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廖祖笙:習近平先生 有人喺反你!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五十四份借據

習近平先生,你的家裡同樣也有老人,你也同樣有一個女兒,你應該不難想像到我懷有的係怎樣的悲憤。我本係一家之主,為了我年邁的母親和年幼的女兒能有一口飯吃,我喺年過半百之後,還不得不漂泊喺外給人打工,可即使係這樣,那些反你的人,也還要把我當作一顆棋子來再次啟用。如此這般將我一家老細逼上絕路,擺明了就係要我再困守於書房,又不得不再度無盡向你哀哀呼告。這分明係喺對你打臉,係喺變着法子反你啊。

習近平先生,我已經久未喺網上撰文了。樹欲靜而風不止,此後我不得不喺悲憤中重新提筆,又要不時象徵性地向你借一分錢吃飯了。我喺向你哀哀呼告的同時,也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你:政變未停止,政變喺繼續,體制內部肯定有人喺陰毒地反你。這些反你的人,喺不放過任何一個可利用的棋子,希望你能對此加以警惕。

幾年前,喺你上任之後,我為生活所迫,顛沛流離供職於一些北方城市,其間我年邁的岳母和母親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我所喺單位的老總喺“見中央領導”後,我的月薪隨之由一萬元人民幣驟減為五千元人民幣,同時怪事也迭出,我因此被逼回了家鄉福建泰寧。家鄉等待我的,係明顯帶有凌辱性質的監控探頭高懸,係家旁的樹木一係被砍得光禿禿,一係就被整棵伐去······

為免一再舉債度日,我於數月前供職於福州晉安區的一家企業,喺該企業擔任副總經理,老總對我的工作一直讚不絕口,可後來明顯係受到了某種沉重的壓力,我不得不剛乾滿一個月,就知趣地走人。之後我又供職於福州鼓樓區的一家企業,要到9月6日,喺這家企業才幹滿兩個月,可今晚我卻被單位領導揾去談話,領導明言已經有人來單位劇烈施壓了,單位因不可抗的因素,不得不歉疚地要我聽日辦理離職手續。

我的內心為此溢滿了悲憤和悲涼。以我的能力,我喺任何一座城市,都不難揾到我諗要的工作,可這隻看不見的黑手,卻總係能一次又一次地將我的飯碗給打掉。不僅如此,而且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中國的多個省區,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我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百度······這喺本質上,和喺不見血地虐殺一個作家,全無分別。

習近平先生,你的家裡同樣也有老人,你也同樣有一個女兒,你應該不難想像到我懷有的係怎樣的悲憤。我本係一家之主,為了我年邁的母親和年幼的女兒能有一口飯吃,我喺年過半百之後,還不得不漂泊喺外給人打工,可即使係這樣,那些反你的人,也還要把我當作一顆棋子來再次啟用。如此這般將我一家老細逼上絕路,擺明了就係要我再困守於書房,又不得不再度無盡向你哀哀呼告。這分明係喺對你打臉,係喺變着法子反你啊。

習近平先生,邊個喺這般陰毒地反你,你應該讓人去查查。順藤摸瓜查落去,你該也不難揪出幕後操縱的位高權重者。這個或這伙衣冠禽獸,對你一定係居心叵測,你務必要對其嚴加提防。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8月31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2017年8月31日寫於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喺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4064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係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喺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喺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先至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365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喺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喺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