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琢磨先生:我真恨不得把她嫁給金正恩(把奶咽下去再讀!)

——今人四大惡俗 諷刺到骨頭裡

很多中國人在自己一個人的空間里找不到自己,在跟別人一起的空間里完全沒有別人。我覺得這樣的人素質簡直差到了極點,某次坐飛機,坐旁邊的一個哥們把iPad聲音開的大大的,憤怒之餘我轉頭一看,他竟然在看《財經郎眼》。我問他:你知道這個主持人是哪個大學畢業的嗎?他說:哪個?我說:北大。他說:哪又怎樣?我問他:你知道他為什麼能考上北大嗎?他說:為什麼?我說:因為他坐飛機都會戴耳機。他哦了一聲略有所思的把聲音調的更大了……

今天不是要討論林語堂的《今人十大惡俗》,而是我眼中今人的四大惡俗,畢竟林老爺子沒見過今天這個奇葩輩出的年代。所謂惡俗,就是已經完全摒棄了廉恥境界的行為,接下來與諸君介紹下。

張嘴就要錢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關係的維繫變成了紅包的交易。比如某日一朋友在圈發帖宣布自己三十大壽,三十而立着實不易,我立刻點贊以示支持。沒成想她緊接着一則信息傳來:只點贊不發紅包,算什麼朋友呢?我想了想回復她:炮友談錢,我對你無炮可約。

現在人要紅包已經到了恬不知恥的地步,自己過生日要紅包倒也罷了,還有那種自己兒子過生日也向別人討紅包的,搞得好像別人對這孩子參與過股份一般。紅包這種事情,一討便顯得下賤了。別人主動給,是自覺,是高尚,是偉大的情懷。你去討要,氣勢上先是低了半分。如果別人再不給,那就尷尬萬分了。

交往就顯擺

有些交際場合是需要顯擺的,比如各種所謂酒會之類。但不能不分時間,不分地點,只要是交往就顯擺,也可以說只要遇到人,就顯擺。女的說:我老公給了我買了一個CHANEL,哎呀,這個月也才送了我兩個。是啊,其它的你老公都送給別人了啊,有啥好奇怪的。男的說:我上個月幹了72個女人。你乾的是孫猴子吧,他一變你就以為幹了一個新的,這麼說,你老婆愛上了整容啊。

所有的顯擺都為了一個目的,你看我多牛逼。真正牛逼的人,是不顯擺的,你看人家郭敬明多麼低調,如果不是有人在爆料,你根本不知道他還身懷絕技。一個人不能通過外界的認可來贏得自信,這種方式總在極度自信(在不如自己的人前),和極度自卑(在比自己好的人前)搖擺,輕則抓狂,重則抓狂神經分裂。

隨意就播音

無論是在高鐵上還是在飛機上,總有一些人看着視頻或聽着音樂不用耳機,讓在旁邊的人如坐針氈。甚至我還遇到過一個在電影院里看電影,竟然不帶耳機在看網劇,你說你浪費這電影票幹啥?坐旁邊觀眾提醒她,她還很不樂意說:電影聲音那麼大,我聲音小了什麼都聽不到。那振振有詞和不要臉的樣子,真恨不得把她嫁給金正恩。更誇張的是我有一次坐飛機,做旁邊的人竟然一直在放大悲咒,還一個勁嘟嘟囔囔地說:上天嘍。

不打擾別人是基本的禮儀,很多中國人在自己一個人的空間里找不到自己,在跟別人一起的空間里完全沒有別人。我覺得這樣的人素質簡直差到了極點,某次坐飛機,坐旁邊的一個哥們把iPad聲音開的大大的,憤怒之餘我轉頭一看,他竟然在看《財經郎眼》。我問他:你知道這個主持人是哪個大學畢業的嗎?他說:哪個?我說:北大。他說:哪又怎樣?我問他:你知道他為什麼能考上北大嗎?他說:為什麼?我說:因為他坐飛機都會戴耳機。他哦了一聲略有所思的把聲音調的更大了……

抬腳就插隊

我一個朋友曾經跟我吹噓,說不用早到機場,最多飛機臨起飛前40分鐘到,這樣不用耽擱一分鐘。我問你怎麼保證一定能趕得上呢?他非常自豪地說:我每次都插隊啊,只要跟前面的人說,不好意思我要遲到了我急着登機就可以了。我望着他那副志得意滿的樣子,特別想把我前面那個在電影院里看網劇的女孩介紹給他,不要臉的特別登對。

偶然插隊我可以理解,誰沒個意外呢,比如路上遇到個車震什麼的。但你總期望通過插隊來占別人時間,簡直就該天打五雷轟。秩序在他們眼中是別人該守的規矩,而這也正好是自己賺便宜的機會。因為大家都守規矩,自己不守,就賺了天大的便宜。

希望這樣的人,在過奈何橋的時候也要插隊:不好意思,我插個隊,我急着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