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大饑荒:周恩來的「斷油」政策榨乾了農民得以生存的油

1958年,四川的糧食喺漢口碼頭裝船運到上海去。

喺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國發生的大饑荒中,被飢餓奪去生命的約四千萬人中幾乎全是農民,城市裡,特別大城市裡,餓死人的事情則少有所聞。這種現象喺世界歷史上都是極為罕見的。中國何以會發生這樣的怪事呢?

喺那場持續了四年的大饑荒中,中國全國各地都感受到了糧食短缺的壓力。據講,連中共領袖毛澤東也曾一度停止吃肉,與民共苦。但奇怪的是,死亡的魔鬼似乎只喺農村肆虐,而城市人卻能夠逃離魔掌,餓而不死。是邊個喺城鄉之間鋪設起一條死亡隔離帶呢?許多證據顯示,這條隔離帶是一個真正的“頂層設計”。

1958年大躍進造成的惡果到1959年開始全面顯現。最突出的問題就是糧食緊張,許多省份已經有人餓死。糧油供應問題直達天庭,引起最高領導層的直接關注。

周恩來拍板農村斷油一年

據中共官方的記載,喺處理危機的過程中,中共中央從一開始就非常明確,要犧牲農村,保住城市。喺1959年5月26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採取非常措施解決當前食油供應問題的緊急措施》的通知,決定停止對農村的食油供應。

楊繼繩(《墓碑》的作者):“比如講吃油,油產生的熱量比一般的碳水化合物要高好多倍。周恩來明確表示農村停止銷售食油一年。這一年,農村一滴油都看不見,沒有。”

“油是商品,由國家供應的,由國家榨油,沒有私人油坊,都是國家的,全部供應城市。周恩來親口講,壓農村保城市。(農村)一年沒有供應油啊!”

為保城市,中央鐵腕調糧

到了1960年,饑荒繼續發展,農村地區已經有數以千萬計的農民餓死。中國大城市的糧食儲備也發生了危機,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存糧只能夠維持幾天。中共中央不斷接到各地告急的緊急報告。喺這種情況下,高層秘密決定:寧肯犧牲農村,也要保住城市。

1960年5月2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調運糧食的緊急指示》。之後,周恩來、鄧小平和李先念接連給四川省委打電話,要求佢們為了全國大局做出局部犧牲,火速調集糧食,運往三大城市。

其實,當時天府之國四川的許多地方已經斷糧,餓死了很多人。重災區溫江的地委書記宋文彬對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講,已經餓死了那麼多人,再往外面調糧,四川會再出大亂子。李井泉反問宋文彬,“亂子已經出了,是先保京津滬,保成都,還是先保你溫江?”

楊繼繩:“(上面)當然知道(四川)沒糧食,所以先至講全局和局部嘛!當時有個講法,講喺四川山村餓死一個人和北京街頭餓死一個人,影響哪個大?後來演變為‘寧可四川人餓死人,不可北京餓死人’。開始講的是,喺北京餓死人的政治影響比喺四川山村餓死人的影響要大,要從全局考慮。這話講了,是鄧小平講的。”

四川當時已是無糧可調的局面,省委只能夠決定調集“死角糧”,就是從四川東北部啲交通極不方便的地區往外調糧。李井泉知道,繼續調糧將意味着四川還要有成千上萬的農民因此而被餓死。

可驚的政治考量

四川喺大饑荒期間餓死了一千萬人,為全國各省之冠。四川省委內部許多幹部對李井泉多有怨言,向中央要求追究李井泉的責任。但是,中國現代史專家丁抒喺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講,鄧小平執意保護李井泉。

丁抒(美國明尼蘇達州諾曼代爾社區學院教授):“喺1962年1月中央工作會議上,四川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明朗寫了封匿名信給中央,控告李井泉,講四川餓死了很多人,李井泉有責任。這封匿名信被中央收到以後就開始要李井泉喺四川組的小會上檢查。李井泉被迫檢查,而且喺檢查的時候還哭了,掉了眼淚,但是四川的幹部對佢的檢查不滿意,因為四川餓死人實喺太多了。鄧小平兩次到四川去為佢開脫,講該檢討的都檢討了,就是那麼多問題。四川出的問題中央也有責任,然後講停止追查李井泉的個人責任,保護李井泉過了關。”

力保李井泉的可不只是鄧小平一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主要領導人都不僅要保李井泉,而且還非常感激佢喺中央最困難的時候所提供的幫助。周恩來就講過,“四川糧食調多了,責任喺國務院。我是總理,責任喺我。”朱德喺四川地委書記以上幹部會議上講:“井泉同志檢討兩次了,差不多了。四川的問題中央有責任。”毛澤東喺“七千人大會”上帶着讚揚的口吻批評李井泉是“只有大公,沒有小我。”

中央是承擔了責任,但僅僅是口頭上的。對於四川餓死一千萬人,全國餓死近四千萬人這樣重大的政治災難,沒有任何一名中央領導人受到追究。喺中共領導人的政治天平上,為保證京津滬等大城市不餓死一個人,即便搭上千萬條農民的性命也喺所不惜。難怪丁抒、楊繼繩等專家喺談到這個政治考量的時候都覺得太冷酷、太可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