朝鮮進行了第三次核爆。韓媒披露,李克強與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會面時透露,鴨綠江的水質已經受到了朝鮮核試驗的影響。

韓聯社報道,韓國原子能安全委員會(以下簡稱原安委)9月8日表示,喺韓國境內檢測出放射性物質氙。該物質疑似因朝鮮日前進行第六次核試驗時產生。

報道稱,原安委表示,氙是截至當天喺陸海空進行採樣分析檢測後發現的。

原安委正喺對放射性物質氙傳入國內的途徑進行調查,將對各種情況進行綜合分析並最終判定這是否與朝鮮核試驗有關聯。

由於自然界中不存喺放射性物質氙,因此檢測到氙被視為核試驗的證據。

朝鮮9月3日的核試驗,是喺距離中朝邊境僅幾十公里的豐溪里核試驗基地進行的。該基地距離韓國邊境數百公里。

據報,中國延吉市感受到強烈地震,有部分牆體出現裂縫,許多居民因樓房劇烈抖動,只穿內衣就逃出家門。之後,中朝邊境陷入對核輻射的恐懼,很多謹慎的民眾出門都開始佩戴口罩。

不過,就喺朝鮮核試驗後,中共國家核安全局第一時間連發三個公開,宣布:〝於核試驗當天,對東北及周邊地區進行了第一輪調查。一切環境輻射強度值均喺安全範圍內。〞

很難確定,一貫欺瞞民眾的中共官方結論能喺多大程度上安撫人們對朝鮮核爆炸與核輻射的恐懼。

2013年韓國總統朴槿惠披露,她喺中國訪問時,中共總理李克強透露,因為朝鮮搞核試驗,鴨綠江的水質受到了影響

2013年朝鮮進行了第三次核爆。7月11日,《朝鮮日報》報導稱:“韓國總統朴槿惠7月10日邀請韓國各媒體主要評論員舉行午餐會時講:最近訪問中國會見了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李克強甚至講,經檢查發現,因為朝鮮搞核試驗,鴨綠江那邊的水質受到了影響。這表明對居民也有害。實際上也有這樣的問題。”

李克強之語意味着朝核試驗的確造成了核污染,並側面證實,中共環保部應該已經對朝鮮核試驗造成的影響進行了評估,並且掌握了確鑿數據,比如確認了土壤、植被、地下水等放射性超標等。不過,鴨綠江水質受到核污染的信息卻喺大陸被封殺。

事實上,中共連自己30年核試驗造成數十萬國人死亡的事實都視為〝絕密資料〞,至今仍拒絕公布。

1959年6月13日,中共喺新疆沙漠腹地羅布泊成立了核試驗基地,自1964至1996年,32年間秘密進行了至少45次核試驗,總爆炸當量達兩千萬噸,不但將羅布泊炸得千瘡百孔,還造成大量居民傷亡。

據《日本產經新聞》2009年4月30日報道,日本札幌醫科大學核防護學教授高田純喺其研究論文《中國共產黨放置喺絲綢之路的核冒險恐怖》中稱,〝中國的核試驗缺乏足夠的核防護措施,中共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舉行的45次核試驗,被害規模超過二戰日本廣島原子彈的四倍,估算放射污染導致周邊居民19萬人急性死亡。據中國內部文件透露,有129萬人受到急性核輻射,其中死亡達75萬人之多。〞

報道講,高田教授從2002年8月調查研究中共核試驗造成的影響,根據中共45次核試驗的爆炸威力、放射線當量、氣象數據和人口密度分佈等計算出以上被害人口數據。

高田教授的論文指,喺樓蘭古迹附近3次舉行的萬噸級核爆炸所放射的高能射線,產生了大量的〝核沙暴〞,隨風漂流降落喺相當與136倍東京都面積的新疆附近地區,造成大量維吾爾人傷亡。

日本中亞史專家金子民雄先生也曾經深入羅布泊進行田野調查。據佢回憶,喺現場作業時,眼睛不停流淚,淚中摻着血,喉嚨難受,鼻子還流血。核輻射後遺症多年後還困擾着佢。

另據海外學者鄭義披露,新疆核試驗場中心叫黃羊溝,距離人口稠密的庫爾勒市和近百萬人口的水源地──新疆第一大淡水湖博斯騰湖僅僅270公里。一位曾喺新疆工作多年的旅美學者這樣回憶:

〝……嗰度核污染情況已到了觸目驚心的程度。凡是靠近核試驗場方向的樹木樹葉全部脫光,長滿魚鱗片的皮膚病患者和毛髮脫落等症,隨處可見。試驗基地每進行一次核爆炸,遠喺萬里之外的日本便向中國遞上照會,嚴重抗議。講是原子放射的塵埃已隨風飄到了日本上空,污染了日本的環境。而近喺試驗廠數百里之內的幾百萬中國人民,包括漢人和少數民族,卻默默地忍受着所有核污染造成的嚴重後果。……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二師36團的駐地,離開試驗場只有百多里,又處喺下風口,嗰度的核污染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樹木光禿;麥子沒有麥芒,短短地貼近地面;嗰度沒有蟲害,害蟲和益鳥早已逃離此地。昆蟲動物可以做這種選擇,而人卻不能。兵團的准軍事制度和人身依附的戶籍登記制,把36團近萬名農工及家眷孩子死死地拴喺嗰度。〞

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明 來源: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