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有錢不買房 中國夫妻用160天 帶4歲孩子走遍南北極

他叫徐承華,

因為愛玩極限運動,外號老極,

旁邊是他妻子"小豬"和4歲的兒子"辛巴"。

2005年,在那個還不流行徒步進藏,

青藏線還沒有全線開通的時候,

老極就聽着崔健的:“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要從白走到黑……”

徒步去了拉薩。

在旅途中他遇到一個姑娘:

“你想去哪裡?”她說想有時間去全世界看看。

老極開玩笑地說:

“我倆在一起,我可以帶着你去全世界看。”

然後,他倆就真的開始一起去看世界了。

這個姑娘是小豬,現在是老極的妻子。

在非洲旅行時,小豬懷上了孩子,

他們給孩子起名叫“辛巴”,

希望他長大後像獅子王一樣健壯勇敢。

就這樣組成的三口之家。

辛巴和所有的孩子一樣

是天使和魔頭的共同體,

唯一不同的是他從小就整月整月的

在山裡,海邊,河流上度過。

辛巴1歲半時去了新疆,

划了一次額爾齊斯河,

每天晚上都住在帳篷里。

在老撾森林裏,

大象邊走邊吃草,

辛巴第一次見到大象。

隨着他一天天長大,

老極帶辛巴到戶外見識世界的時間

也越來越長。

直到有一天,

辛巴在沙灘上說想看北極熊,

這觸動了他和小豬多年前想去北極的夢想,

於是準備妥當之後就帶兒子去了北極。

拉風的三輪侉子摩托做交通工具,

太太小豬和辛巴就坐在邊兜里,

在小辛巴喜歡這樣仰視老極,

因為在他眼裡,

爸爸是無所不能的超級英雄。

他們的路線從西雙版納出發,

騎着丁丁號摩托車進入老撾、

伊朗、土耳其、希臘、意大利等歐洲諸國,

最終到達遙遠的北極……

在老撾萬榮,辛巴第一次坐熱氣球,

第一次從天上的角度去看世界,

第一次聽到辛巴一直喊fantastic。

在東南亞最大的瀑布邊抱石攀岩,

小辛巴一開始有點害怕,老極鼓勵他,

“老爸在下面接着你呢!”

旅行中充滿各種未知和意外,

在海拔4400米的高原上,

摩托車熄火了,怎麼也打不着,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

怎麼辦,父子倆一起推着下山。

與美景相伴的還有意想不到的險境,

所以他們每到一個國家,

都會郵寄幾張明信片,

記錄辛巴在路上的成長。

快樂與痛苦同在。

就這樣,

穿越半個地球,

全家人終於從炎熱的東南亞輾轉12國

到達冰天雪地中的北極圈。

在北極圈交到了“兩隻”朋友,

一條叫LILA,一條叫SUMAS,

辛巴扔出任何東西,它倆都會搶着叼回來。

看到極光,坐麋鹿車,在北極釣魚......這些小小的願望都一一實現了,可是野生的北極熊卻一直不出現。

眼看着就要走了,小辛巴急得大哭,為了看北極熊,可是花了整整半年在路上呀。作為爸爸,老極看到孩子失望的樣子,特別心酸。

於是,

老極想了一個點子,

自己扮成北極熊。

直到今天,

老極都沒告訴兒子,

那隻北極熊是自己扮的。

也是因為這個遺憾,

老極希望兒子能看到南極的企鵝。

於是2016年11月2號,

一家人從杭州千島湖出發,

踏上了南美到南極的旅程。

在厄瓜多爾的休閑聖地巴尼奧斯,

聽着來自冰島的大鬍子彈奏魔琴。

在即將噴發的火山前盪鞦韆,

下面就是萬丈懸崖。

辛巴說:咱們飛一天吧!

老極說:不行,我快要吐了。

這還遠遠不夠···

有一次爬瀑布,要溜一個極限大飛索來回,

辛巴看到後突然冒出一句:“這個好玩,咱們也去吧!”

老極跟兒子解釋,“掛在空中,可是很嚇人的呀!”

辛巴說:“爸爸,我都不怕。你這麼大人還怕?”

滑行結束後,被風吹得有點慫的老極

對兒子說:你很勇敢呀。

辛巴說:可我還是有點害怕。

老極意味深長地對兒子說道:

勇敢不是不害怕,

而是害怕後還會堅持去做。

徒步、騎摩托、搭汽車、坐小船,

用了四種交通方式,

才來到加拉帕戈斯

這座與世隔絕

猶如史前世界的太平洋小島上。

辛巴這下徹底放飛了,

和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陸龜賽跑,

一起曬着太陽,爬行,吃飯,睡覺。

還在海灘上第一次看到

哥斯拉的創作原型——海鬣(lie)蜥

旅行途中,

老極給了辛巴一台相機,

讓他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拍下來。

因為拍照需要跟陌生人交流,

辛巴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英語和西班牙語。

翻看辛巴拍的幾千張照片,

老極震驚了,

“天啊,處處是被我們常人忽略掉的細節,

處處有着驚喜。”

其實這趟旅行不止為了兒子,

老極一直記得妻子說過的一句話:

“鑽戒婚紗房子我什麼都不要,

就要去一次天空之鏡,

我想看一看世界的倒影。”

這趟旅程,

他終於帶妻子來到這個如夢似幻的地方。

天與地緊緊相連,

走的每一步都像踩在雲里霧裡風裡。

一隻遠古來的恐龍守護着天空之鏡

告別天空之鏡,

來到距離南美洲大陸3000公里的復活節島上。

一踏入小島,

近千座神秘的巨型石像,

讓一家人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還有當地熱情的土著人,

他們能歌善舞,尤善裸騎。

4個多月遍游南美之後,

辛巴和爸爸媽媽

終於達到世界的盡頭—烏斯懷亞,

登上了前往南極的探險船。

探險船上艙位人均價

從7萬到13萬不等,

辛巴一家三口,

單是船票就花去22萬。

整個旅程160天,更是花去60萬。

相信大多數人聽後的第一反應是:

哇這麼貴!有錢人!

老極已記不清多少次聽人這樣說,

但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

老極對金錢向來舉重若輕,

金錢絕不是人生路上的桎梏,懦弱才是。

只要有一往無前的勇氣

和持之以恆的韌性,

麵包會有的,

鮮花也會在不遠處。

即使船票如此昂貴,

每年2000張依舊被早早預定而空。

老極提前半年就和探險船溝通,

但幾家探險船公司和保險公司都有規定,

出於安全考慮,不接待10歲以下的孩童。

半年多持續不斷溝通下來,

辛巴才最終得以破例上船。

2017年2月26日,

隨着廣播里"5、4、3、2、1"的倒數,

探險船越過了南極圈,全船沸騰起來。

但他們比船上任何人都興奮,

因為來南極的路他們走得太久太艱難。

4歲的辛巴也由此成了

最小到南極的中國人。

辛巴在南極看到動物後,

默默的畫了幾幅畫。

老極一家在南極露營

動物學家Cobie看到這番場景,

鼓勵辛巴

要成為一個在中國保護動物的英雄。

辛巴陷入思考,

幾天後,他在畫畫時突然說:

“爸爸,我可以畫出動物,

你再拍到紀錄片里,

大家看到後就會保護動物了。”

不以善小而不為。

於是,在南極的寒風中,

一個孩子為保護動物作出了他的努力。

他們從南極回來後,

老極發了一條朋友圈:

“我在這一路最開心的不是看到了什麼,

而是這孩子懂得尊重了其他生命,

明白了自己有責任更有能力去保護他們……”

現在,

老極一家三口定居在杭州千島湖。

老極平時從事着划船運動教學,

錢不多,但有足夠多的時間陪家人。

夫妻倆還開了一家叫“雨山前”的旅行者民宿,

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對朋友,老極常說的一句話就是,

“時間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但那些美好的記憶,會留下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環球旅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