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伊利亞提: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成立是毛澤東御批的

——維吾爾自治區又開始禁書

這又是一次要大規模修改維吾爾歷史的前兆;這次修改、編造的目標似乎是1933年在喀什噶爾成立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和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歷史,特別是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歷史。因為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是在當時也是中共老大哥的蘇俄援助下成立的,後來又有毛澤東御批的「三區革命是中國革命之一部分」的說法;這,一直讓中共如鯁在喉,吞不下去、吐不出來。

資料圖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地區一家中學的學生在上課。(AFP)

小時候讀歷史書,被中國歷史上錚錚鐵骨歷史學家的獻身精神所感動;比如,記錄“崔杼弒其君”的三兄弟,春秋戰國藺相如迫使“秦王擊缶”的歷史典故,司馬遷受宮刑而奮筆疾書《史記》的故事等等。

然而,人過中年後,再回過頭來反思這些中國歷史典故,反思中國歷史,反思被中共‘自古嚮往統一’的維吾爾歷史,以及自懂事、開始讀書以來,自己所經歷的中共統治這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有一種被這些歷史典故愚弄的感覺。

為什麼其他國家、民族的歷史學記錄中,沒有出現因為記錄“弒君”,而三兄弟接連被殺的現象?為什麼其他國家、民族的歷史學記錄中,沒有如藺相如一樣的義士迫使史家記錄偽歷史的典故;為什麼其他國家、民族的歷史紀錄中,沒有因為受了宮刑而奮筆疾書記錄歷史的歷史學家的記錄?

首先,這說明了一個問題,在中國,記錄真實歷史的史學家是要承擔相當嚴重的後果,是要冒殺頭危險的!

其次,說明中國歷史中存在虛構和編造的偽歷史;存在在強權威逼下、在蠻橫霸道者的脅迫下違背歷史真實而記錄下的假歷史!這種製造偽歷史的強權,不僅存在於春秋戰國、漢唐宋明至清的過去,而且現在還在繼續!

這種偽造歷史,篡改、編造歷史的歪風,也直接影響到了維吾爾人及其歷史。

維吾爾人的歷史、維吾爾自治區的歷史,也在中國政府的威逼利誘下被編造的面目全非;不說遠的,就說自上個世紀至今的近代歷史,也都被中共前後不一的塗抹、修改、編造的面目全非,成了一筆糊塗賬。

偽造歷史的結果,維吾爾人堅決不相信中國政府、或帶有中國背景任何人編寫的有關維吾爾人的任何歷史;而中共呢,也為了推行其編造的偽歷史,為了讓維吾爾人接受中國版的維吾爾歷史,而費盡心機卻不得其道;最後,中共乾脆就繼續秦始皇的“焚書坑儒”——焚書、禁書,迫害屠殺維吾爾知識分子,特別是研究歷史、書寫歷史的維吾爾知識分子。

最近,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又一次下命令,要求自治區範圍內各大書店必須下架全部維吾爾文的文學、歷史書籍!

無疑,這又是一次要大規模修改維吾爾歷史的前兆;這次修改、編造的目標似乎是1933年在喀什噶爾成立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和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歷史,特別是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歷史。

因為在伊犁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是在當時也是中共老大哥的蘇俄援助下成立的,後來又有毛澤東御批的“三區革命是中國革命之一部分”的說法;這,一直讓中共如鯁在喉,吞不下去、吐不出來。

實際上,維吾爾文書籍的收繳,幾年前就在自治區一些地區開始了;但這次的下架是全面的;下架的書籍包括了維吾爾人以為是民族敗類的,毛澤東的忠實追隨者,唯一曾但過任自治區主席、區黨委書記、軍區司令員的賽福鼎·艾則孜的回憶錄,歷史小說等等。

我以為這次收繳、禁書之目的在於修改、禁止1944年伊犁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歷史的原因,就在於收繳包括賽福鼎·艾則孜的回憶錄、歷史小說。

因為,賽福鼎的三卷本回憶錄主要就是記錄那一段歷史的;而賽福鼎本人作為毛澤東的忠實追隨者,也應該是習近平崇拜的毛澤東及其父一樣的紅色老一輩!如其父般賽福鼎的書被禁,只能說明書的內容讓現在的執政者不舒服,需要修改、潤色!

其實,上世紀至今的維吾爾人歷史,尤其是中共當政以來的這半個世紀,可以說是沒有專業的維吾爾歷史學家出現過;原因,當然是因為處於中國統治下,歷史學家的風險太大,尤其是要當一個維吾爾人的歷史學家,付出太多,多數時候是要搭上生命的!

近代維吾爾歷史,尤其是自1949年共產黨統治以來出現的幾個大名鼎鼎的歷史學家,都是半路出家的維吾爾歷史學家;大名鼎鼎也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著作標新立異、有新發現而轟動世界;而是因為中共的禁書政策,是他們突然進入維吾爾歷史的宏偉篇章,成為維吾爾人的民族英雄,得以青史留名。

1980年代,之前以詩人被維吾爾人所知的吐爾貢·阿勒瑪斯(Turghun Almas),就因為寫了《維吾爾人》、《匈奴簡史》、《維吾爾古代文學》等三本有關維吾爾人歷史的書,而突然書被大肆批判,人也被隔離審查。

當維吾爾人聽說圖爾貢·阿勒瑪斯的書被禁,包括本人,立即就開始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哪裡能買到該書;當時的烏魯木齊,一時因為維吾爾人企圖以各種渠道買到圖爾貢·阿勒瑪斯的三本禁書,而出現了洛陽紙貴的現象。

最後,我本人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通過一位當時在石河子任教的美國朋友搞到了一本《維吾爾人》,圖爾貢·阿勒瑪斯的其他倆本書,我也是很久之後才找到的。

圖爾貢·阿勒瑪斯的三本書,嚴格地說,是一位業餘歷史愛好者,在‘文化革命’蹲監獄、被隔離審查期間,利用中國史學典籍和其他國內外史學研究新成果而撰寫的歷史學術書籍,也不是沒有缺陷;這,本來完全可以以學術研討、辯論形式,進行學術爭論、辯駁;但共產黨政府卻選擇了禁書,使作者一下子就成為了維吾爾人的民族英雄;而且,還是一些本沒有打算讀那三本書的人,突然興趣大增!無意中,共產黨不僅替圖爾貢·阿勒瑪斯做了廣告,而且還在維吾爾大眾中普及了維吾爾歷史知識。

中國政府在維吾爾自治區長期實施的審查、禁書政策的結果,使維吾爾知識分子,主要是維吾爾歷史學家,不僅寫書時膽戰心驚,而且書出版後還時時擔心那一天因為內容而闖禍、大禍臨頭!

乾脆,為自身安全,專業的維吾爾歷史學家,或半路出家維吾爾歷史學家;一是避開近代歷史題目,寫一些不着邊際的著作;二是找漢人史學家合著歷史著作,替他人做嫁衣裳;三是寫歷史小說,拐彎抹角戲說維吾爾歷史。

這也帶來了問題,維吾爾民眾把歷史小說當歷史學習、普及!這又讓中共政權惴惴不安、心神不寧了!這不,共產黨又開始“焚書坑儒”了,戲說歷史也不行了!但是現代世界,信息傳播渠道之廣泛、速度之快、範圍之廣,能禁得了嗎?

賽福鼎的書可以在自治區下架,但網上還可以找到,中文、維吾爾文都有!印刷版國內國外到處都是,很多維吾爾人家裡肯定也都有;不可能挨家挨戶搜查查禁,就是挨家挨戶搜查,也不一定能完全禁得了!

穆罕默德·伊敏的《東突厥斯坦歷史》,自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第一次在克什米爾出版發行以來,儘管在中國境內從未出版過,但問一下稍有歷史知識的維吾爾人,有哪一個沒有讀過默罕默德·伊敏的《東突厥斯坦歷史》?!

過去篡改歷史,只要“焚書坑儒”就可以基本實現統治者的意願;但現在,知識的傳播不再僅僅依賴印刷技術;書只要寫出來了,出版了;那就註定了是要流傳、延續的;禁止,只會加快那本書的流通,是更多人感興趣!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