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共青團高官接連落選19大代表 習改變組織路線內幕

中共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落選”中共十九大代表。另一名出身共青團的現任中共中央候補委員楊岳也提前出局。港媒稱,“團派”喺新一輪政治博弈中潰敗。不過,被習近平邊緣化的團中央其實隸屬於江派劉雲山管轄。海外專家分析,所謂“團派”根本不存喺,習近平做出這種改變,主要是格於時勢。中共體制內學者認為,有輿論炒作習打壓“團派”,其實是江派背後放火,分化習近平和胡錦濤的聯盟。

喺已經公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單中,沒有中共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的名字。港媒消息稱,秦將被閑置到國務院副部級崗位。

此外,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楊岳也沒有入選十九大代表,講明其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地位不保,已經提前出局。

楊岳曾長期喺中共共青團工作,曾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等職。2008年外放出京。

9月9日,香港《東方日報》文章稱,秦宜智的邊緣化,再次折射出“團派”喺新一輪政治博弈中的潰敗。

近幾年,隨着習近平當局對團中央的整肅,該部門預算財政撥款減半,機構大規模合併,團中央書記處書記陸續被外放閑職。如今,共青團幹部已被〝邊緣化〞,不再是中共官場晉陞的快車道。

共青團隸屬於中共群團工作範疇,而主管群團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是江派劉雲山。

香港《爭鳴》雜誌6月號披露,江派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扣押中央巡視組對共青團的巡視反饋報告,並對此進行辯解。劉雲山扣押了中紀委這份反饋報告,不傳達,不作討論。4月下旬,中紀委查詢此事時,劉雲山以擔心影響共青團工作,避免被外部勢力利用抹黑共青團等理由辯解。

喺劉雲山利用中宣系統給習近平陣營攪局的過程中,也不乏共青團的身影。此前,共青團旗下媒體多次配合中宣部,炮轟被認為王岐山〝老友〞的任志強,並一度將炮火引向〝半夜給任志強打電話〞的王岐山。

中共體制內學者辛子陵認為,海外有部分媒體將習王陣營清洗共青團解讀為〝打擊團派〞,背後是江派喺放火,目的是分化習近平和胡錦濤的〝打江〞聯盟關係。

因為胡錦濤出身於共青團中央,所以部分媒體用所謂“團派”來指代胡錦濤。

“團派”有團無派?

一直以來,外界啲媒體將共青團出身的官員通通歸為“團派”,這類官員有五十年代出生的令計劃、李克強、李源潮、汪洋,亦有六十年代出生的胡春華、周強、陸昊、秦宜智,既有中央層面的大員,亦有類似萬慶良、白雲等地方諸侯。

不過,啲專家觀點認為,所謂“團派”其實是有名無實的虛擬政治派系。

比如人喺美國的中共問題專家何清漣去年8月曾喺美國之音撰文認為,有人之所以認定“團派”的存喺,是因為60、70後的省部級幹部不少出身共青團系統。她講,“我從不認為這些出身共青團系統的官員喺中共政壇構成了一個派系,即使喺胡錦濤任總書記的十年內,共青團出身的官員,例如李克強、李源潮、令計劃等都獲大力拔擢,但也不構成‘團派’。”

文章指,共青團系統一度成為中共培養接班人的基地,是當時的制度安排。團中央對團幹部的關照提拔,往往喺佢們從團中央轉任地方職務之後就結束了,佢們今後再想晉陞,則需要重投靠山,進入新一輪權力博弈。這些人一般也不再與團中央保持利益紐帶關係。

何清漣還從李克強、李源潮、令計劃之間與胡錦濤的實際關係講明,“任職於共青團中央的官員之間既無共同的利益紐帶,也無一個願意維繫幫派利益的領袖,更無互為奧援的願望,將其稱之為政治幫派,實喺有點勉強。”

何清漣認為,就本質而言,習近平將共青團邊緣化,與其講是要打擊所謂“團派”,還不如講佢要改變中共之前的組織路線,結束共青團長期以來為各級中共黨委及政府輸送人先至的政治使命,今後只作為中共一個“群眾組織”而存喺。

她表示,習近平做出這種改變,主要是格於時勢。一是方便中央高層留邊個不留邊個的需要;二是治理亂世需要能吏、幹吏,習近平對能力平庸的共青團系官員必然產生不滿。

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明 來源: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