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抱着孩子「襲警」 喺美國會被擊斃嗎?

佛羅里達警察因公殉職,葬禮上當地小學生舉牌支持(圖片來源:David McNew/*

Images)

據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官方微博通報,9月1日松江公安分局交警支隊警察帶領輔警喺九杜路淶坊路附近開展違法停車整治時,遭一名違停女性車主暴力阻撓,警察喺控制該女子過程中未顧及其手中懷抱兒童的安全,致使女子與兒童倒地。目前,警方已將該女子與兒童送醫檢查。此事發生後,松江警方高度重視,涉事警察當即被停止執行職務並接受警務督察部門調查。

“講女子襲警,喺美國會被槍斃的,你們是覺得中國的警察都特別嬌貴嗎?”媒體人鄒超認為,襲警是指用暴力手段對正喺執行警務的人警察察進行突然人身攻擊。

從視頻中看,女的只是推搡了幾下,警方根本沒有使用暴力制服對方的迫切性,更何況女的手上還抱着孩子。喺美國警方根本不會這樣對待手無寸鐵的婦女和兒童(不然請舉出反例),如果喺美國發生這樣的事,受害者會獲得政府的巨額賠償。

有小孩喺場,警察該怎麼執法?

針對上海“絆摔抱娃女子涉事警察被停職調查”事件,美國華裔法律學者、長島律師kevin喺微博發文分析,喺孩子面前對父母進行執法,可能會給孩子造成精神創傷,留下終身陰影。

因此美國司法部喺涉及上述逮捕時,為了保護父母和孩子的尊嚴,將可能給孩子帶來的潛喺精神損傷減至最低,要求警察必須遵循:

避免用武器指着孩子(Avoid pointing a weapon at a child)

避免當著孩子的面給父母戴手銬(Avoid cuffing the parents in front of their children)

喺逮捕父母時,要落實臨時照顧孩子的人。(Ensure someone will look after the child once the parent is taken away)

美國警察執法規定如此之細,相信出乎不少國人意外。通常,喺中國媒體上,經常出現“美國某州警察射殺路人引起抗議(圖)……”之類的新聞,中國民眾對美國警察的印象,多來自此類新聞。

喺中國發生警民衝突的時候,往往有人評論講,“這要喺美國早就給斃了。”那實際情況係唔係如此呢?事實上,美國警方針對犯罪嫌疑人,有一整套嚴格依法的處理流程,“早給斃了”這種事情,發生概率並不高。

蓋洛普民調(2016年10月)發現,76%的美國民眾表示,對當地警察懷有崇高的敬意,比去年同期上漲了12個百分點。

不管如何,六七成的美國民眾對警察持有崇高敬意,看來和我們喺簡體中文傳媒上看到的情況很不一樣。關於美國警察的報道,國內媒體多集中於種族歧視、不當執法、虐待等方面。

不過,美國警察雖然有較高的滿意度,並唔係講美國警察都很有個體魅力或者該群體的職業素養有多高,而是美國有一整套逐步完善的讓警察不得不保持克制的涉警法律法規。

影視劇中,一手持警官證,一手持槍往往是美國警察的標配,喺面對嫌疑人時,掏槍的情況並不多,但一定會首先會出示證件,亮明身份。

如果喺紐約,警方如果要盤查“嫌疑人”,一是要出示證件亮明身份,二是如果確定了盤查對象無任何嫌疑,則要給其一張卡片,上面寫明警察的名字、工號、被攔住盤查的原因,甚至包括對警察進行投訴的渠道和方式。

喺美國,警察對嫌疑人出示警官證之後,隨後就是實施抓捕了。警察執法時所採取的行動暴力程度是有着嚴格規範和流程的。你的反抗越劇烈,警察的行為就越暴力。但無論如何,暴力的限度就是讓目標停止反抗,執行警察的指令,同時防止目標掏槍造成傷亡。

以美國有些州的警察武力使用規定為例,程度從低到高,警察可以根據被執法對象的行為選擇的武力包括:

顯示權威:高喊“我是警察”、大聲命令嫌疑人、掏出警械或武器,甚至拔槍指着嫌疑人;

肢體接觸:用手抓住嫌疑人的手腕或肩膀、用手銬將其銬住;

肢體攻擊:用格鬥技巧扣住嫌疑人的脖子、將嫌疑人摁倒喺地、用拳頭或肘部擊打嫌疑人身體;

物理攻擊:使用非致命性的警械制服嫌疑人,比如用辣椒水噴霧器或警棍、泰瑟槍攻擊嫌疑人的面部等;

致命攻擊:使用致命性武器向嫌疑人開火,比如用手槍或霰彈槍對準嫌疑人射擊。

這個規則的核心,就是無論嫌疑人是否真的已經犯罪,或者不管講犯下的罪行輕重,只看你是否違抗了現場警察的處置,以及對警察、對其佢周邊的人的威脅程度高低,警察就有權決定使用乜嘢程度的武力來解決問題。

講美國警察動輒開槍,可能是刻意的誤解

防止警察暴力執法,又能喺衝突中還警察清白,如何做到?近年美國嘗試為街頭執法的警察,配戴小型攝像機。加州的小城裡亞托(Rialto)市於2012年2月開始試點,結果鼓舞人心。一年時間內,投訴警察次數,下降88%;警察使用暴力次數,下降60%。警察喺行動時,被要求告訴對方,你已經開始被錄像。此時此刻,警察變得文明,市民變得禮貌。

2014年12月,紐約市長宣布,紐約市將加速步伐,為所有街頭執法的警察配備攝像機。市長認為,攝像機不僅可以從根本上增強警民魚水關係,而且可以佐證警察的清白。紐約警察局長布拉頓講,紐約已經為20000名警察配備了攝像機。

那些指責美國警方動輒掏槍的某些中國媒體,往往刻意忽視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背景:喺美國,持槍是受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的基本公民權利,任何沒有重罪記錄的成年美國公民以及美國綠卡持有者,均可以持槍。由於聯邦沒有對槍械等級做出規定,通常依據各州的管理細則執行。

喺美國大多數州,只要通過“即時犯罪前科系統”檢查沒有問題的人,可以立即買槍且不需要註冊登記,也沒有數量限制。換句話講,政府也不知道邊個有槍,有幾條槍。喺槍支法律較嚴的州(如加州、紐約州等)需要考槍牌,有等待期,數量限制等。美國50個州中有48個州允許隱匿持槍。通常,槍支攜帶也沒有乜嘢地域規定。

明白這個背景,我們就知道,美國警察喺面對犯罪嫌疑人的時候,其職業風險是非常高的。也就是講,美國警察喺大街上面對的犯罪嫌疑人,很可能有槍。那麼警察喺巡邏或者發生可疑情況是,持警官證及持槍,一方面表明身份,一方面保護現場其佢人,同時也是保護自己。假如美國的民眾不被允許持槍(這其實並不符合美國的立國原則,純假設),那麼警察拿警棍就夠用了。

所以,那些講“喺美國早就斃了”的中國評論員,有意忽視了這個背景。假如民眾沒有槍,警察完全沒有理由使用過度暴力去制止犯罪或者中止犯罪。如果犯罪嫌疑人沒有任何抵抗行為或者沒有抵抗能力(比如一個人對五個人執法者),那麼過度暴力更不應該發生。尤其是,吃飽飯去機場接個人就飛來橫禍這種情況,更是天方夜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西洋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