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六神磊磊:今年網上最蠢的一篇文章出現了

文章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人炫耀自己在亞洲打日本鬼子的功績。接着又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坑害中國遠征軍的陰謀。這篇文章應該拿大獎——2017互聯網智商含量最低獎。說通俗一點,就是全年最蠢文章獎。雖然現在才9月初,但估計其它作者很難翻盤了,你不信你試試。

今早起床,無意看到一篇文章,號召大家抵制電影《敦刻爾克》。

全名叫做‌‌“抵制電影敦刻爾克,是一個民族的自覺和自重‌‌”。

本來我還是睡眼惺忪的,看到這篇文章之後一秒被嚇清醒了,起床氣都沒了,變成了另一種氣,深深的服氣。

發文的這個號,叫做‌‌“今日平說‌‌”,署名作者叫做王芳,是博主周小平的太太,是一位民歌手,主要唱紅色歌曲。

它是這麼說的:(見上圖)

文章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人炫耀自己在亞洲打日本鬼子的功績。

接着又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坑害中國遠征軍的陰謀。

這篇文章應該拿大獎——2017互聯網智商含量最低獎。說通俗一點,就是全年最蠢文章獎。雖然現在才9月初,但估計其它作者很難翻盤了,你不信你試試。

敦刻爾克在法國。哪怕日本最狂妄的時候,也都沒有想過能向西打到敦刻爾克。英國死都不可能在那裡大舉抗日的。中國遠征軍則是在緬甸,隔了十萬八千里。

看了這文章,只有一個想法,甚至是有點義憤:到底是誰坑了單純可愛的歌手王芳老師,誰忽悠她寫出這個東西來的?

到底是誰那麼雞賊,騙她說敦刻爾克大撤退是英國在亞洲打日本,是坑害在緬甸的中國遠征軍的陰謀的?

首先讓我很不平的是,幹嘛要忽悠人家王芳老師去寫這個難度非常大的題目。

敦刻爾克大撤退,是絕對非常冷門的歷史知識,初中歷史才能學到的。眾所周知,初中歷史課是很難有機會聽的,普通人根本無緣,課本都是機密,不像大學很多講座人人都可以進。

而且中學老師在講這部分知識的時候,不會講太長,不大可能連講幾節課。王芳老師又不以學習見長,專業只是唱唱紅歌。

一般我們寫作,如果要寫到敦刻爾克,都要四位專家組成團隊,一位負責敦,一位負責刻,一位負責爾,一位負責克。還要有無數研究生負責查資料、查檔案,才能搞清楚這個地方到底在不在亞洲的。

你忽悠人家王芳老師去寫這麼難的冷門歷史話題,這不是存心坑人家,故意讓人家出醜露乖,太不厚道么。你這和忽悠我去寫量子力學論文不是一個道理么?

其次,我為王芳老師不平的是,忽悠她寫敦刻爾克也罷了,為什麼忽悠她去提什麼中國遠征軍。

中國遠征軍,是我們當時連高中歷史都不大提及的話題。現在的課本據說相關內容稍多了一點了,但在我上學那會,課本上是基本不講的。

說起來慚愧,我後來對遠征軍有一點稍微深入的了解,都是在參加工作之後,跟着同事們實地重走了滇緬公路,走訪了不少戰場和專家、老兵、機工,又讀了兩本余戈老師的書。但到現在其實還是一知半解。

你忽悠王芳老師去扯中國遠征軍,去扯那些她完全超出她學習和思維能力的東西,這也太缺德了,這不是讓她作死么,她還能說出啥靠譜的來。

當然,如果她先生比較有水平,那還好一點,能給她把一下關。偏偏她先生又眾所周知沒什麼水平,不肯下功夫的,僅有的一點歷史知識貌似都是從網帖、段子里學的。

還有,是誰忽悠王芳老師說,《敦刻爾克》電影是完全忽視和埋葬了中國的貢獻,是‌‌“嚴重的歷史虛無主義‌‌”的。

這也太坑了,一定是故意的,以後王芳老師看什麼電影都會掉坑。《兵臨城下》也完全無視中國,是嚴重的歷史虛無主義;《中途島》也完全無視中國,是嚴重的歷史虛無主義;《拯救大兵瑞恩》也完全無視中國,是歷史虛無主義;《硫磺島來信》也完全無視中國,是歷史虛無主義;還有《美麗人生》《鋼琴家》《辛德勒名單》《卡薩布蘭卡》……

還有啥電影能看么?你非要忽悠得王芳老師每看電影都砸屏幕么。

說句心裏話,敦刻爾克里如果有中國,那才是歷史虛無主義呢……

最最坑的是,誰忽悠的她去選出文章底下那麼反動、那麼錯誤的評論的?

比如這一條:

這留言啥意思?什麼叫虛偽的英國人把撤退都能拍出史詩般的感覺?還一千多點贊?

你這是影射長征么?這也太缺德了。王芳老師不懂很正常,她沒文化,你們其它人呢?就沒人把把關什麼的?

末了,這篇文章還有無數人點贊,還有好多的打賞。不少讀者看了之後熱血沸騰,紛紛叫好,掏腰包打錢。

現在很多類似這樣的亂打愛國雞血的文章,都能收很多打賞,一篇動不動上萬。

我是很為打賞的那些讀者心疼的。不管他們賺錢容不容易,都不該這樣浪費。依法納稅是應該的,但有一種不該交的稅,那就是智商稅。這些讀者不該稀里糊塗地被人收了智商稅。

我想在這裡說一下寫文章賺錢的倫理問題。賺錢,最好是去賺有錢人的錢。

比如我自己,也寫廣告賺些錢。我賺的基本都是有錢人的錢。來投放的品牌都比較知名,姑且可以認為他們都是有錢人。

賺有錢人的錢,會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我為了可以持續賺錢,就必須讓有錢人一直保持有錢;我就必須盡職責,用心寫廣告,產生儘可能好的效果,讓他們的產品更暢銷,從而使有錢人持續有錢。

這個循環是良性的,是互利共贏的,是有利於社會發展的。

相比之下,有一種錢則是萬萬不能賺的,是很不道德的,是違背倫理的,那就是賺SB的錢。

聲明一下:絕不是把有錢人和SB對立起來。有的富人也很傻,有的傻人也很富。

如果你開公號寫文章,專門賺SB的錢,寫很蠢的、很煽動的文章,專騙一些糊塗讀者來打賞,就會形成一種很壞的循環,那就是——你為了可以持續賺錢,就必須讓SB一直保持是SB。

你就必須繼續寫更傻的、更低智的文章,諸如王芳這篇‌‌“抵制電影敦刻爾克,是一個民族的自覺和自重‌‌”之類的,讓傻傻的讀者越看越傻,一直保持低智的狀態,從而繼續喜歡你,給你打賞,供你斂財。

這種循環,很不好,很不人道,很不利於社會發展。

你們說對不對。

最後,送給特別愛寫‌‌“民族‌‌”、‌‌“國家‌‌”之類大詞的王芳老師和她先生一本書吧,建議不要怕難,慢慢讀,爭取三五年學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