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震駭於眼睛結構 達爾文自己都不相信進化論

達爾文喺佢的《物種起源》第六章「理論的難題」有一段關於「極其完美和複雜的器官」的描述,佢直言不諱地寫道:「眼睛有調節焦距、允許不同採光量和糾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無與倫比的設計。我坦白地承認,認為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講似乎是最荒謬可笑的。」喺《物種起源》發表以後,佢坦白講:「到目前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駭。」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喺1859年問世,這個學講建立喺達爾文個人利用歸納、類比手段,大膽提出的主觀想像和推測。這個沒有科學依據的學講竟然喺全球風靡了一百多年。現代生物學已經證實,有益的疊加突變產生物種的機率幾乎是零。喺不斷揭示的史前文明確鑿的事實以及理性的思辯面前,進化論早已千瘡百孔。

人基於這樣一個錯誤的學講而形成的觀念和行為,對於人來講是災難性的。它禁錮了人的思想,敗壞了人的道德,破壞了人的生存環境,使人喪失了對神的正信和對宇宙的敬畏。達爾文自己十分清楚進化論是一個漏洞百出的假設。喺佢的《物種起源》第六章“理論的難題”有一段關於“極其完美和複雜的器官”的描述,佢直言不諱地寫道:“眼睛有調節焦距、允許不同採光量和糾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無與倫比的設計。我坦白地承認,認為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講似乎是最荒謬可笑的。”喺《物種起源》發表以後,佢坦白講:“到目前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駭。”

眼睛(結構示意圖)是從無數連續的、微小的突變而來?(圖片來源:網絡)

其實何止是眼睛呢,大腦、心臟、消化系統、神經系統、生殖系統等無不極其精密、複雜,同樣是不能用自然選擇來解釋的。達爾文明確地講:“如果有人能證明,任何現有的複雜器官,不可能是從無數連續的、微小的突變而來,我的學講就得完全瓦解了。”其實粗陋脆弱的進化論喺其建立之初喺理論上就已經瓦解。

細胞(結構示意圖)是從無數連續的、微小的突變而來?(圖片來源:網絡)

而進化論排神的觀點,就不只是理論偏頗的問題,而是危害人類的邪講了。歷史上有不少偉大的科學家一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如牛頓、開普勒、麥克斯韋、法拉第等等,佢們中有些是開創現代科學先河的科學家。愛因斯坦也唔係一個無神論者。歷史上那些偉大的神跡,千百年來人類那些偉大的智者對神的虔誠的信仰,難道唔抵得現代人深思嗎?

進化論從一開始就面臨著生命起源、化石證據、中間環節、自然選擇等許許多多無法證實的難題,而今天的考古發現卻用事實不斷否定着進化論的理論基礎及其基本假設。達爾文發表《物種起源》之初就是戰戰兢兢的,佢非常清楚自己的論證漏洞百出。而佢對眼睛結構的震駭,已經註定了進化論的荒謬。

牛頓講:“喺沒有物質的地方有乜嘢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點解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乜嘢?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唔係宇宙間有一位造物主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有的神面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每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