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蘇樹林把中石化當私人銀行 江綿恆空手套白狼建電信王國

日前播出的中紀委宣傳片中提及多名落馬高官。其中原福建省長蘇樹林曾將中石化當成自家銀行,轉任福建後仍在中石化報銷私人花銷。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更甚,幾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把中國電信資產竊為己有,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他自己龐大電信王國。江綿恆號稱與台商共同投資六十四億美元組建合資企業,其實全是他從銀行貸款。

中紀委反腐專題片《巡視利劍》於9月7日在央視開播。第一集中,福建省原省長、前中石化總經理蘇樹林出境,曝光蘇樹林貪腐內幕。

蘇樹林雖然在福建任上落馬,但其主要問題發生在任職中石化期間。蘇樹林1979至2011年長期在石油系統任職,曾在2007年到2011年間擔任中石化集團一把手。

專題片透露,隨着職位不斷晉陞,蘇樹林為一些企業在設備推廣、承攬項目、合作開發、銷售產品等方面提供幫助,並收受錢物。在談及弟弟時,蘇樹林說:“開始實際上是我自己給民企的老闆辦事,然後收他們的好處。到後來又到中石化工作了,後來官大了我就想,自己再直接幫他們辦,影響大,風險也大了。後來我就讓我弟弟去幫民營企業辦事,我給他站台,幫他打招呼,然後讓他前面去跑,讓他代我收受好處。”

片中透露,平時,蘇樹林把國有的石油企業當作可以隨意取用的“私人銀行”。下屬企業為他定製高級服裝、出資購物達數百萬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種花銷也都在中石化報銷,到福建任職後依然如此。

蘇樹林表示,福建副省長徐剛3月落馬、周永康定案皆令他天天心驚膽戰,曾想開燃氣自殺、開槍自殺、跳海自殺,但因怕死而遲疑不決,長期靠藥物安眠、鎮靜。

蘇樹林還交代,今年3月底起,曾數次策划出逃,欲借公幹申請出國,但均被拒,他已明白末日不遠。

蘇樹林於2015年10月7日被宣布接受調查,2017年7月4日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他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繼蔣潔敏、周永康、廖永遠、王天普後,第五位落馬的石油系統原總經理。

《新京報》曾報導,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被視為石油系統“幫主”,他退休後,由周永康繼任“第一掌門人”。中石油及中石化被視為曾、周兩家族的搖錢樹。

蘇樹林與己落馬的原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都是曾慶紅的親信,並稱石油系“二虎”:東北虎”蘇樹林、“西北虎”廖永遠。

蘇樹林也與兩任中石油總經理周永康、蔣潔敏有諸多交集,曾是周的下屬。廣為外界流傳的就是他在中石油期間,每逢曾經的“政法王”周永康生日,他都會與蔣潔敏一道為周祝壽。甚至被形容為“就像是親弟兄,同出同入”。

蘇樹林把中石化當成私人銀行,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更甚,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把中國電信資產竊為己有,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他自己龐大電信王國。

江綿恆四面楚歌,表情好迷茫(網絡圖片)

“中國第一貪”江綿恆

據《江澤民其人》披露,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

江綿恆回國後,仗着江澤民的勢力,在短短數年之內,不僅當上中科院副院長,還成了中國的“電信大王”,上海灘的“大哥大”,斂財無數。

2000年9月,江綿恆和台商王永慶的兒子宣布合作搞宏力微電子公司,總投資六十四億美元,號稱合資。但據王文洋透露,實際上他一分錢沒出,全是江綿恆從銀行弄出來的錢。

中國“電信大王”,空手套白把國家電信資產佔為己有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上聯”表面上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江綿恆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他的龐大電信王國。2001年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

2008年,中國網通和聯通正式合併為“中國聯通”,仍歸江綿恆掌控。江綿恆的“電信王國”,還包括中國移動。

在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他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他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2004年9月,作為大陸四大電信商最後一個沒有上市的公司,“網通”的上市時間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後期限。江綿恆是手握實權的江澤民之子,為何中共四大電信商中的三個都有上市實力,而江綿恆卻在得到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後還是沒有資產?錢哪裡去了?

這段時間,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他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江綿恆親自網羅來的中國網通總裁張春江毫不隱諱的說:這一切就是“為了股票上市”。說白了就是自己把官產掏空了化為己有,讓買“網通”股票的人當冤大頭。

上海灘“大哥大”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布過。他們說,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有舉報材料說,江綿恆利用擔任過中共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這個名義,在上海閔行區圈地搞了一個航天城,把上海航天局全部搬到閔行區,然後在航天城裡面又建了江澤民的行宮。據說該行宮奢華至極,面積甚至大過毛澤東當年在上海的行宮上海西郊賓館。

號稱上海首富的大地產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他逃稅、操縱股票和不法貸款已經導致中銀香港分行總裁劉金寶被撤職。此案被稱為“建國以來最大的金融詐騙疑案”,調查結果直指江綿恆,因為當年宏力微電子公司成立時,劉金寶從中銀上海批出的十幾億貸款都是違規操作。

《開放》雜誌曾透露,在調查周正毅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甚至已查到江澤民兩個兒子頭上。據說調查人員查到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江綿恆和江綿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江綿恆比周正毅還惡,周還要給上海幫進貢,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讓住戶強遷遠郊,絕不按照規定給予任何補償。

此外,江綿恆和江綿康還捲入了“上海社保案”。

2011年8月30日,維基解密公布了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美國華府的一份密電。

密電內容披露:數名中共最高層領導人的子女捲入了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但為了維護中共的所謂“團結”,除陳良宇的兒子以外,其他人都不太可能面臨起訴,其中包括江綿恆和江綿康,以及前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的女兒黃凡(Huang Fan音譯)。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