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三觀 才是人和人之間最遠的距離

究竟什麼是三觀?

所謂三觀,就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簡單說,就是我們看待事物的立場與觀點。

世界觀:你怎麼看待這個世界的?

人生觀:你覺得人活着是為了什麼?

價值觀:你認為做什麼是最有意義的?

這世上人與人之間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三觀。

父母子女漸行漸遠的,不是距離,是三觀

一個人三觀的形成,受到家庭、學校、社會等多方面的影響。

然而最多的,還是來自父母的耳濡目染,一個人的三觀受他的原生家庭影響非常大。

小時候,我們的世界只有爸爸媽媽。父母是我們的第一任老師,好父母勝過好老師。

他們教育我們要:善良勇敢、誠實守信、尊老愛幼、勤儉節約、奮發努力,禮貌待人、吃虧是福、為人正直……

我們在父母的叮嚀和教誨中,慢慢成長。成長過程中,我們漸漸有了自己的思想。

尤其在青春叛逆期,我們追求個性,故作深沉。

當我們不再認同父母的觀點時,常常有父母這樣說:

“爸媽永遠是對的,我都是為你好。”

“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你什麼事都要聽我的。”

“我說你兩句怎麼了,我可是你爸(媽)啊!”

“我養你這麼大,我容易嗎?”

“你看看別人家孩子!”

“很多小孩書都讀不起,你看你多幸福。”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

父母正統而保守的思想、太正的三觀、老掉牙的說教,讓孩子反感,甚至抵觸。

父母本該是孩子最親密的朋友,最強大的後盾,可最後,卻變成了孩子的公敵。

孩子徹底向父母關閉了心扉,你們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

龍應台曾說,父母子女一場,就是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其實,漸行漸遠的,不是彼此的距離,是三觀。

 

 

三觀不合,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

我有一個閨蜜小文,是我中學同學,上大學,我們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讀書。

剛開始還三天兩頭聯繫,後來漸漸少了。畢業後又去了不同的城市,最後徹底斷了消息。

那年高中同學聚會,又見到小文。親切中夾了點兒陌生,畢竟幾年沒見了。

小文穿得很精緻,一看就知道是名牌,價格不菲。

果然,她開了家教育培訓機構,自己做老闆,買了房買了車,事業有成。

而那時的我呢,和大多數同學一樣,工作三五年,要事業沒事業,要錢沒錢,每天累得半死,才僅夠自己溫飽。

吃飯的時候,我和小文坐在一起。

旁邊一位同學在私企打工,抱怨說:“工作好辛苦,每天朝九晚五,連休息日都要加班,還沒有加班費。”

我隨聲附和:“是啊,老闆都是靠壓榨員工剩餘價值牟利的,尤其是私企的老闆。”

小文聽了我的話,立刻笑着反駁:

“誰說老闆都是壓榨員工的?

私企老闆也不能一竿子全打死啊。

要我說,沒有了這些老闆,哪來的那些就業機會?哪來的利稅?

這個社會還應該感謝這些老闆呢。”

這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我們之間已經是天壤之別。我還停留在打工者的角度思考,而小文早已是老闆思維。

難怪我們之間的差異會這麼大。曾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我們,現在已經分屬兩個階層。

因為自卑,因為道不同,我再也沒有聯繫小文。

舊時無話不談的好友,現在卻成了話不投機半句多。三觀不合,讓曾經的知己變成陌路。

性格不一樣不影響友誼,但三觀不合的人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

距離產生的不止是美,還有三觀。

相愛因為五官,相處因為三觀

前段時間,網上有個《95後婚戀觀的調查結果》。

關於“最看重伴侶什麼條件”選擇時,“三觀一致”居然排第一名,而“經濟條件”只排五項中的倒數第二。

看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擇偶時,不再看重物質條件,更看重精神上的三觀契合。

《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有位追求者老金。

他在上海有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在商場工作十多年,做到了部門經理的位置;有一個穩定且尚算體面的工作,出行有一輛代步的車子,雖然破了點,但是總比擠地鐵、坐公交要好。

老金對子君一見鍾情,畢竟子君年輕漂亮,又會打扮,氣質也很好。

老金掏心掏肺、悉心照顧子君,子君本打算接受老金的,可是一件小事導致他們分手。

老金邀請子君參加自己的朋友聚會,子君特意打扮一番。

可老金不滿意子君的穿着打扮:

你平時這麼穿,你的朋友們也這麼穿,可我的朋友會覺得你挺怪的,他們會覺得咱們不合適。

你穿個仔褲,平跟鞋什麼就可以了。

子君面帶不悅:“你要覺得我有問題,我怎麼做都有問題。”

老金在子君面前是自卑的,他很滿足現狀,安於歲月靜好的生活,不願意改變。

潛意識裡,自己配不上子君,希望子君降低標準來匹配自己,而子君想的,卻是努力提升自己。

老金說:

我已經用盡全力想討好你,可我怎麼做,我都怕你嫌棄我,你看你的朋友好,工作好,車好;

你有什麼事,人家抬抬手都給你解決了,我做不到。

你前夫給你的生活,我也完全做不到。

子君說:

這所有一切,都是你自己給自己設置的障礙,我只是一個帶着孩子一無所有的離婚女人。

說到底,就是個面子問題。

從我離婚以來,我想明白一個問題,面子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放下卻也是最沒用的東西,關鍵是你心裏怎麼想。

其實,生活中的小事,就能折射出你的三觀。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道不同,不相為謀。

三觀不合的兩個人,即使在同一屋檐下,距離這麼近,心卻那麼遠。

兩個人相處,三觀契合太重要了。畢竟相愛因為五官,相處因為三觀。

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能拉近,三觀也是

世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

同樣,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三觀完全契合的兩個人。

但是,人都是變化的。隨着個人成長、環境、經歷、閱歷的變化,三觀相近的人可能變得三觀不合。

而三觀本不合的人,通過磨合,也可以三觀日趨相近。

就像宋氏家族,因為三觀不合,宋慶齡與宋美齡這對親姐妹會分道揚鑣。

而三觀不合的宋美齡和蔣介石,一場政治聯姻竟然也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能拉近,三觀也是。

《歡樂頌》里的曲筱綃和趙醫生,本是一對不被人看好的CP。

趙醫生那麼清高,留美博士,醫院骨幹,主治醫師,高智商高顏值高學歷,怎麼會看上沒文化的富二代曲筱綃?

兩人性格、愛好、三觀,以及家境都相去甚遠。

不學無術的曲筱綃為了配得上趙醫生,努力向他靠近,不喜音樂的她聽起了交響樂,看起了話劇;

不愛學習的她也開始努力上進,攻讀起了MBA。

而趙醫生,雖然不喜歡曲筱綃生意場上的阿諛奉承那一套,可還是顧全曲筱綃的面子,和她一起赴宴時,很客氣地找借口離席。

兩人因為三觀不合曾分手過。

趙醫生過生日,曲筱綃為他裝了一套比他車還貴的音響。

在曲筱綃朋友的挑釁下,趙醫生意識到他和曲筱綃三觀差距的鴻溝。

可最後分分合合、兜兜轉轉,兩人還是走到了一起。

趙醫生對曲筱綃說:

我想過了,要跟你在一起,就必須要接受我們兩個的不一致。

我們各自按各自的活法,我盡量不胡思亂想,你也一樣。

因三觀不合,相愛的人可以分手;因為包容、理解和尊重,三觀不那麼契合的人,也可以幸福地在一起。

有一句話說,“愛情不是1+1=2,而是0.5+0.5=1。兩個人在一起要各削去一半自己的個性和缺點,然後粘合在一起才會完整。”

三觀也是一樣,彼此磨合,相互融合,生活才會幸福。

人是會互相改變的。我和我先生就是。

從前,我喜歡旅遊。而他說:旅遊就是花錢買罪受,不如在家吹空調。

現在,他覺得旅遊也不錯,時不時給我朋友圈上的旅遊照片點個贊。

從前,我花錢大手大腳,總是衝動買下一堆無用的東西;而他很節儉,只買自己需要的東西。

現在,我開始學着勤儉持家,做好計劃再採購。

從前,我眼中的生活,是他眼中的浪費。

現在,我懂他的下里巴人,他理解我的陽春白雪。

“雖然我不認同你,但我理解你”,這一路走來,我們彼此包容和欣賞,相互磨合,求同存異,逐漸趨同。

人生就像一列行駛的列車,中途陸陸續續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

你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人只是擦肩而過,有人會短暫停留,也有人陪你一直到終點。

如果幸運,會有人陪你走過一段,當他要下車的時候,你可以目送他的背影逐漸消失,但是不必追。

因為分別,不會讓你們漸行漸遠,而三觀,才是你們之間最遙遠的距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Careerengin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