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蘇聯紅軍在中國東北奸搶燒殺 罪惡遠甚於日本軍 圖片

——蘇聯軍隊在東北罪惡滔天 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蘇聯紅軍的犯罪活動,隨着他們佔領了中國東北全境之後愈演愈烈。美國戰略指揮部分部(OSS)主任哈爾·賴斯(Hal Leith)目擊瀋陽蘇軍暴行後,有如下的記錄:「俄國人對中國人實施搶劫和強姦。女人直接在公共汽車站,火車站,有時就在大街上被紅軍強暴。有傳言說,地方政府被要求每晚給蘇軍司令部提供一定數量的婦女。結果,女性被迫削髮,塗臉和束胸以免受辱。」

1945年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滿洲(東北地區)以及北朝鮮,展開粉碎日本關東軍的軍事行動,同時也在中國東北和華北部分地區、朝鮮部分地區犯下嚴重罪行。

俄羅斯哥薩克拉里薩·阿納托利耶夫娜(ЛарисыАнатольевны),1945年曾在中國滿洲居住,她曾親眼目睹蘇軍在中國東北的一幕一幕暴行。最近,她決定打破沉默,投書俄羅斯《祖國與信仰》(“ОтечествоиВера”)雜誌,忿然寫道:“1945年羅科索夫斯基元帥(此處為俄文原作者筆誤,應為華西列夫斯基元帥)指揮的蘇聯紅軍,開進了中國滿洲地區。但是對這些“解放者”在中國的累累罪行,我們至今三緘其口。那些罪孽在身的蘇聯紅軍老戰士們,至今還躲在獎章和勳章的光環之後不做懺悔,他們面對胸前的獎章難道問心無愧嗎?今天,俄羅斯沒人敢於承認1945年他們在中國東北的所作所為!面對痛心疾首的歷史,俄羅斯人選擇了沉默,似乎紅軍官兵們全都名副其實地為祖國而戰了。可他們對中國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呢?被他們凌辱過的那些中國女孩子呢?別忘了,她們要麼自刎而死,要麼從懸崖上投河,就因為她們不堪忍辱!根據我的調查,普通蘇軍士兵搶劫中國的商鋪,整箱地把財物帶回蘇聯。而軍官卻是整個集裝箱地往回發運贓物——而就是他們,卻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解放”中國東北而去的。還有,那些反抗搶掠的中國人遭到蘇聯紅軍士兵的打殺,不親眼所見,簡直難以置信!”

1945年8月8日莫斯科時間下午17時,蘇聯人民外交委員莫洛托夫召見日本駐蘇聯大使佐藤尚武,向他遞交了蘇聯政府對日宣戰書,至此,此前簽訂的蘇日友好條約失效作廢。一周之後,蘇聯紅軍集結強大兵力,在遠東地區發起迅猛攻勢,突破庫頁島(俄羅斯稱薩哈林島)的日本關東軍防線,而後,再突入被日軍佔領的中國滿洲和朝鮮地區連續作戰,使的蘇聯邊界以南大部分地區很快落入蘇聯紅軍之手。

在紅軍和日軍激烈戰鬥的地區,有大量平民傷亡。據記載,有相當一部分是日本在華的移民,即所謂滿蒙開拓團成員是在毫無預先警告的情況下,被蘇軍的炮火所吞沒,慘狀難以形容。“你要是遇見滿洲人,他們二話不說就會把你搶個精光。可要是遇到蘇聯紅軍那可就太可怕了,他們直接就把日本人殺死,而且是為了殺人而殺人!我見到很多被刺刀戳穿的屍體,堆積如山······”(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第30頁)

1945年8月14日,蘇聯紅軍坦克縱隊駛進滿洲一個火車站,當時,正有1200名日本難民在列車上等待駛離。他們看到紅軍的坦克極為害怕,遂委派淺野去和蘇軍談判。淺野高舉雙手向蘇軍第一輛坦克走去,突然,坦克上的機關槍噴出一道火舌,他被子彈射穿了身體,倒血泊里。接着,蘇軍坦克便對列車逐車廂地掃射和開炮,結果有大約1000餘名日本平民被殺,還有一些人不堪紅軍的侮辱當場自絕身亡。(摘自《日本的拘禁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蘇聯的勞改》第一部,第30頁).

根據日本的統計,統計有11000餘名日本平民,在蘇聯紅軍進攻中國滿洲的時遇害。隨後,還有不計其數的日本人,在蘇軍士兵對滿洲諸城的燒殺搶掠的暴行中死於非命。日本駐瀋陽大使寫道:“瀋陽城內聚集日本僑民約50萬之眾,欲前往難民營。其中有人為徒步行走上千公里而來,多數人虛弱疲憊,衣不蔽體。他們的物品盡數遭掠,有時晝間毫無食物供應。”(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第31頁).

蘇聯紅軍沒有理會8月15日日本天皇發佈的投降書,對中國滿洲的進攻一直沒有停歇,他們繼續對已經放下武器的日本人和平民實施武力攻擊。8月20日上午,蘇軍海軍陸戰隊空降被日本佔領的庫頁島港口城市霍姆斯克(日稱真岡),那裡聚集着18000名日本人,準備疏散去北海道。蘇聯紅軍對他們實施了大屠殺,當場1000餘人被擊斃,其餘的人逃亡附近的山中躲藏。22日,蘇軍航空兵又轟炸了南庫頁島的一座火車站,準備等車疏散的幾百日本難民被炸死炸傷。目擊者稱,當時車站的中央建築上飄揚着一面巨大的白旗,旗上畫著紅十字。適時,小笠原丸等三艘日本艦船正滿載日本難民駛離庫頁島,也遭到蘇軍飛機的空中掃射,計有1708人遇難。

蘇軍佔領庫頁島全境之後,不僅在該島,而且還在日本的北方四島,開始大規模驅逐日本人,甚至當地原著民,僅僅留下43000朝鮮勞工為他們做苦力。這些朝鮮勞工全部是1920-1945年間,被日軍強迫徵到庫頁島修建工事的,朝鮮民工的生活和工作條件極為惡劣。蘇軍來後強迫他們繼續做苦工,所有條件均無任何改善。

一位日本關東軍軍官在其回憶錄中,也記錄了紅軍的暴行。他是在中國吉林率部投降蘇聯紅軍的。他寫道:“我親眼看見,屋子的房門之外,數十名蘇聯紅軍排成一列長隊,等候進屋強姦裏面的中國和日本女人。我後來帶領一些士兵來到吉林郊區的丘陵地帶,一個穿着軍服的日本女人向我們邊喊便跑過來。她氣喘吁吁地說:士兵們,救命啊,俄國人來了!說完她就鑽進我們一群人里,躲了起來。片刻,跑來一個紅軍士兵,手裡端着衝鋒槍。他跑到跟前,抓住那個日本姑娘,用手隔着衣服摸了一下她的胸部,確認她是女人之後,揪住她就走。他怕我們追上來,就邊走邊向空中開槍。日本女人踉踉蹌蹌地跟着紅軍士兵朝前走,一邊回頭瞪着我們。我至今還記得她得眼光。”(摘自《日本的拘禁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蘇聯的勞改》第二部,第68頁).

除此之外,蘇聯紅軍在遠東還有很多尚未被清算的罪行。比如,在中國滿洲、庫頁島和北方四島向蘇軍投降的日軍總數超過60萬人。其中絕大部分戰俘被送往蘇聯的古拉格群島(勞改營)做苦役。20世紀30年代日蘇軍事衝突中被俘的日軍戰俘和一些朝鮮勞工,也同時被關進勞改營做苦役。直到1956年,部分倖存者得以遣返回國,其餘戰俘均死於蘇聯勞改營內。國際社會曾經指出,這是蘇聯當局對1945年《波斯坦宣言》的粗暴踐踏,是蘇聯國家的犯罪行為,理應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和法律的公正審判。(摘自馬克·亞力《八月風暴——日蘇在太平洋戰爭中的殘局:日本焦點》)

據記載,蘇聯紅軍的犯罪活動,隨着他們佔領了中國東北全境之後愈演愈烈。美國戰略指揮部分部(OSS)主任哈爾·賴斯(Hal Leith)目擊瀋陽蘇軍暴行後,有如下的記錄:“俄國人對中國人實施搶劫和強姦。女人直接在公共汽車站,火車站,有時就在大街上被紅軍強暴。有傳言說,地方政府被要求每晚給蘇軍司令部提供一定數量的婦女。結果,女性被迫削髮,塗臉和束胸以免受辱。”

哈爾·賴斯還說,蘇聯紅軍不僅僅對日本人,還對中國人搶掠和殺戮,他親眼所見,有些士兵的手腕子上帶着好幾塊手錶。據他的統計,佔領瀋陽的蘇聯紅軍中,僅有十分之一算是“好人”,因為他們沒有參加搶劫和強姦。

駐南京的美國武官回憶說:“紅軍士兵踹開老百姓的家門,除了傢具搶走一切,然後有軍用卡車開來,再拉走傢具。蘇軍軍官對他們的部下搶劫和強姦視而不見,有時甚至參與其中。”

在美國中情局的公開的一份檔案顯示,蘇軍駐瀋陽司令部,拒絕承認紅軍士兵搶劫了瀋陽的德國貿易代表處,他們在受到指責之後顯得很無奈,便以極低的價格買走了代表處的房產和傢具。美國目擊者日記顯示,蘇聯紅軍士兵還奉命在瀋陽大街上隨意抓捕中國人(有時也逮捕日本人、德國人等)押往蘇聯做苦工,一些工廠的設備和資源被拆卸裝車,運往蘇聯。

蘇聯紅軍的暴行除遍及中國東北之外,他們還在河北平泉縣城欠下血債。紅軍士兵把當地的中國警察和士兵投入監獄,不發給食物,直至將他們全部餓死。他們挨家挨戶搶劫,掠走了農民家的耕牛。目擊者稱:“蘇聯士兵搶走了當地人的手錶等貴重物品,並且開槍殺害反抗搶劫的中國老百姓。紅軍士兵瘋狂地四處尋找村裡的女人,尋歡作樂,還強迫村裡的小夥子幫他們尋找,兩個村民拒絕合作,立即遭到槍殺。”(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34-35頁).

鑒於蘇聯紅軍在中國境內的犯罪行為,中國老百姓奪取了旅順港海軍基地武器倉庫,開始持槍自衛。(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35頁).中共還對蘇聯紅軍的嚴重罪行向蘇聯提出了抗議。中共東北局在給聯共(布)領導人的信中指出:“紅軍的行為絕非無產階級軍隊之作為,其中包括強姦和掠奪農民的餘糧。”信中還敦促蘇聯:“建立軍人紀律委員會,以此預防紅軍違犯軍紀和開展廣泛的宣傳活動,以便還信任於中國人民,他們現在確實對蘇聯士兵感到恐懼。”(斯大林,《冷戰與中國的分割》檔案之謎,3)

在中國的瀋陽他們也是一樣,在佔領瀋陽城半年之後,蘇軍洗劫了972座工廠,他們甚至還破壞了瀋陽的供水系統、排水系統和供暖系統。美國航空機械師羅伯特·希克在蘇軍撤離瀋陽半年後來到了這裡,他看到了一座滿目瘡痍的瀋陽城,他回憶說:“俄國人搶空了這座城市,蘇聯紅軍留給中國人的僅僅是市中心的一座頭頂坦克的蘇軍烈士紀念碑。”(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34-35頁)

在清算蘇軍暴行的時候,日本人的證詞也有價值。一位日本工程師在接受美國《時代周刊》的採訪的時候,對記者說,鞍山鋼鐵廠距瀋陽大約60英里,蘇聯軍人衝進這家工廠,洗劫了這座工廠大約80%的設備,其中包括,冶煉設備、礦石研磨設備、化工設備、卡車和機車車頭。這些被蘇軍稱為戰利品的掠奪物資,用鐵路運往大連,再輾轉運往蘇聯。(時代周刊,國外新聞,被掠奪的城市,1946年3月11日)

蘇聯紅軍佔領北朝鮮之後,也犯下了在中國東北同樣的罪行,掀起了新一波的搶掠和強姦暴行。“蘇軍在松島從銀行搶走了800萬朝元,還倉庫里拉走60000多磅的人蔘。蘇聯紅軍士兵為了紀念‘到此一游’,還搶走幾乎該城所有市民的手錶。(摘自《我們在朝鮮所為不佳?好吧,且看紅軍做得如何》,第59頁,新聞周刊,1945年9月24日)”

一位前往平壤尋訪失蹤盟軍的奧地利人,記錄了他目睹的暴行:“身佩湯姆森衝鋒槍的俄國人,向空中放了幾槍,然後衝進了房子,把婦女拉了出來,她們大多數都是年輕女人。俄國人把她們連同傢具和搶來的其他物品,裝在卡車裡拉回了軍營。翌日,那些被蹂躪婦女就被拋在了馬路上。我還看見,俄國人走進農民家的菜園子,摘走了所有的蔬菜,全然不顧那家農民已經快餓死了,就指望賣菜糊口呢。可是,俄國人吃東西從來不付錢,至少我沒有看見他們付錢。朝鮮人告訴我,蘇聯紅軍搶走了他們的家畜、蔬菜,從沒有付過一分錢。”(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144-145頁)

在朝鮮,蘇軍還強迫投降的日軍和德國工程師,幫助他們一起拆除朝鮮工廠和電站設備,之後將那些設備裝車運往蘇聯境內。比如,位於朝鮮境內的“日本鋼鐵公司”遭到蘇軍搶劫,爐子、化學製品、電話機都飛風捲殘雲一般被掠,甚至連桌椅板凳都被搶走了。還有,日本紡織品公司的被搶得只剩下一座空樓,就連朝鮮鐵路急迫需求的50%以上的庫存煤都被拉到蘇聯去了。

根據美國研究人員的估算,蘇軍出兵中國滿洲期間,直接給中國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9億5000萬美元。而搶劫朝鮮的設備、原材料和糧食儲備所造成的損失達到10億美元。(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里》,35頁,145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