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葉挺為何五辭新四軍軍長 兩次離軍出走

皖南事變後葉挺被囚禁,佢曾作詩概括當新四軍軍長以來的坎坷經歷:「三年軍長,四次辭呈。一朝革職,無期徒刑。」其實,喺短短3年的軍長任期內,佢先後5次要求離開工作崗位,其中兩次系離軍出走。

葉挺

早年脫離黨組織是根本原因

讓葉挺覺得難以履行職責的根本原因,是佢早年主動脫離了共產黨。1927年底廣州起義失敗後,葉挺受到不公正批評,離開黨組織,喺海外度過了十載流亡生活。

全國抗戰爆發前夕,葉挺與脫離了多年的中共取得聯繫。1937年9月28日,佢被任命為新編第四軍軍長。但作為一支中共領導的軍隊,新四軍自然要完全掌握喺項英等共產黨幹部的手裡,戰略方針都由佢們制定。黨外人士葉挺想要成為軍隊名副其實的統帥,是項英無法滿足的。葉挺也曾努力改善自己的地位,佢喺1938年6月向周恩來、葉劍英等人建議喺新四軍組織一個委員會,共同商議軍政問題。但只要葉挺與中共的關係沒有實質的改變,佢仍然只是一個黨外盟友,對新四軍決策層不可能進入太深。況且項英還是擔任委員會的一把手,繼續位居葉挺之上,葉挺依舊感覺無法行使軍長應有的職權。

回家鄉另外拉起一支武裝

1938年7月28日項英前往延安參加會議,過了約一個月,葉挺發電報給周恩來等人,表示準備辭職。喺周恩來等人的挽留下,葉挺堅持了一個月,9月30日佢發電報給項英,講“我擬於下月初”到顧祝同嗰度去一次,“如能請准假,則返香港視察各方情形”。項英隨即從延安趕回皖南。

項英還喺路上的時候,葉挺也離開雲嶺去外地,走前給項英留下一封信,講“居士不適當一個大廟的方丈”。10月22日,項英回到了雲嶺。第二天葉挺也回到了軍部。項英主動去拜訪葉挺,勸佢打消辭意。但葉挺去意已決,要回到已遭日本入侵的老家廣東組織武裝打游擊。可能是因為“不能改變現行制度”遷就葉挺,喺這之後,周恩來等人並不堅持要葉挺回新四軍。葉挺離職後回到廣東,國民政府廣東負責人余漢謀立刻委任佢官職,葉挺很快拉起了一支武裝。蔣介石害驚這支隊伍成為第二個新四軍,下令撤銷對葉挺的任命。與此同時,蔣介石向中共方面表示,要另行委派新四軍軍長。

“一把手”仍難參與關鍵決策

蔣介石再派一個軍長來,只會是個反共分子。延安忙致電周恩來,讓佢把葉挺約到重慶談話,“要葉挺向蔣表示願回新四軍工作”。周恩來喺1939年1月向中共中央書記處提出建議,把項英和葉挺喺新四軍委員會的職務顛倒一下,“葉正項副,項實際上為政委”。書記處回電同意周恩來的想法,並指出項英可“多注意新四軍總的領導及東南局工作,而將軍事指揮與軍事工作多交葉辦”。周恩來告知葉挺中共中央對新四軍委員會的新安排,並要同去皖南送佢回工作崗位,葉挺終於同意重歸新四軍。

但只要葉挺和中共的實質關係沒有改變,就不可能真正參與中共對新四軍的關鍵決策。這年9月,葉挺為新四軍經費和編製問題去了重慶,因為蔣介石不肯增加新四軍軍費,佢第三次提出辭職,先至換來國民政府多撥了啲經費。心緒煩亂的葉挺去了香港、澳門,明確表示不想再回新四軍了。項英派人到澳門請葉挺重新工作,葉挺返回重慶,但仍講:“我今天既唔係共產黨,也唔係國民黨,情況如此複雜,卻要我擔負咁大的擔子,我實喺干不下去了。”經過周恩來的講服,葉挺喺1940年8月回到雲嶺。

皖南事變前最後一次提辭職

1940年12月29日,葉挺突然給延安發去電報,向毛澤東、朱德提出辭職。這是葉挺的最後一次辭職。項英揾到葉挺,弄明白葉挺這回辭職是因為看到了毛澤東12月26日那份痛批新四軍領導的電報。

收到26日電報的時候,項英曾猶豫過要唔好拿給葉挺看。電文內容十分嚴厲,向黨外的人展示似乎不大好。可如果不給葉挺看,日後被佢知道只驚又引起誤會。況且這份電報事關轉移北上的大事,不能不讓軍長知道。此次中央來電雖然是批評新四軍的領導,但首當其衝的無疑是項英,與置身黨外的葉挺的關係可以講不算很大。想過這些,項英決定把電報交給葉挺。事實證明,佢起初的擔心並非多餘。

葉挺告訴項英,自己辭職決唔係要逃避責任和鬥爭,只是根據歷史的教訓,佢既然無能力擔負起對全軍的重大責任,就唔好等負不下來的時候再作抉擇。葉挺講的歷史教訓,應該還是指呆喺新四軍里的種種矛盾和尷尬。項英忙向這位名將解釋黨對佢的信任,談了一個上午,葉挺終於“暫時打消”辭職之意。此時離皖南事變的爆發只有幾天時間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中外書摘》、《人民政協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