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產婦裸身跳樓追蹤 夫妻聊天記錄曝光

8月的最後一個晚上,第一次生孩子的陝西綏德縣女子馬某,被臨產痛苦折磨約10個小時後,從分娩中心的待產室走至備用手術室,從5樓裸身跳下,結束了自己即將27周歲的生命。她一同帶走的,還有腹中胎兒。

9月6日上午,對於醫院的二次聲明,家屬接受採訪時表示不認可,稱監控畫面中並未記錄聲音,“下跪”畫面系因產婦疼痛難忍下蹲,並稱產婦數次要求剖宮產,其丈夫都答應了。

隨後,記者聯繫了醫院的楊姓院長,詢問墜亡產婦的主治醫生能否公開發聲,楊院長稱涉事的兩名醫生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9月6日上午,記者致電榆林市衛計局,工作人員稱,已有人員介入調查“產婦馬某在醫院墜亡”一事。

焦點01馬某母親、姑姑證實婆媳關係和夫妻關係都很好

榆林一院兩次說明均表示:主管醫生多次向產婦、家屬說明情況,建議行剖宮產終止妊娠,產婦及家屬均明確拒絕,堅決要求以催產素誘發宮縮經陰道分娩,並在《產婦知情同意書》上簽字確認順產要求。

而馬某姑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醫院聲明“基本都是假的”,根本就沒說剖腹產讓家長簽字,一直都說是好着呢。

焦點02馬某姑姑:醫院聲明作假

記者:家屬怎麼看待醫院的聲明?

馬某姑姑:都是假的么,根本就沒說剖腹產請示誰,根本都是假的。根本就沒說剖腹產讓家長簽字,一直都說是好着呢。

記者:跪在地上是因為疼痛,還是要求進行剖腹產?

馬某姑姑:我過來一看,在地上跪着呢,疼的厲害了,一下跪下去了。

沒說是跪下求剖腹產,疼了不想生了,就說想剖腹產呢。醫生建議說順着呢,不要剖腹產,剖腹產也是一個小時,你順產一個小時也能產下來。

記者:產婦和婆家關係怎麼樣?

馬某姑姑:兩口子關係好着呢,都好着呢,跟家裡面跟婆婆也好着呢,婆媳關係很好,女婿關係很好。

記者:馬某從事什麼工作?

馬某姑姑:平常都是輔導娃娃,懷孕以後沒有再做。

記者: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馬某姑姑:問婆婆,婆婆好像說是個男孩,頭胎。

記者:當天的情況是什麼?

馬某母親:簽字都(同意順產),家屬也同意,醫生也同意,產婦也同意,要求順產。不同意剖腹產。我們問醫生,醫生說,已經宮口開了,意思是說快了,叫慢慢等着能順產下來。第一次出來,我們又扶她,快回到產房裡去。就問醫生,產婦的情況怎麼樣,醫生就說,她已經到了八宮口、十宮口,已經到了產的時間了。

第一次說是宮口開了,到了八指、十指,已經到了開的時間了,我們就繼續在門口等着。

晚上七點到八點左右,醫生都下班了,我們問我們的產婦現在怎麼樣了,醫生說產婦現在不知道哪裡去了。產婦已經到了產的時間了,萬一不行了,我家屬要求叫產婦剖腹產。

醫生說,現在來不及了,十指開了,到了產的時間了,他說不需要剖腹產了。

到了八點左右,醫生叫我們到5樓上,產婦掉到1樓上了,一個大夫說,產婦準備跳窗口,他還拉了一把,沒拉住,沒拉住那你們就趕緊出來叫家屬找人,你們就出來還和家屬要人?

在醫院於5日深夜通過官方微博發佈的《關於8.31產婦跳樓事件有關情況的再次說明》中,院方稱,馬某與家屬溝通被拒絕,期間兩次“下跪”。

但當時在現場的馬某生母郝女士向記者表示:

8月31日10時許,她到產房外等候

女兒第一次走出來,疼得站不定了;

第二次出來,說還疼痛。

她說,女兒是疼得準備蹲下但又蹲不下來,“不小心”就跪下了,“女兒最後一次從產房出來,我們還(跟醫生)強調,萬一不行了就剖腹產,但醫生說,現在已經不需要剖腹產了,順產也到時間了。”

過了一會兒,醫生出來,說產婦不見了。

記者在院方提供的監控視頻中看到,待產過程中,馬某多次走出分娩中心,其中一次走出後兩次發生癱跪,其姿勢從癱軟下蹲最終前傾變為跪坐姿勢,還有幾次癱軟因為丈夫抱牢所以未着地。由於監控視頻沒有聲音,外界並不知道馬某、家屬及醫護人員當時在說什麼。

榆林市第一醫院提供的患者的知情同意書籤署於8月30日,文件中的手寫文字顯示,“要求經陰道分娩,諒解意外”。

專註於醫療領域的上海某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某向記者表示,如果要作出準確的判斷,還需看產婦馬某的病歷,簽署上述文件很可能只是醫院婦產科入院時的常規動作之一。“關鍵是,當時,醫院是否有給產婦及家屬剖腹產的選項。”

焦點03產婦丈夫受訪:從未拒絕剖腹產

焦點04丈夫與妻子聊天記錄

延壯壯告訴記者,在產婦進產房到下午6點之前,他曾與產婦有過幾次電話聯繫和發短訊,當時並沒有感覺到孕婦情緒和身體狀態有異常。“第一次大概是上午11點,在電話里她跟我說要吃水果,我就給她買了水果;第二次大概是下四點,她說要吃巧克力和紅牛,我又去給她買了。”但是,兩次給產婦馬某送吃的,他都無法進入產房,只能委託醫護人員送進去。

產婦丈夫出示的他與妻子的聊天記錄

焦點05“授權”之問

該事件中,醫院和家屬雙方都認同,產婦馬某曾多次要求進行剖腹產。但事實是,產婦馬某自己的這一決定,始終未被認可。

9月5日,榆林第一醫院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家屬不同意產婦剖宮產(也叫剖腹產),而延先生是產婦的丈夫,也是她授權的委託代理人。

該負責人表示,順產,醫院收費一兩千元,醫療保險幾乎可以全部報銷;剖腹產,醫院收費七八千元,醫療保險只報銷一半多。如果家屬要求剖腹產,於公於私,醫院都不太會拒絕。

榆林市第一醫院提供的授權委託書顯示,委託人(即產婦馬某)根據自身情況,自願決定在榆林一院住院期間授權延壯壯(馬某丈夫)為委託代理人,委託權限包括:選擇和決定前述有關醫療活動的同意書。

在8月30日簽署的該文件上,馬某、延先生和主治醫師李瑞琴都簽了名。

該負責人提供的文字材料稱,產婦入院時簽署了該《授權委託書》,授權其丈夫全權負責簽署一切相關文書。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權,且未出現危及生命的緊急情況時,未徵得被授權人同意,醫院無權改變生產方式。

律師劉曄表示,委託代理人要根據委託人的意願來行動。如果委託代理人違背委託人的意願,該授權委託書應當視為自動失效;當兩人出現矛盾時,以委託人的意願為準。

榆林第一醫院前述相關負責人表示,產婦馬某撤回授權也很容易,只需要寫個書面陳述即可。該負責人表示,沒有聽說過撤回授權的案例,但順產一半又改主意剖腹產的產婦並不少見,少見的是家屬如此堅決,更罕見和可惜的是產婦跳樓了。

根據產婦馬某的生母郝女士的說法,女兒2年前結婚,小兩口夫妻關係很好。

焦點06主治醫生被停職

9月5日下午,榆林第一醫院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產婦馬某墜亡前,尚在待產狀態,因此不能使用鎮痛藥物,而其疼痛也尚未達到峰值。

前述院方負責人還表示,馬某的主治醫師李瑞琴在該事件發生後,已經被停職了,目前正全力配合警方調查。

該負責人說,待產室和產室跟備用手術室隔着一個兩三米寬的走廊,但同在分娩中心裏,家屬不能進入,也沒有監控。

5日深夜,榆林市第一醫院官方發佈《關於8.31產婦跳樓事件有關情況的再次說明》稱,產婦馬某系成年人,且無精神病史,具備完全行為能力,即使在待產室內醫院也無權限制其人身自由;一般產婦順產的產程長達數小時,中途多數會起身在分娩中心外與家屬談話或散步助產;該產婦曾多次走出分娩中心與家屬溝通,因此其最後一次走出待產室時,助產士未料到該產婦會進入待產室對面的備用手術室跳樓身亡。

焦點07專家稱應關注醫院是否在產程中盡職

曾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有過多年臨床經驗的婦產科大夫田吉順告訴記者,產婦在待產室內可以走動,醫生不會限制產婦的自由,有時候也會鼓勵產婦走動以便順產。

在田吉順看來,這次事件中,關注的焦點被帶偏了,真正應該注意的是醫院是否在產程中盡職。根據醫院披露的外科護理記錄單,8月31日17點50分,馬芳(化名)的宮口近全開,“根據監控錄像,產婦在宮口近全開之後,還到處走動,在我看來是有疑點的。”

田吉順說,臨床認為,如果順產,產婦宮口近全開意味着快要生了,距離生產最多不會超過兩個小時,一般來說,若超過1個小時還未生,醫生要考慮是否難產,因此,在宮口近全開之後,醫生護士應該隨時關注產婦的情況,並且隔一段時間記錄產婦的生產指征。

然而,根據醫院目前披露的護理記錄單,17點50分到19點19分只有三次記錄,並且沒有宮口開全、胎兒頭位情況等關鍵信息,只強調產婦“極不配合,家屬表示理解,拒絕手術”等內容。

田吉順認為,按照正常順產流程,到19點19分,醫生應該已經開始指導產婦生產,或者判斷是否難產而改為剖腹產。若醫院拿不出更為詳細的產程記錄內容,意味着醫院可能存在失職。

“醫生應該密切關注產婦的狀態,即時給予撫慰,產婦在分娩中心墜亡,醫院難以免去忽視的責任,”田吉順說。他有多年婦產科臨床經驗,他說,產婦在疼痛時往往會產生絕望的感覺,她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此時醫生的作用是安撫產婦,指導生產。

田吉順介紹,每家醫院在產婦入院之後都會按照流程填寫住院知情同意書、授權委託書等,儘管法律規定醫院應首先尊重清醒病患自身,但若醫生和患者都認為要手術,而家屬拒絕手術,醫生往往是不會手術的,“每台手術都有風險,一旦出問題,醫院將面臨家屬的指責,為了避免這類情況,都會尊重家屬的意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陝西都市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