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震驚世人!中國的四大風水事件

風水,喺中國流傳已久,也被視為象徵吉兆的風向球。而風水界中更有一句警言:“你不動我,我不動你。”

古人十分了解這幾個字的分量,據講清朝的乾隆皇上想喺風景秀美的北京城海淀造大園子,有人講這萬壽山下有個古墓,埋着明朝某個王妃,動不得。

原因在於:一係由祖宗入關後的遺訓,講係前朝墓地的一草一木都應保護,因為旗人入關時,係從李自成手裡得的天下,跟前朝沒那麼大的仇恨。二係稱這妃子當年可唔係善主,她的墓動不得。

乾隆似信非信,直到墓門被挖開,乾隆親到現場一看,門裡面刻着八個大字:“你不動我,我不動你。”乾隆立即知道其中的分量,趕忙命人把土都蓋返去,並喺萬壽山上蓋一大廟鎮住這不冥的鬼魂,這就係佛香閣的來歷。

而近代喺中國出現的四大風水事件,更係令人感到驚奇。

挖了鎮水神獸四川果然出事

2013年年初,喺成都市最中心的天府廣場,修建四川大劇院的工地上,一尊神秘的石獸驚天出世,引起不細的轟動。經多位考古專家考察,其製作年代大致距今2000年。

據講,1973年的時候就發現它了,當時沒有挖出來,就地繼續埋着,終未躲過無堅不摧的開發商講嘢的年代。鎮水神獸造型極萌,局部飾捲雲圖案,當時好多人講李冰的鎮水神獸挖不得,但官方講係迷信,咩鎮水神獸,洗洗乾淨就搬到金沙遺址博物館去了,可以看到神獸身體的一側還曾被鑿擊。

據《蜀王本紀》、《華陽國志・蜀志》等史料記載,秦朝的蜀守李冰喺修建都江堰時,命人打制五頭石犀作為鎮水石神。神獸被精確地以不同方式擺放喺不同位置,構成“神獸風水陣”,壓制水精。

犀牛,傳講中有分水的功能,李冰修都江堰,以分水疏導為主,岷江被一分為二。江里石犀也喺另外空間幫忙分流。

自古以來,神獸一直係影響風水的重要元素,下至大戶人家的鎮宅石獅,上至皇宮內的各種瑞獸,以及各類古建築的瓦當、屋檐,無處不見風水神獸的身影。

挖了神獸會怎樣?不到半年,就有了應驗,此時,成都人大呼快把神獸放返去,因為十多年沒見過洪水的地方,全淹了!

2013年7月8日以來的連續強降雨,導致中國四川省90萬人受災,都江堰7月10日發生大面積山體坍塌及土石流,213國道三號大橋已經被淹沒成了堰塞湖。成都懷遠鎮定江大橋、浦江縣西來鎮臨溪河上的“翻水橋”等,那些曾經挺過汶川地震考驗的大橋,喺暴雨中相繼垮塌。

據統計,四川省境內十多座大橋喺同一天垮掉,尤以廣漢境內寶成線鐵路橋被衝垮、兩節車廂掉進河裡為最險。據四川省民政廳報告,強降雨致該省雅安、德陽、綿陽、廣元、成都等九市(自治州),四十個縣(區、市)90.7萬人受災,6.2萬人緊急轉移安置;四百餘間房屋倒塌,5.8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41.2千公頃,其中絕收7.1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人民幣33.5億元。

四川多座城市遭遇水淹的同時,成都也同樣陷入了暴雨圍城的境地。成都氣象台公布,10日8時至18時成都市區出現暴雨天氣,其中暴雨點十四個,大暴雨點十一個,暴雨中心位於人民公園,十細時降雨201.4毫米。

網友不斷上傳成都各處淹水的畫面。有網友拍下成都中心區域錦江望江公園三官堂段,照片中河水幾乎要漫上河岸,水面離三官堂附近的河心半島不到30厘米;微博一張“成都九眼橋下穿隧道”的圖片顯示,隧道口已成澤國,兩輛黑色細轎車被水淹到只露出車頂。

上海高架橋下的“龍柱”

四川官方有膽挖神獸,上海政府卻乖乖的立上了高架橋唯一的“龍柱”。多數上海人及的士司機,都知道上海的這根“龍柱”,支撐着上海最重要的東西向與南北向高架橋中心點。

90年代中,上海進行高架橋工程。1999年,當工程進行到關鍵的東西高架路(延安路高架)與南北高架路交叉連接的接口時,作為高架路主柱的基礎地樁怎麼也打不落去。

翻閱上海地質數據,上海屬長江三角洲沖積平原,並無過分複雜的地層狀況。參與工程的市政設計院、上海城建設計院設計,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調集技術力量攻關,一而再,再而三,地樁就係打不下。工程暫時停頓,一種講法喺私下裡悄悄傳開:會不會係風水龍脈方面的問題?要唔好請位風水先生或道士法師來睇吓呢?

這種講法出現,立即受到工程技術專家的反彈:這簡直係對技術專家的嘲弄!喺科學空前發達的今天,人類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攬月,碰上一個工程難點就求神拜佛,豈唔係對封建迷信低頭?

於是從新抖擻,廣邀各路技術精英,彙集到這一接口上啃硬骨頭。領導親自坐鎮,必須要將主柱的地樁打落去,保證整個工期不被延誤。精英彙集,各顯本能之後,打不進的地樁依然打不進!就係勉強打進一部分,卻遠遠不符合設計的標準和工程的要求。這一下問題變的嚴重起來了,揾不到問題的癥結,主柱築不起來,南北、東西高架路就無法連接,整個工程也不可能按期完竣。

事關當時上海市委書記黃菊的政績前程,彙報到黃菊嗰度,實喺沒辦法了,黃菊經過一番暗訪,親自去請上海某寺廟的一位高僧(有講係上海玉佛寺老方丈真禪大師,也有講係龍華寺高僧)。高僧來到工地細細察看後,閉目合掌,久久不語。

過後,高僧告訴黃菊:那下面壓着一條大鱷魚精(也有講係上海的龍脈的龍頭所喺),大鋼鑽正好鑽喺鱷魚背上,所以鑽不動。黃菊急問:“點算呢?”住持告訴黃菊:“除非作法事移動鱷魚。”黃菊求住持幫幫忙。開始住持堅決不答應,講後果嚴重。結果架不住黃菊反覆苦苦哀求,住持動了凡心,法師焚香禱念,一一行事,連做七天法事,鱷魚獸被解開咒符逃走,事畢叮囑某時某刻後即可打樁,然後一去不返。

邊個知如此這般之後,地樁竟然順利打了落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設計標準,南北、東西高架嚴絲合縫。立交橋中心的大柱子毫不費勁的立喺地面。黃菊興高采烈的提着禮物去感謝高僧。住持面容憔悴的求黃菊答應佢一件事,講自己放跑了鱷魚,犯了天條,幾天後會死去,佢死後,求黃菊一定要喺那根大柱刻上九條龍形(鱷魚)。這樣或許還能挽回一點損失,黃菊答應了。幾天後高僧就死了。

現喺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係喺接口處地樁上澆築的巨大的七根圓型支柱周身,圍上了白鋼形成一個大柱,並裝上了龍型紋飾,實際係九條張牙舞爪的龍形,當地人稱“龍柱”,有人講係作為對佑助打樁成功的神明靈物的祈敬,也有講係因為要包上龍,先至能確保柱子不會倒下,不會壞了大和尚作法的布置,此事只傳數個領導和工程負責人,並再三吩咐密而不宣,所以外人無從獲知詳情。

這個故事喺上海流傳好耐,曾有該工程某技術負責人喺報上闢謠講,全無此事,龍型的紋飾純為市容美觀而裝置的。但邊個也不信這位元工程技術負責人的講明,原因若純粹係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個支柱,無一例外都顯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東西高架路相接處下一柱妝以龍紋,並且係銀底金紋的龍紋。這也係上海政府不得不留下的風水靈異的鐵證。

有些地區出現了突兀的雕刻花紋,那都係有意義的。例如,上海的高架橋就出現了一個擁有龍型紋飾的“龍柱”。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北京鳥巢讓位北頂娘娘廟

有好讓地的,也有堅決不走的“釘子戶”。鳥巢邊上有一座北頂娘娘廟,原規劃為拆遷建築,2007年卻成了北京市的文物保護對象,該因“娘娘”喺北京市政府面前作法,充分展現了強拆後“大惡果”,令官場一班人驚魂不已。“水立方”(國家游泳中心)開工後,拆廟也開始了。2004年8月27日下午三點鐘,幾個工人剛剛拆掉北頂娘娘廟兩扇廟門後,鳥巢附近就刮來了一陣罕見的龍捲風。

據《北京紀事》報導,一股旋轉的黑色風柱喺半空中席捲了整個“水立方”(國家游泳中心)工地,風柱有七、八米高,三、四米粗,旋風夾着黃沙將工地圍欄的鐵皮捲起十幾米高,把剛剛建好可抗七級風力的臨時建築物幾乎全部摧毀,整個建設工地夷為平地,現場陷入癱瘓狀態。當即就有44名工人受傷,2人死亡。

據氣象專家稱喺北京的氣象資料中,沒有過“塵捲風”的記載。儘管狂飆將整個體育場建設工地夷為平地,但位於“龍捲風”襲擊區內的北頂娘娘廟卻完好無損,大家都覺得非常神奇,也感到害驚,所有人都開始犯嘀咕,有許多人驚真嘅冒犯了神仙,趕緊離開了“水立方”工地不幹了。拆遷工作似乎仍喺繼續。

但係第二天,一個更離奇的消息從水立方傳來:喺水立方的施工現場,挖掘到一個巨大的洞穴,幾名工人好奇地悄悄地往裡面探了探,發現裏面竟然全係活蛇!施工立即停止了,就喺停工的這一天,鳥巢和水立方晚上發生了不明原因的停電,大家喺停電時眺望遠方,發現北頂娘娘廟裡卻燈火通明,如同有萬盞電燈那樣,但係實際情況係娘娘廟那兒根本就沒有電燈。

總工程師連夜召集大家開會研究,又根據風水專家建議,當局最終決定“保留這座具有文物價值的明朝娘娘廟,並撥款重新修復”,為此,“鳥巢”喺原規劃的基礎上“被迫”向北移了100米。當局對外稱之為奧運文物保護的舉措,還專門請海外記者參觀。雖然耗費了不少財力物力,但係後來的施工卻比較順利,就係講,今天看到了奧運鳥巢和水立方這兩座體育場並唔係喺最初決定的地方,而係喺冥冥中的指示下向北移了100餘米。

北京5號地鐵改線

北京有傳講,北新橋有一口“鎖龍井”,井底下就有一個海眼。何謂海眼?顧名思義,海眼就係滄海的眼睛。大地上有一個孔像係一眼井,深不可測,水聲潺潺,據講一直通到海底去了,這就係大海伸到陸地上的眼睛。

傳講老龍王想水淹北京城,被劉伯溫降服用大鐵鏈子鎖喺了這口井裡。劉伯溫留下話,等橋舊了就放老龍王出來。可人們並沒有喺這兒修橋,而係喺這口井上蓋了一座岳王廟,還把這地方取名叫“北新橋”,這下橋舊不了了,所以老龍王就被永遠的鎮喺了井裡。

這口井就喺北新橋十字路口的東北角。早前喺北新橋十字路口東北角的一間舊廟被改成的花店,裏面就真有一口井,據講就係當年的“鎖龍井”。現喺,嗰度已蓋起了大華百貨商場,蓋商場時工人們把這口井給填埋了。井裡的鐵鏈子係不能動的,否則北京城就會被水淹。

據講日本侵華時,曾強迫老百姓拉過井裡的鐵鏈子,那鐵鏈子沒完沒了就係拉不到頭。拉着拉着井下開始往上翻滾黑水,伴着轟隆隆的水聲傳來腥臭的味道。日本兵也嚇壞了,趕緊把鐵鏈子放回井裡蓋上井蓋再也不敢動了。後來文革期間,紅衛兵也曾拉過一次,結果也係沒拉成,最後害驚了。

這口井的位置應該就喺地鐵5號線附近,喺修建北京地鐵5號線的時候,北京曾傳,為了避開一口古井地鐵改線的消息。日本人和紅衛兵的真實經歷,還係讓北京政府沒敢冒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