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的去留 習近平怎麼說?有答案了

——何清漣:王岐山去留與中共的政治困境

「王岐山 習近平 阿波羅網」的圖片搜索結果

十九大之前,王岐山的去留成為中共各派海內外角力的焦點,也成為海內外時評的關注點。無論是攻方還是守方,話都不能說透。攻方主帥郭文貴的目標近日已減少了一項,報仇已經悄悄移走,只剩下保命、保財兩項。他在8·26那篇《全面徹底解決盤古及郭文貴事件申請報告》中說自己已經“身不由己、言不由衷,整個局面已經不是我一個人所能決定和左右的了”;對習近平來說,他面臨的其實是國安系統部分高層的集體反叛,以及官員群體與貪官子弟的幸災樂禍,推風助火。

王岐山成為焦點緣於反腐積累下的怨恨

6月20日,郭文貴爆料稱,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妻子和妹妹及王岐山妻子養女在美擁有14套房產,遍及東西海岸,總值2318萬美元,其中5套由姚明珊姐妹持有。

對於一位在近幾年內主掌中共反腐事務、將無數貪官送進監獄的黨與國家領導人來說,這條消息具有極大殺傷力,這從海外中文媒體轉載次數之多可見。

以前,美國凡發生同類貪腐事件,處於輿論階段,一般是媒體出面調查後發佈調查報告,最後司法介入。在美國,房子的擁有者是誰,實在太容易調查了,交點費用,加入房地產信息網絡,按地址查,就會獲得詳細資料,包括房子歷史上的買賣情況,前任房主及現任房主,交易價格及現在的房屋市價,每一項都列得清清楚楚。但是,由於中共早就陷入“塔西陀陷阱”,不少中文網站跟風報道郭的爆料,樂見中共陷入困境。一些西方媒體最初對郭表現了興趣,如《紐約時報》等,一般會轉述各類指控,但會附上一句,多數無法得到證實。王的房產問題,《紐約時報》等並未引述。只有美國的阿波羅網站對此做了認真調查,發佈了《阿波羅網獨家調查郭文貴指控王岐山妻美國房產》,結論是無一為真。我真心希望其他媒體也能介入這種調查,證明阿波羅調查是否屬實。

英國《金融時報》遠離爆料中心美國,不久前發了篇文章,點出問題所在:“王岐山也樹敵頗多,尤其是在他主抓反腐運動的五年間,這加大了他陷入黨內激烈政治鬥爭的風險。今年早些時候,現居紐約的一位此前鮮為人知的中國億萬富翁郭文貴,在Twitter和YouTube上對王岐山及其家人發出了聳人聽聞的指控。多數指控都圍繞王岐山家族與海航集團(HNA Group)的所謂關聯。海航不透明的所有權結構已引起了海外監管機構的密切關注。海航斷然否認了郭文貴的指控,且這些指控沒有一項得到證實。但一些中國觀察人士已經開始計算王岐山在官媒上‘消失’的天數,作為他與習失和的一個潛在跡象。”(《王岐山:中國的鐵腕執行者》,《金融時報》,2017年8月3日)

《金融時報》這篇文章算是承認了一個事實,反腐讓王岐山成了官場的眾矢之的。這次郭的支持者當中有不少就是貪官親屬、甚至情人,有人的身份還被視頻公開了,

習近平的政治困局何在?

習近平的尷尬在於:他過去五年的主要政績就在於反腐,通過反腐清理了黨政軍三大系統中的潛在反對勢力,這也是批評者指責頗多的“選擇性反腐”。

在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反腐不是政府的事情,而是司法系統的事。在美國,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政界人士,如果因腐敗被法律追究,沒人能夠指責總統選擇性反腐,這是制度優勢。

但在專制國家,權力高於法律,也因此,反腐從來就是權力意志的貫徹。王岐山做為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六(接任中紀委書記時排名最後),他的職責是配合習近平的需要反腐,當然包括挑選位高權重的政治高層作為反腐目標。

對於專制國家的掌權者來說,反腐既關係政權安危,也是統治者駕馭僚屬的金馬鞭。如果不反腐,象江澤民、胡錦濤時期那樣,國家資源被蛀蟲吃空,然後將資金轉出國外,留下破舊河山與大批心懷怨憤的窮人,這叫做“不反腐亡國”。但如果全面開花地反腐,則勢必官場怨聲載道,這叫做“反腐敗亡黨”。正因為這樣,胡錦濤時期,胡本人只能約束住自己的兒女,發現社會對其子女的腐敗有指責時讓他們及時退出,不敢要求其他常委照做。於是九龍治水,各管一攤,將自家領地變成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鏈條,比如周永康的石油幫、四川幫、政法系統成了周氏王國。

當然,為了保持政府還能運作,中共當局也偶有常規性的反腐,抓點廳局級與級別更低的官員,省部級偶有個案,但政治局常委一級是從來不會觸動,這種反腐不是為了根絕腐敗,而是為了粉飾門面,讓政權的合法性油漆不至於剝落乾淨,這艘船還能行使。習近平最初宣稱反腐時,官場原以為是新君上任三把火,掃清幫派就沒事了,等這場反腐運動過後,大家該幹什麼還幹什麼,照舊吃喝玩樂收錢辦事。沒想到,“反腐永遠在路上”,兩朝皇上都認可的分贓政治就這樣廢掉了。以前那種分贓政治下,官員過得很愜意,大吃大喝是正常,生日收禮弄個幾十萬根本不是事,攢足錢後將妻子兒女往外一送,國內有點風吹草動,立刻腳底抹油,成為他國移民。如今換了皇上,就要改規矩,官員弄得不敢公然大吃大喝、不能公然索賄,還要海外追逃,這日子過得真是沒滋沒味,於是以懶政應對,對反腐當然更是一百個不滿,只是不敢公然說出來。這次郭文貴以王岐山為主要目標的“爆料”,宣稱要“為貪官報仇”,國內官員群體與海外眾多貪官家屬聽聞之後,那份歡喜之情就不用提了,展望前景,如果逼得習近平從此放棄反腐,回歸江胡時期狀態,讓中紀委再度成為聾子的耳朵——擺設,官員日進斗金,反腐機構與腐敗官員“貓鼠一家親”,樂園失而復得,豈不快哉。

國內不少自由知識分子對此高興支持,當然是因為痛恨專制,認為只要能夠打擊專制的中共,可以不擇手段。至於海外民運與維權人士也都有各種考慮,其中拿到檯面上說的當然也是要打擊中共,於是大都對聲稱不反體制、不反習、要為貪官報仇的郭文貴表示支持。反專制的口號(部分人是真實要求)就這樣與抵制反腐敗的中共內鬥奇妙地混合在一起,成為郭氏推特革命的主訴。

目前,隨着郭爆料的不可信程度越來越高,以及關於郭文貴的不利視頻越來越多,挺郭隊伍對王岐山的攻擊勢頭未減。關於王是否留任十九大,猜測仍然在繼續,外宣媒體與日本共同社都談到政治局常委那“七上八下”的規矩要改,傳言的重點立即由王家的“腐敗”轉變為王患了肝癌,無法繼續留任。一句話,就是要“清君側”,讓習近平今後斬斷臂膀,成為孤家寡人,玩不成“強人政治”。

面對這種奇詭的局勢,習近平如果以收拾官心為重,就坡下驢,讓王岐山因病告退(這台階,流言製造者已經預備好了),吸取本次教訓,今後放棄反腐敗,回到九龍治水時期,讓每一個政治局常委將自己的領地變成資源抽取水泵,國安部仍象當年一樣介入商業活動,享有超級特權,就能安撫官場;民眾方面因為食物鏈條多了若干條,沒準哪條的末端上有自家親人,比如郭文貴、劉漢這種起自草根者,多點食利機會,也就減少一點怨憤之人。總之,回到江胡時期那種“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的狀態下,“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皆大歡喜,也就不用象今天這樣官不聊生,習近平或可再做五年太平天子,象胡錦濤一樣平安下車。

但事實是:習近平沒有胡錦濤時期的經濟老本可吃了。國內實體經濟一片衰敗,他如果不反腐敗,面臨的就是外匯資產急劇流失,人民幣急劇貶值:通貨膨脹上升,金融危機隨時可能發生,最後變成中國的兄弟友國委內瑞拉今天這般模樣,屆時想平安下車都不可得。更重要的是,王岐山如果因為郭的爆料而去任,終習一朝,再也不會有第二個王岐山出來助他反腐。郭氏推特革命讓人看清了反腐者的下場:官員及其家屬人人痛恨,都想成為當年明崇禎皇帝冤殺袁崇煥時的京師百姓,爭啖一塊督帥肉。經歷了2009年以來權力鬥爭的腥風血雨,習近平感受到的是唇亡齒寒,那“千年聖君”的擁護之語難解其心頭之憂。

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中共就只能依靠利益收買來維繫黨政軍三大系統,腐敗成了維持國家機器的潤滑油,反腐敗從此成為叫好不叫座的政治表演。對習近平來說,郭文貴事件讓他看到一個難解的困局:1、統治集團內部人心離散,離散的原因竟然是不讓腐敗了。2、反腐敗沒增加中共的合法性,但加強專制卻讓社會各階層的不滿急劇上升,因而對郭文貴事件的爆料欣喜若狂,抱着“看大戲”心態。如今,王岐山去留雖然事涉過去五年習氏大政的評價,但真正的大事還在後面:就算王岐山留任,且有摩頂放踵之犧牲精神,甘願當袁督師崇煥,但面對這樣一個公然以腐敗為正當事業的統治集團,以及並不真心擁護反腐、只因腐敗機會不公而心生仇恨的廣大社會成員,這個政權當真是前路渺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