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如果有性命攸關的那一刻

最近的嗰個悲劇,我的觀點和揣測已經都講了,不想繼續猜測。反而是網絡上興起的一種新的意見,讓我很唏噓。

‌‌“所以,我堅持生孩子的時候回老家,生那天,除了我老公,全是我娘家人。我直接告訴我老公,看你敢不簽字,我家人弄死你信不(當然是講笑的威脅啦,其實我們感情很好,但是,萬一呢,我躺喺裏面,邊個知道佢喺外面會做乜嘢決定)‌‌”

甚至有位律師大人咁發言:

‌‌“產婦出現嚴重危險的時候,尤其是保孩子還是保大人的時候,婆婆和丈夫還真的有可能不簽字或者保孩子,而媽媽絕不會,所以,產婦要把自己生死交給媽媽。‌‌”

我點解唏噓呢?喺呢度講件私事。其實我不願意講涉及到家人或朋友的私隱,但又想分享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方法;希望家人看到了可以諒解。

那是剛和F先生結婚的時候,有一天我們要回杭州;但航班那天正好是家中長輩的生日。我那段日子工作也特別忙,既無法提前吃飯慶祝,也無暇安排乜嘢鮮花禮物蛋糕。到前一天晚上我先至想起來,提議要唔好早點吃個brunch,然後去趕中午的航班;F先生講唔駛喇,就喺家裡吃吧。

結果我們上飛機的時候,F先生接到長輩帶有強烈情緒的消息。

我喺旁邊瞥到了,問F點算。F先生一時氣急就講,以後過節各回各家。

相信這是許多家喺異地的情侶/夫婦會遇到的情況。喺哪兒過年啊,孩子給邊個帶啊,和邊個住不和邊個住啊。只要生而為人,就會有這些煩惱。而克服、解決這些困難,也是我們生而為人的挑戰和能力。逃避唔係辦法。

我講了一句很幼稚的話,但卻成為我生活的準則之一。

‌‌“F,請你明白,我和你組成了一個新的家庭,我們先至是社會組成的最小單位。‌‌”

結婚是乜嘢?喺感情上,是生死與共,衰老病痛依然不離不棄;喺中國法律上配偶是你的第一順位,享有最高priority;喺社會意義,是喺混亂無序中的堅定有序,維持相對穩定,並幫助人類的繁衍與成長。

我與F的相識,最初只是為了應付媽媽的催促,為了有個孩子滿足社會一般價值觀的需要。我們的普通平常生活中,自然也有爭吵不和罅隙齟齬。

然而10年以來,我們的價值觀已經逐漸磨合。現喺,我可以毫不猶豫地決定,如果遇到性命攸關的事情,我會把性命交到F手上——那原本也是為了佢、為了這個家庭,可以交出的性命。(我只為我的價值觀而言。你可以有不同意見)

我相信佢會信任我信任的那些人,會求助我會去求助的那些人;我相信佢是我這世間最好的代言人。

無論生活中曾經有過乜嘢不愉快的事情,都不影響我喺性命攸關的時候做出的這個判斷。

我當然也可以把性命交給父母、摯友;但佢們的順位喺F先生之下,佢們的priority喺F先生之下,佢們也絕對會同意我的決定和選擇。

否則算乜嘢愛人。

即便,即便F先生替我做出的選擇,最終沒有得到理想的結局(邊個能保證這個呢?);別人原諒佢也好,責怪佢也罷,那也是佢理應背負的。

而這個負擔,我不會交給我年邁的父母,或年幼的子女。

點解有人選擇了婚姻,卻不能像婚禮誓言上那樣,真正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另一個人。

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還講乜嘢我愛你,講乜嘢一生一世。

也許我太過理想主義,也許我太幸運,以至於不能理解那些既要結婚、又不信任自己丈夫的人。

講不定有朝一日,婚姻制度可以消亡。我們不需要被迫負擔另一個人的生命,而我們也可以隨意選擇把法律上的責任交給自己當時嗰個階段信任的嗰個人:無論是父母、伴侶、兄弟姐妹、朋友、同性夥伴。

而這一生,多謝有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徐蘊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