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老人去世留下二十萬 不孝兒上門爭 窮女婿卻只要了一雙布鞋

(一)

發生在多年前……….

這天,天上飄着朦朧細雨,一絲寒風時不時的吹着,整個村子被籠罩在薄薄的煙霧之中,彷彿壓得人踹不氣來。此刻,在河畔村口一間破舊的茅屋中,傳來陣陣的咳嗽聲。

“你個老不死的,整天躺在屋裡白吃白喝的”一旁的不孝兒小澤聲聲呵斥道,躺在炕上的黃國瞧了瞧小澤,咳嗽着說道:“小澤啊,爹的身子不好,不能去村口煤場里做活,等爹好一點再去”說完,黃國眼淚順着布滿皺紋的臉龐,便流了下來。

“你怎麼不去跟着你那個窮女婿過日子”小澤皺起眉頭,在屋子來來回回的走動着。聽到這裡,黃國的身子顫抖了幾下,內心滿是悔恨,“我…我……..”。

這時,屋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小琴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小琴放下了肩膀上的柴火,慢慢走到小澤身旁,悄悄說道:“小澤啊,要不咱讓爹去住隔壁村的牛棚吧”,說著小琴露出了一股邪笑。

“我怎麼就沒想到了”小澤拍了一下大腿,笑了出來。“爹……以後你就住牛棚吧,我會讓小琴每天給你送飯去,這屋子小,你也住不下”小澤說著把黃國扶了起來。

“你….你”黃國流着淚,撒開了小澤的手。嘴裏哀求道:“求求你,別把爹送去牛棚,我可以少吃點飯啊小澤”。

“不行”小澤趕忙拒絕道,轉頭向一旁的小琴招了招手。倆人便把黃國背在身上,送進了隔壁村的牛棚。

“爹…以後你就在這裡獃著”說完小澤輕輕拍打着身上的灰塵,轉身便和小琴離開了。

黃國看着小澤離去的背影,伸手重重的敲打着胸口,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他抬頭看着有些昏暗的天空,嘴裏默默的念道:“老伴,要是你還在就好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過去了一個月。這天,黃國回頭一看,小津不知何時站在了他的身後,一身樸素的衣裳,烏墨般的頭髮披散在雙肩上,神情有些憔悴,嘴角滲着一絲血。

黃國彷彿嚇了一跳,嘴唇顫抖着問道:“小津,你怎麼來了?”。突然,小津眼角濕潤了,他慢慢說道:“爹,你好傻,為什麼不來找我”。

“小津,爹不敢來找你啊,爹以前對你那樣…….我心裏過意不去”黃國說著,低下了頭,眼淚再次流了下來。“爹,都過去了,走吧,快跟我回屋,你在這兒肯定受苦了,要是小梅知道了,肯定會很心疼的”小津說著,走向前扶起了黃國。

“小津,都是爹娘對不住你,爹不該嫌你窮的,哎”說著黃國準備下跪,小津看見了,趕忙扶住了他:“別說了爹,我不怪你,我知道是小澤一直在背後蠱惑着你,你才這樣說的”。

“你的嘴怎麼了…….”黃國伸出手,輕輕撫摸着小津的嘴角。小津後退了兩步,說道:“沒事的爹,小澤說你在牛棚,我聽了生氣,便跟他打了起來”。

“算了,咱走吧爹,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小津笑了笑,便牽起黃國往村口走去……..

“爹……你來啦”,正在屋子裡忙活的小梅看見了,笑着走向前去。黃國也勉強擠出了笑容:“是啊小梅,我…….”。

“怎麼了爹”小梅看出了黃國彷彿有什麼心事,她轉頭看着小津,問道:“是不是發生啥事了?”。

小津聽後,支支吾吾的把這個事告訴了小梅。小梅一聽,氣得直跺腳:“這到底還是不是人,居然這樣對爹,我這就去找他說清楚”說完,小梅準備往屋外走去。

小津趕忙拉住了小梅:“別去…….”,一旁的黃國看見後流下了眼淚,哭着說道:“小梅啊,沒想到爹以前做了錯事,你們還不嫌棄我…..”。

“爹,我們怎麼會嫌棄你了,再怎麼樣你還是咱爹了”小梅輕輕抓住了黃國的手,笑着說得。“是啊爹,咱還是快進屋吧,外邊冷”小津說道,“小梅,快去給爹下碗面,他肯定餓了”。

(二)

黃國聽到這裡,內心感到一陣溫暖。就這樣,黃國住進了小梅的屋裡,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過去了一年。這天,黃國把小梅和小津叫到了身旁,說道:“小梅啊,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等我走了,你就把這錢拿着過日子吧,爹對不住你們”。

說完黃國把手裡的二十萬存單遞給了小梅,小梅拿在手裡,哭得泣不成聲:“不會的,爹的身子會慢慢好起來的”,黃國咳嗽了幾聲,轉頭看了看一旁的小津,說道:“小津,你過來”。

小津走過去,黃國從炕下拿出了一雙布鞋,遞給了他:“小津,你看你鞋都破了,也捨不得換,爹給你做了雙,把它換上吧”說著黃國便笑了出來。

“爹…….”此刻,小津強忍了很久的眼淚流了出來。“拿着吧….”黃國笑着笑着,眼睛慢慢閉上了,離開了人世。

就這樣,小梅給黃國舉辦了葬禮。葬禮上,小澤得知黃國留下了二十萬後,趕緊跑上門爭。幾番打鬥下來,小津也放棄了這筆錢,只要了這雙布鞋。小澤高高興興的拿着錢,看都沒看躺在棺材裏的黃國一眼,轉身便離開了。

很快,葬禮便舉辦完後。小津和小梅把黃國安葬在了家門口,每天小津路過院子時,都會停下來,陪黃國說會兒話。

後來,聽村民說,小澤和小琴拿着錢回去後,不久便把腿給摔折了,走不了路。村民看見了都說:“看來這是報應啊”。而另一邊,小津把黃國給他做的布鞋穿上腳時,卻發現有點擠,小津仔細的瞧着布鞋,才發現布鞋裡面藏了一張三十萬的存單,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其實爹怕小澤來爭,所以悄悄藏了大部分,都是留給你們的”。

小津看到這裡,一下痛哭出來,轉頭看着院子里那個墳堆,嘴裏默默念道:“爹………”。

而一旁的小梅,看了也許久說不話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GreatDail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