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趙鳳華:生命如花 芳自天來

在我的記憶中,玉樹是一種長著胖胖葉子的盆景。直到有一天,我無意間看到了一株開滿白色花朵的植物,在陽光下是那樣絢麗。竟然是玉樹!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玉樹開花。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怎敢相信那司空見慣的盆景竟有這般芳華!就像我們生活中遇到的熟人,有一天,在突然的變故面前,他們那高潔的性情顯露出來,讓人眼前一亮。

這讓我想起高中時的同學——大連二十四中學87屆的文科狀元馬雪青。她曾是一位律師,1991年從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在大連貿促會工作。因緣際會,馬雪青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處處以“真善忍”為準則,待人真誠善良,對工作勤勤懇懇,曾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

然而,1999年7月,一場突入其來的變故,使她的命運遭遇了巨大衝擊。僅僅因為在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批判宣傳之後,她仍然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

馬雪青的選擇本是她真實性情的顯露,也是她一直追尋心靈提升的必然結果。然而,18年來,馬雪青卻因為堅持信仰並向人們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被非法抓捕8次,其中兩次是冤獄之災。

馬雪青不但多次被非法抓捕,而且屢次被抄家。她的丈夫不堪其擾,與她離了婚,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拆散了。在第一次被判刑後,她失去了心愛的工作。

從2005年7月28日開始,馬雪青被關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三年,其間被強制洗腦和奴役,被逼迫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這次被迫害的起因是她寫的幾封信。

那天,正當她往郵筒里投信時,警察突然出現,當發現信里有支持法輪功的字句後,她就被帶走了。原來,她因公開為法輪功鳴冤,已經成了當地警察的重點監控對象,經常受到警察跟蹤,她卻全然不知。

之後,警察在對她非法審訊時出具的證據竟是一盤錄像帶。錄像里顯示她不只寄了這一封信,她在這一個郵筒里還寄了幾次信。就憑著這些“鐵證”,馬雪青被關進監獄折磨了三年。當三年後她被放回家時,39歲的她,頭髮已經花白。

去年五月初,馬雪青突然失蹤了。後來得知,她被再一次抓進了看守所。這次是因為她把一個誹謗法輪功的標語摘除了。2016年5月3日,馬雪青再陷冤獄。這次,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並罰款一萬元。

持續的迫害給馬雪青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這次她被非法抓捕後,曾多次被送到重症監護室搶救。現在的她,身體仍然非常虛弱。

最近,在跟一位大連小夥子聊天時,他談到了自己的一次特殊經歷。他說,上高中時,有一次,在大街上看到一個宣傳欄,畫面上是一個人自殺的照片,血淋淋的,他當時看到就忍不住想嘔吐。這個宣傳欄的文字內容上說,這個照片上的人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自殺的。他根本不相信中共的宣傳欄上說的,因為他爺爺奶奶就修煉法輪功,他知道法輪功的書里明確說不能殺生,不能自殺。

但那張照片卻成了一個抹不掉的恐怖記憶。為了不看到那個恐怖的宣傳欄,他寧願繞一圈路去上學。他說,如果那時有人有勇氣把那個宣傳欄給撤下來,他會非常感謝的。

被馬雪青摘掉的那個誹謗法輪功的標語,不知道上面寫了些什麼,估計跟上面那個小夥子看到的大同小異。我猜想,對於馬雪青來說,這些年來,在經歷了重重的磨難之後,在監視器密布的中國大連的街頭,去摘掉這樣的標語需要相當的勇氣。

大約兩周前,我給身陷囹圄的馬雪青寫了一封信。雖然這封信需要經過層層的檢查才能到達她的手裡,我還是想表達我對她的關心和敬意。

在信中,我寫道:

“親愛的雪青:

你好!

我已經好久沒有寫信了。隨着電腦網絡的普及,人們對寫信已經有點陌生了。但想到這封信將遠涉重洋,將我的問候和思念帶給你,我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

今天,在我們分別十多年之後,當我決定給你寫這封信時,那些我們曾經一起度過的時光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在高中同學中,你是我的知己。我一直為你感到自豪。這不僅因為你學習好,是我們班的高考狀元,更因為你的正直和善良。在物慾橫流的當今社會,後者尤其難能可貴。

不知道你現在所處的環境里自由度如何,是否能夠聽到國際新聞?你是否聽說了巴塞羅那遭“恐襲”的事情?這封信也算是向你報個平安吧。

上個周四,8月17號,巴塞羅那發生了“恐襲”,消息震驚了世界。在巴塞羅那市中心的蘭布拉步行街,一輛廂式貨車衝撞人群,造成15人遇難,百餘人受傷。這是一起由伊斯蘭國操縱的恐怖攻擊事件。十幾個恐怖分子以暴力手段推行他們極端的價值觀,不僅踐踏着他人生命的尊嚴,也把其自身的生命視為草芥。涉案的恐怖分子中5人被擊斃,其餘的已落網。

“恐襲”發生後,西班牙人並沒有被恐怖暴力所嚇倒。8月18日,數以萬計的民眾走上巴塞羅那市中心廣場,包括西班牙國王、首相、各黨派領袖、普通民眾和遊客。他們聚集在一起,向受害者默哀一分鐘,並齊聲高喊:“我無所懼”。當地居民對受到波及的遊客提供了各種幫助,人們自發地悼念受害者,在恐襲現場堆滿了祭奠的鮮花和卡片。

巴塞羅那“恐襲”現場離我的住處不是很遠,如果那天不是給學生上課,我也有可能去那條街。通過這件事,讓我看到了暴力的邪惡。恐怖分子迷信暴力的本身就是對其價值觀的徹底否定。在暴力威脅面前,我也看到了西班牙人的堅強和互助,他們自發站出來維護正義,讓偏見和仇恨沒有立足之地。也許,這正是恐怖分子所害怕的。

當我們站出來維護他人的生命不受侵犯時,也是在維護我們自身的尊嚴。我們都是人類大家庭中的一員,每個人的的命運都和我們息息相關。

我想起意大利著名詩人但丁在《神曲》中的一句話:地獄最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道德危機中保持中立的人。

當我們未來見面的那一天,希望出現在我面前的還是那個純真善良的你。”

我相信,當一個人在人類的道德危機面前敢於站出來維護善良和正義時,那是生命最美麗的綻放。不管她的人生因此經歷怎樣的風雨,她的生命都是絢麗的。

就像那燦然綻放的玉樹花,其生命的芳華來自上天的賦予和造就,是世俗間的任何力量都難以摧毀的。

謹以此文獻給我的同學馬雪青和所有堅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為停止迫害法輪功而奔走呼籲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