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人民幣飆升令中國經濟前景複雜化

隨着十九大臨近,中國領導層希望人民幣保持穩定以抵禦金融風險、支持國內經濟並避免國際貿易摩擦。但人民幣升值也給中國製造商帶來壓力,由於國內需求依然疲軟,製造商依賴國外訂單的增加。人民幣升值將導致中國商品在海外市場變得昂貴。

人民幣近期的大幅上漲不僅讓華爾街措手不及,也會讓中國應對經濟放緩與推進市場全球化的雙重努力變得更加複雜。

人民幣本周升至16個月來最高水平,今年兌美元累計上漲7%,綽綽有餘地抵消了去年的全部跌幅。僅上個月,人民幣兌美元就上漲2%,為2005年7月以來最大單月漲幅。

交易員和分析師將人民幣走勢的轉變歸因於美元走軟,以及中國央行通過調整後的一個機制加強了對人民幣的控制。這個機制降低了人民幣的貶值預期,並促使那些囤積美元的公司將美元兌換成人民幣。

最近幾個交易日,投資者往往將人民幣推升至高於中國央行中間價的水平,這種現象對於過去一年常常貶值的人民幣來說實屬罕見。在作為境外人民幣交易中心的香港,人民幣銀行存款增加表明個人儲戶越來越願意持有人民幣,而不是將其換為外幣。

中國央行一位官員說,市場預期在這裡起了作用。

近期人民幣上漲對中國來說代價不菲。長期以來推動人民幣自由化的進程因此放慢,對出境資金的管控也更加嚴格。雖然這些措施遏制了資本外流,但也抑制了海外市場對中國資產的需求,使中國吸引外國投資者購買中國股票和債券的努力遭受挫折。周四發佈的官方數據顯示,8月份中國外匯儲備為3.092萬億美元,為連續第七個月增長。

此外,經濟學家稱,中國企業和個人渴望將海外資產多元化,意味着人民幣貶值的根本性壓力只是暫時被壓抑。中國經濟面臨的越來越多的挑戰,從債務規模膨脹,到持續性的工業產能過剩,再到房地產市場的失衡,也意味着人民幣走高缺乏基本面因素的支持。

宏利資產管理(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駐香港的亞洲固定收益部投資組合經理Eric Liu是過去幾天削減人民幣投資的投資者之一。

Liu說,考慮到人民幣近期的上漲幅度,宏利資產管理的態度已轉為中性。他說,人民幣上漲太快了。

法國巴黎資產管理(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固定收益主管Bryan Carter認為,由政策驅動的人民幣升值已基本結束。他預計,在下個月中共十九大結束後,人民幣將回吐近期部分漲幅。中共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召開一次,將決定中國未來幾年的權力結構。

隨着十九大臨近,中國領導層希望人民幣保持穩定以抵禦金融風險、支持國內經濟並避免國際貿易摩擦。但人民幣升值也給中國製造商帶來壓力,由於國內需求依然疲軟,製造商依賴國外訂單的增加。人民幣升值將導致中國商品在海外市場變得昂貴。

江門市新會區金星鋼傢俱廠(Golden Star Steel Furniture Factory)總經理Wu Yinhe說,她的公司是因為人民幣大幅升值而受到影響的企業之一。

Wu表示,外部需求相當好,但人民幣升值意味着美元利潤兌換成人民幣時會有損失。

對於已經受到私人投資和消費低迷困擾的中國經濟而言,中國企業面臨的這種壓力不是一個好兆頭。過去幾個月,出口是幫助中國經濟維持增長勢頭的少數亮點之一。經濟學家稱,中國經濟能夠維持增長勢頭,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過去一年左右的人民幣貶值,這給中國出口商在海外市場上帶來了價格優勢。

人民幣近期的漲勢已經讓出口承受壓力。官方數據顯示,中國7月份商品出口同比增幅從前一個月的11.3%降至7.2%。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調查的經濟學家預計,中國8月份出口增長率可能進一步降至6%。值得注意的是,中國7月份對美國的出口同比增幅從6月份的19.72%降至8.5%,對歐盟出口同比增幅從15.08%降至9.54%。中國大部分跨境貿易以美元結算。

這些年來,中國大幅降低了對出口的依賴,國際貿易對中國經濟的貢獻率已遠低於本世紀。不過分析師稱,在政府換屆年高層強調經濟穩定的情況下,中國政府難以承受出口下滑的衝擊。

全球決策者和投資者都在密切關注中國政府如何管理人民幣匯率。對於全球市場來說,中國外匯機制的多變和神秘始終是一個變數。兩年前中國央行讓人民幣突然貶值2%,在全球市場引發拋售。

人民幣升值是美元2017年貶值帶來的最新影響。之前許多投資者預期,受美國經濟走強和中國緩解出口壓力的措施影響,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將重回7時代。但事實恰好相反,美元/人民幣逼近人民幣6.5元,迫使投資者重新評估形勢。

J. P. Morgan Private Bank駐香港固定收益、外匯和大宗商品部門負責人Ben Sy說,包括他在內的許多市場人士都對人民幣近期走強感到有些意外,但他認為人民幣不會進一步大漲。

一些交易員和分析人士說,考慮到本幣升值可能給經濟造成影響,中國央行可能採取限制人民幣上漲的舉措。但也有市場人士預計,中國央行會暫時讓人民幣繼續上漲,以便在美元回升的時候讓人民幣有貶值的空間。

很多改革派官員和學者都曾呼籲中國政府利用當前的市場人氣重啟人民幣市場化進程。

目前幾乎沒有跡象顯示中國會進行任何有意義的市場化改革。實際上,在近期人民幣升值開始前,中國央行曾在5月下旬宣布要對人民幣在設定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時加入逆周期因子,以避免匯率出現大起大落。這一最新的政策調整賦予中國央行更多的行動空間,在美元走軟時提高人民幣匯率:今年人民幣漲幅有80%以上發生在逆周期因子引入之後。

J. P. Morgan Private Bank的Sy說,人民幣當前的價位有點高,不適合做多,但真要做空嗎?雖然大家很有興趣,但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注,Sy表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