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請告訴女兒 三觀不合的人不能嫁

“好的婚姻,係精神上的門當戶對。”

女孩L,大學四年,戀愛兩年半。

畢業一年後,和男友開始談婚論嫁。男友家喺一個省會城市,據講家裡經濟條件不錯,而L家喺細縣城,爸爸媽媽都係普通工人。

講到訂婚,L平日沉默寡言的爸爸建議,一定要去男孩家裡細住幾天,睇吓男孩和家人的相處狀態。還講爸爸媽媽不會替她的婚姻做主,只會提出自己的意見。

男友家一百六十多平的房子,喺嗰个省會城市,至少也價值細三百萬,四室兩廳,生二胎、三代同住也沒問題。

但待了一天,L就感覺唔對路:四五十平米的客廳,窗帘上打着補掩;男友從幼兒園到細學的課本、試卷,擺了半個房間;用了十幾年的粥鍋,鍋蓋壞了,纏幾根花花綠綠的繩子繼續用。

幾個人坐喺一起聊天,男友的媽媽,張口閉口就係過去如何如何。而對於一切自己不曾接觸的新事物,比如微信,比如手機照相,比如微波爐,總係一句話:我哪兒學得會!

L跟男友講:“你耐心把佢們教會,就不用老替佢們操作了吧?”男朋友的態度係隨佢們去。

看着男友對爸爸媽媽言聽計從,L突然想到,戀愛幾年來,對於專業之外的事情,男友也係從不關心的。

讓L做出分手決定的,係一件很細的事——某次去廚房,男友的媽媽竟然拿着自己老公破洞的內褲擦廚房灶台!

L當時覺得心裏很堵。她自己家雖然並不富裕,但整潔衛生係必須的,穿的用的也喺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體面些。之前男友經常把襪子隨意扔到茶几上、飯桌上,L講過好多次都沒有效果。

這件事讓她揾到了問題的根源——原生家庭養成的習慣,唔係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啊。

因為內褲擦灶台這事,L很認真地和男朋友談,因為佢們倆結婚的話,和公婆免不了會住喺一起,所以生活習慣挺重要的。結果,男朋友來了一句:“內衣也係洗乾淨的,沒你們縣城的人講究多。”

一句話,讓她寒了心——

一旦走入婚姻,可驚的並唔係同公婆如何如何,夾喺中間的老公如何處理媳婦和親媽之間的磨擦,先至係日子幸福與否的關鍵。

一個朋友,結婚紀念日領了離婚證。聊起原因,她想了半天,竟然沒有一個理由擔得起離婚。

她努力想,最後講:“也許係三觀不合吧。”

比如她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戀愛時老公還能偶爾陪她;但婚後她提起來去電影院,老公總講喺家下載來看就行了。

比如,她喜歡一家人每周至少一次外出吃飯,老公總倡導勤儉節約,覺得太浪費錢。

不管返學時還係工作後,每年她都喺工作之外給自己定一個細目標,比如學烘焙、考駕照、學插花、練習簡筆畫等,每個都學得像模像樣。

而男友畢業後基本停止了成長。自己不成長,還覺得老婆瞎折騰,直到前些日子被迫下崗。

倒係喺外人看來極不對等的H夫婦,卻過成了夫妻典範。

H父母都係醫生,典型的中產家庭。H老公出身偏遠地區的農民家庭,家境一般。

第一次去男友家,H係和爸爸媽媽一起去的——她有自己的主見,也明白父母的閱歷有自己抵達不了的地方。此行需要先坐飛機、後倒汽車再坐農用三輪車,佢們一行四人下了汽車後,臨時得知三輪車壞喺了路上。

男友不急不躁,直接打電話給家裡,講笑地跟父親講啟動預備方案。因為村裡路不好走,車子也多破舊,壞掉的事時有發生,為防萬一,男友一家早早和另一個鄰居講好,如果訂好的車壞了,就暫時租用佢們家的。

站喺大太陽底下等第二輛車來時,體會着這曲折的“婆家路”,H並沒有信心把這段愛情走落去。

喺老公家的村莊,准婆婆家的房子係最好的;和村裡人聊天,得知准公婆係佢們村第一個把孩子送到縣城讀書的、第一個裝有線電視的、家裡藏書最多的……

那次,喺老公家的細村,H和父母一住就係半個月。那係個重男輕女的地方,公婆卻總一起做飯,飯後准公公也會一起收拾碗筷。

兩位老人最遠只去過縣城,但和H父母聊起來,雖然有點緊張卻無絲毫諂媚。H和男友拿着iPad打遊戲,准公公還很感興趣,主動讓倆孩子有空了教佢和老伴打遊戲。

有次吃飯,公公端着湯,不細心踉蹌一下,湯撒了。婆婆的第一反應係起身,關切地問了句:“沒燙着吧?我再做一個去。”咁有愛的畫面,很多家庭里都看不到,這種情況下,女方大半係責罵另一半不細心、笨手笨腳。

回家路上,H的爸爸跟她講:

“如果你喜歡,就嫁吧。你們會窮一時,但不會窮太久。佢們家考慮周祥,沒有因為車壞掉而耽誤行程;佢們喺村裡能把日子過喺前頭,換到城市裡也不會差,缺的只係環境。

佢們家庭和睦,對待我們不卑不亢,雖然見的世面不多,但格局不細。佢們不抵觸未見過的領域,這種對新鮮事物的熱情,和你的習慣很像,這先至係你們日後和睦相處的根本。”

爸爸這些話,就係精神上門當戶對的最好解釋吧?

事實上,H和老公的細日子,婚後確實係芝麻開花節節高。雖然老公出身農村,但上進、思變,剛結婚時和老婆住喺老丈人家,也不覺得寄人籬下。升職、買了自己的大房子以後,也從不覺得自己有多牛逼,更沒有鳳凰男那種翻身以後的嘚瑟。

戀愛時,女孩很容易被“對自己好”迷惑,卻忽視了堅強勇敢和有擔當對一個男人來講係特別重要的品格。

躲過下雨送傘、下車接站這類“細恩細惠”,多觀察佢遇到變故時如何處理事情,先至能越過熱戀的荷爾蒙,揾到值得相伴一生的伴侶。

更別覺得“結婚了就好了”、“有孩子了就好了”,當生活遭遇重大變故,極少數人或許會改變,但尋常日子裏更多的係瑣碎細事,這些細事並不足以改變一個人的生活習慣或生存觀念。

沒有哪個積極上進的人,婚後甘願日子一成不變;也極少見到追求安逸生活的人,婚後能為了老婆孩子像打雞血一般承擔起責任。基本上,Ta婚前係咩樣子,婚後就係咩樣子。

待伴侶按自己的期望改變,係婚姻爭吵的最根本來源。

我聽講過的最簡單粗暴的分手故事係這樣的:

過年時,女孩因為父親生病,給老家打了兩萬塊錢返去;

男孩老家呢,覺得女孩出嫁後就係外人,娘家的事能少管就少管;

當時佢們倆正計劃買房,看到女孩的匯款條,男孩講了句:“很快就要還貸款了,錢能省點就省點吧。”

從這句話里,理智的女孩看到了婚後的一連串戰爭:男友的老家重男輕女思想嚴重,不可能改變“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的觀念;大男子主義的佢,一直表示以後家裡的錢要由佢管理;公婆的思想更係“男人為天”,女人要低眉順眼。

思前想後,她直接提出了分手,因為“三觀不合”,無法愉快生活。

第一次聽到這個事,我也廿多歲,感情至上,覺得女孩有點大題細作。

十幾年過去,回頭想這個故事,真心佩服女孩的明智:三觀不合,喺一起的磕磕絆絆遲早會把曾經的愛情消磨掉,爭吵註定成為常態。而那些三觀一致的伴侶,無論婚後係貧係富,總能因為目標和方向一致,把生活過得充滿歡聲笑語。

所以,如果我有一個女兒,一定讓她明白這些——

你喜歡去西餐廳,佢喜歡擼串,沒關係。但如果佢非講你裝,這就關係大了。

你喜歡到美髮沙龍做頭髮,佢喜歡街邊的5元剃頭攤兒,沒關係。但如果佢非講你太奢侈,再詆毀一下你長得不漂亮,那就關係大了。

你喜歡運動,佢喜歡宅,沒關係。但如果佢非講你去健身房都係錢多燒的,那就關係大了。

精神上的門當戶對,並唔係講你們對生活和工作的要求完全一樣,而係懂得尊重和欣賞對方。

不然當激情褪去,日子平淡成一地雞毛時,聊個天都雞同鴨講,你眼中的生活就係佢眼中的浪費,動不動演繹成一場夫妻大戰,日子過得還有咩意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自由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