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忌:國歌法變如「不配合強姦罪」

這種惡法比起以往的《國旗法》更加侵害香港人的基本人權——喺《國旗法》之下,香港人至多失去了塗污與焚燒五星旗的自由,但政府無權強迫我要向這面旗敬禮,討厭五星旗者可以閉起自己眼睛,或對此視而不見;但如今這條《國歌法》卻有如「不配合強姦罪」,當市民被《義勇軍進行曲》強姦耳朵時,不但規定市民不許反抗,更強制你如不配合「肅立」,或對強姦過程的舉止不夠「莊重」,或拒絕面向強姦你視覺的中共五星旗,就可能因而犯了刑事罪行,一如拒絕向納粹敬禮而成為政治犯。

喺荒謬事情多得很的中國,曾有傳一女子被強姦時反抗,而被控“不配合強姦罪”;如今中國人大審議所謂《國歌法》,親共人士建議一如以往《國旗法》般以《基本法》附件三引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曾諮詢律政司長袁國強,指特區政府須透過本地立法去把《國歌法》引入香港。然而自梁游DQ案後,人大釋法再次輸打贏要,事後“解釋”條文坐時光機為法例加入追溯力,這條《國歌法》將成為香港自開埠以來最荒謬的法律,去剝奪市民的人身自由。

這條“國歌惡法”不但禁止改歌詞,甚至規定“不得採取損害國歌尊嚴,影響國家形象奏唱形式”,從政府對六位議員DQ案、而犯相同錯誤的親政府人士卻可過關的雙重標準,已可肯定到時執法只會選擇來針對民主派人士,而對親共人士的行為視若無睹——你支持港獨一定是故意,而佢“愛國愛港”因此必然是無心之失;可是更侵犯個人自由的,是規定“奏唱國歌時,喺場人士應當肅立,舉止莊重,應當面向國旗”——亦即只要當局奏起國歌,你就必須停止一切事情而站立,當然不能開口,更必須保持政府眼中屬“嚴肅”與“莊重”的姿勢與表情,否則就會犯了刑事罪行。

這種惡法比起以往的《國旗法》更加侵害香港人的基本人權——喺《國旗法》之下,香港人至多失去了塗污與焚燒五星旗的自由,但政府無權強迫我要向這面旗敬禮,討厭五星旗者可以閉起自己眼睛,或對此視而不見;但如今這條《國歌法》卻有如“不配合強姦罪”,當市民被《義勇軍進行曲》強姦耳朵時,不但規定市民不許反抗,更強制你如不配合“肅立”,或對強姦過程的舉止不夠“莊重”,或拒絕面向強姦你視覺的中共五星旗,就可能因而犯了刑事罪行,一如拒絕向納粹敬禮而成為政治犯,或因拒絕配合而必須絕跡於公眾場合。

近十幾年特區政府不斷喺市民的日常生活當中,如新聞節目前強迫人聽中國國歌,試想想如嚴格執行,食肆酒樓直播電視節目,電視一播中國國歌,則全場所有人必須站立停止一切動作。即使以周浩鼎喺電台所聲稱的版本為例——即電視播放不屬“公開場合”好了,那麼有人喺現場突然隨音樂高歌一曲,又是否令現場變成公開場合呢?喺場食客是否因此要立即起立呢?這種事一日來幾次,是否極度擾民,以至減低香港的生產力以至令香港競爭力降低呢?

惡法之毒不下於23條

又例如,有人以震耳欲聾的音量播放中國國歌,那麼我喺現場掩耳拒絕收聽,又是否犯了法?別人喺你面前揮舞五星旗,我有權閉起自己的眼皮,去拒絕視覺污染;反之雙手塞耳保護聽覺,又或者轉身離開現場,這些灰色地帶之多,對市民生活影響之廣,以至對人權的侵犯,根本是無止境的;中國版本的法律,把由奏唱到改歌,把所有形式“奏唱”都納入監管;至於乜嘢叫做“肅立”,乜嘢叫做“舉止莊重”,乜嘢叫做“損害國歌尊嚴”,全部是中國單方面講了算。

中國人大隻要好似DQ議員的案例般,事後創作出一個新的解釋,把這個解釋設為有追溯力,那麼一如梁頌恆與游蕙禎的上訴許可申請般,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明:“案例指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力是廣泛而不受限制”、“試問如釋法列明宣誓要求,法庭怎能忽視”;亦因此只要香港引進中國的《國歌法》,佢日人大要藉《國歌法》,專門針對異己時,只要一個“釋法”,又可以令香港一切的人權法律,以至《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全部變成為一堆廢紙;只要先強姦你聽佢的國歌,再強姦你舉止“不莊重”,再強姦你“損害國歌尊嚴”,即可先告到你入監獄,再令你喺打官司過程破產,這種惡法之毒,不下於《基本法》23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