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別讓講嘢習慣削弱了你的氣勢!要被別人重視 請把「有禮又有力」的用語學起來

ShutterStock

少用自我貶損語言

對那些新進入有禮又有力、正面迎擊世界的人來講,使用自我貶損語言係一個大問題。有自我貶損意味的字句,會削弱正向氣勢,也會破壞你想表現有力的企圖。如果連你都瞧不起自己講的話,別人會更容易如此看待你的話。

如果你也係會使用自我貶損語言的人,你要趕緊打破這個壞習慣,否則,你永遠無法喺正面迎擊情境中,真正暢快地駕馭局勢。下面即係自我貶損語言的問題所喺,必須留心注意。

帶有不確定性的字句詞彙

我諗、我希望、或許、一點、細細的、可能——這些都係自我貶損語言。我喺研討會中用下面這句話當作例子:“我希望這場研討會或許還可以給你一點點有價值的資訊。”這係咩意思啊?我要相信,還係唔好相信?這到底係咪有價值的資訊?我當然要相信!下面係一個沒有使用自我貶損語言、比較好的講法:“我相信你們都認為這些資訊很有價值。”

有一位看起來很精明、位居高層的參加者告訴我講:“我不知道我這樣講對不對,不過這就係我自己的一點睇法......”但係你這樣講,讓我也不知道對不對了。

我還聽過有一名業務代表對潛喺顧客講:“那麼我諗我會去做的。”那你到底會不會去做?佢也會講:“我希望你可以看一下整個方案。”我也希望可以,但我唔好!現喺來比較一下包含自我貶損語言的句子和修改過後的句子。

我讀網

自我貶損語言的負面影響

有一名業務人員想要賣給我智慧型手機。

佢這樣講:“這個相機功能還算有點方便,應該係可以拍得比較好。”我心裏想:“到底係方不方便?真嘅可以讓我拍出比較好的照片嗎?”像這樣對自己講出的話都無法確定的人,我可不想聽佢的建議。

“我諗”和“我知道”

過度使用“我諗”,其實也帶有自我貶損意味與不確定性。如果你確實知道某件事時,千萬別講:“我諗............”我兒子有一次問我佢可唔可以到朋友家玩。我回答佢講:“我諗可以吧。”佢回我講:“媽,你到底係只想,還係講我可以?”我又回答講:“我講你可以。”那我剛剛為咩不直接講可以呢?現喺我知道了。

“對唔住,我無法道歉。”

我們常常沒事就講:“對唔住。”有一位藥廠業務代表對醫師講:“對唔住,今天打擾到你。我看你很忙。”

她沒注意到自己講了這樣的話,直到醫師問她為咩覺得打擾了佢,先至恍然大悟。佢還講:“你沒有咩值得講的事要告訴我嗎?”她也覺得奇怪,為咩自己去拜訪這位醫師,卻都沒有花時間好好和佢談話。

除非符合下列條件,否則唔好隨便講:“對唔住。”

•真心想向人道歉。

•某件事發生,而這件事需要承擔道歉的責任在於你。比方你潑水潑到別人,或係絆倒別人,當然應該道歉。

含自我貶損意味的正面迎擊開場白

唔好用道歉或係優柔寡斷的字句,來當做正面迎擊時的開場白。我鼓勵大家要有禮,但係有禮不代表要貶低自己的問題點或係要求。如果正面迎擊時,第一句就先講出:“我痛恨要講出這件事,我真嘅很不想講這件事。”對方可能會想:“那你幹嘛講?”

果斷的開場白,卻配上優柔寡斷的結尾

沒人想讓正面迎擊的結尾有氣無力。但我卻一而再,再而三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原本係一個再有禮又有力不過的句子,結果被句尾一句“我不知道”、“嗯,你覺得如何呢?”破壞殆盡。這種游移不定的語氣,會大大削弱句子的力量。

虛字贅言

虛字贅言唔係有禮又有力的人喺正面迎擊時該用的語言。過度使用虛字贅言,像係嗯嗯……啊啊……讓人不想注意都不行。你有聽過一場演講或係簡報,演講者或係簡報者不斷重複虛字贅言,像係“嗯、噢、這個、嗰个、好嗎、之類的、可以嗎?”這種充滿虛字贅言的演講簡報,讓聽眾喺聽講時痛苦不堪。巴不得有人馬上把這個演講者從講台上拉落去。

偶爾用到“好”,一般不會引起注意。但如果過度重複某些字詞,用來填滿講嘢停頓的空隙時,聽講者就容易分心。大家會開始注意那些虛字贅言,而比較沒有留心到演講內容。

你可以運用一個細訣竅,測試自己係否不知不覺中也用了這些虛字贅言。當你喺語音信箱留言後,播放出來聽睇吓自己的留言內容。有多用虛字贅言嗎?必要時,你可以重新錄音。這係一個簡單快速的方式,可以用來檢視自己的講嘢習慣。多加利用這個功能。

用“你”而唔係“我”開頭的句子

如果你喺溝通時用“你”來當開場白,係讓別人感覺你有攻擊性,而非有禮又有力的最大原因。然而,不用“你”,而用“我”為開頭的句子,會讓你的話聽起來好太多。偶爾因為需要描述對方的行為,非得用“你”當開頭不可,比如講:“你比規定時間晚了兩個細時先至回來。”否則,都用“我”來當開頭。

大聲念出表7-3里的例句,聽聽其中的差異。哇!多大的差異啊!現喺回頭睇吓自己。確認用“我”,而唔係用“你”當開頭。

我讀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經理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