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陶鑄另一面:推行殘暴土改廣東村村見血

毛澤東對華南分局領導土改的「右傾」很不滿,於是喺五一年十一月,把喺廣西主持剿匪有功,殺人四萬(其中三分一屆可殺可不殺之間)的陶鑄調到廣東,接替方方主管廣東土改運動。自此以後,對地主越狠越革命的「極左」思潮便喺全省土改隊伍中蔓延。廣東全省約百分之五點二土改隊隊員遭清洗或處死。可謂「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1964年,陶鑄(右一)與葉劍英(右二)等喺廣州留影

至今,中共仍然把“土改”、“鎮反”兩個運動列為輿論禁區,絕不准許公開探討和批判。香港《開放》雜誌出於對歷史真實的負責,喺“中共建政五十年回顧系列”中,對這兩個運動作出歷史回顧及評述,對教育年輕人,很有必要亦很有意義。

喺這期雜誌上,岳賽先生的文章談到陶鑄喺廣東搞土改“村村流血,戶戶鬥爭”,每縣平均死五千人,決唔係誇大。

紐約不少廣東籍華人,每談起陶鑄主持廣東土改時這一苛政,到今天還談虎色變。當年這苛政遺下的一宗宗慘案,親見親聞和親愛的人,到今仍記得清楚。

從緩和政策到陶鑄的亂捕亂殺

廣東土地改革運動試點工作,從一九五零年秋到五一年三月結束。由中共中央華南分局書記葉劍英任總指揮,副書記方方具體領導。佢們較為溫和,決定廣東土改採取緩和政策,不學中共喺北方推行的所謂“暴風驟雨”式土改。

但當時中共中央中南局(管粵、桂、湘、鄂、豫)對華南分局(管粵、桂)這一做法持批判態度。指責擔負土改試點工作的廣東土改工作團團長李堅真犯了“和平土改”錯誤,給予撤職處分。五一年四月,中南局農業部部長李雪峰從武漢到廣州,召開土改試點工作會議,對廣東早期土改作了多方批評,其中重要的一點是:“對敵不夠狠,對群眾不夠熱”。為了扭轉這一右傾”錯誤,中南局於五一年四月將趙紫陽從河南省調來廣東,代替李堅真具體領導全省土改。同時,又決定由不了解廣東實情的南下幹部、大軍幹部去縣、區、鄉領導土改。

很快,中共中南局“對地主要狠”的方針,喺廣東開展大規模土改後得到落實。自此,廣東土改運動便朝“極左”方向上漸行漸遠。地主被殺、或不甘受辱而自殺的現象陸續出現。

依據中南局的彙報,毛澤東對華南分局領導土改的“右傾”很不滿,於是喺五一年十一月,把喺廣西主持剿匪有功,殺人四萬(其中三分一屆可殺可不殺之間)的陶鑄調到廣東,接替方方主管廣東土改運動。其人更“左”更狠,來粵後以反“右傾”的口號整頓土改隊伍。一大批對地主不夠狠,或較為公正,或被認為歷史有問題的土改幹部受到迫害或受到處分,啲被開除公職,有些更被殺害。如中山縣有幾十個這類土改幹部被處死刑。廣東全省約百分之五點二土改隊隊員遭清洗或處死。

自此以後,對地主越狠越革命的“極左”思潮便喺全省土改隊伍中蔓延。濫斗濫殺處處開放綠燈。原來到廣州市抓地主、“敵人”回鄉鬥爭,市土改委員會認為條件不符便不批准,這時已可以隨意拉人回村鬥爭,甚至殺害。原來不准沒收華僑房產,這時也准許大量沒收了。從文革後到九一年,廣東光退回的土改沒收僑居高達一千七百萬平方米,動用國庫幾億元。

毛親批土改右傾造成村村見血

為了處理廣東問題,一九五二年六月,毛澤東親自主持中央書記處會議。會上,佢當面對方方講:“你犯了兩條錯誤。一是土改右傾:二是幹部問題犯地方主義錯誤。”佢又講,廣東土改“迷失方向。我要打快板,方方打慢板”。佢還宣布,由陶鑄取代方方主持廣東土改。

毛澤東親口批判廣東土改犯“右傾”錯誤,好似火上加油。廣東土改對地主和敵人斗得更狠,殺得更多。據一位定居美國、廣東土改時曾擔任一個鄉土改隊副隊長的僑胞回憶,五二年荔枝大熟時節,上頭突然對土改作了大轉變的部署,過去殺地主沒有限定數額,現喺每個鄉要定出幾多個村殺幾多個地主的計劃:過去審批判處地主死刑的權限由縣的中共縣委書記、縣長、公安局長三巨頭共同掌握,現喺下放區一級領導:過去對被判死刑的地主所犯罪行,還要作點詰查核實,看是否真的“罪大惡極,查有實據”。後來只要肯靠攏土改隊的窮苦農民(不論良劣)敢於“揭發”,不需查證,便可用以作為判處死刑的“證據”了。這位僑胞講:“那時,上頭一層層開放殺地主的綠燈,各鄉、各村的土改隊長、組長,便都照看去做,生驚完不成殺人定額,犯右傾的,被處分。”以下是啲血案案例:

以中農充地主。緊靠東江的馬嘶村,一位陳姓農民,為自耕農,佢管“公嘗田”(族人共有)時曾與本房某兄弟發生磨擦。這人當上土改積極份子誣告佢為“地主”,佢就被槍斃了。

名中醫被斗被殺。東莞縣萬崗新村一個盧姓中醫,幾十年來主要靠診金為生,對村人友好。曾置下少量田產以防老。土改時因而被殺。

歸僑教師被戴上“地主”帽子慘死。潮訕歸僑李某,是鄉中小學教師,一家主要靠薪金度日。但多年前靠僑匯購下多畝田地,土改時因而獲罪被殺。

農民稱好人的鄉長被殺。圓洲鄉曾任小學教師、校長的朱文光。中共統治前受村民擁戴任過鄉長。常為民眾排難解紛,被稱為好人。土改時佢也被殺。

粵西一月自殺者八百餘人

受誣告枉死的前國民政府低級公務員。東莞縣上南村朱偉光,曾任前國府低層公務員。五一年初廣州“鎮反”開始不久,佢主動向廣州公安局坦白交代,被判公開管制。五二年夏,本村土改隊再派人進城捉佢回鄉,不受阻攔。佢只有土產三、四畝,唔係地主,過去也曾為村中做過啲公益事。回鄉後,竟把佢殺了。

《帶刺的紅玟瑰》一書透露,據統計,一九五三年春季,廣東土改粵西地區有一千一百六十五人自殺。其中,二月三日到三月六日,只一個月出頭,自殺者竟高達八百零五人。全省各區、鄉土改隊亂殺、濫殺地主,其中沒有一個居於“罪大惡極,不殺不能平民僨”的份子。廣東全省喺土改運動中,因“村村見血”的方針而濫殺無辜究竟有幾多?估計喺數十萬之間。

中共的暴力土改既違反國際人權法則,也違反了中共一九五零年公布的土地改革法。今天中共聲稱依法治國,好極了,則請中共為暴力土改的受害者平反昭雪,並允許遺後上訴要求國家賠償。把這些歷史的血案清理清楚,中國先至有希望走上民主大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廣東土改村村見血——陶鑄推行殘暴土改政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