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竟然這樣 那些我替別人做的事 最後都變成我優勢

李欣頻老師曾說過一句話:“建立自己的風格和專業,把自己當作一項事業,當成個人品牌在經營,創造自己名字的價值,幫自己建立一個別人拿不走的身份,而不是社會價值下的職位。”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特別深受觸動。因為在上大學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也找不到自己的優勢在哪裡。

我覺得自己什麼都是平平的,沒有一項突出的技能。明明選擇讀理科,但是數理化成績卻一般般;看似喜歡文科,但是歷史和地理竟學得一塌糊塗;而文藝類的技能,更是和我無緣,因為從小生活在農村,壓根就沒學過什麼舞蹈音樂之類的課程,更不用說上什麼培訓班之類的了。

這樣的現狀讓我曾經非常自卑和苦惱。在那些學霸面前,我抬不起頭;在那些多才多藝的文藝骨幹面前,我無地自容;就連體育這種被看作是農村孩子強項的課程,我都沒有比較突出的一項。所以我的整個高中生活,幾乎是默默無聞的,也是灰暗無比的,就連畢業多年後同學聚會,很多人還是這樣評價我。

好在上大學以後,我開始痛定思痛,學會了反思。大一的時候,為了告別自卑心理,重塑自信心。我結合自己學到的知識,很認真的給自己畫了一個四維圖,從自己的興趣愛好,各門功課的學習成績等等做了一個非常詳盡的分析,最後,找出了自己的優勢、劣勢。那時候,我才驚訝的發現,其實自己不是一點優勢都沒有,而是自己根本就沒有系統的分析和有針對性的去進行過刻意的練習。

從那以後,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意志消沉,也不再害怕自己是一隻笨鳥,而是學會了用比別人多很多倍的努力,去認真的彌補了自己的知識短板,增強自己的優勢技能。

1.為培養文字功底,我默默攬下大部分集體作業

大學的時候,我的專業大類屬於新聞傳播學,但是,在新聞傳播學專業大類下,又分為很多個分支,比如我所學的信息傳播與策劃專業,就是其中一個小分支。這個專業聽起來似乎很好聽,但是,實際上專業的方向很不明確。那時候,我們同學選擇的專業側重也是五花八門。有的喜歡策劃,就主攻策劃,有的喜歡設計,就主攻設計,而有的則整天抗攝像機到處去拍攝採訪等等。看似行行都能混,實則哪行都不專一。

我就是在那樣一個時刻,突然想清楚自己必須要去專研某一個方向的。那時候,我考慮到自己對文字比較感興趣,於是我給自己制訂了提升的目標,那就是提升新聞采、編、寫及組稿、策劃等這些和文字高度相關的工作能力。

由於專業學習需要涉及到很多這方面的課程,平時,老師會布置大量的暑期集體作業或者是調研課題等等,一見到這樣的作業,同學們基本上都是特別不樂意去接的,尤其是團體一起完成的作業,更是能推則推。但是,為了提升自己的文字功底和實戰能力,我經常都默默的攬下很多的活兒,自己做策劃、自己搜集整理材料,然後再自己形成最終作業等等。那時候,經過一次次實踐,自己很快就知道自己的優勢劣勢分別在哪裡。尤其是當自己覺得做起來吃力的時候,就會努力尋求各種各樣的輔助書籍、請教比自己有經驗的學姐學長或是老師。久而久之,自己完成的作業就越來越出色,自己能夠做的專業實踐也越來越多,自己的能力也一天天得到提升。

這一切,給我後來靠文字在職場上立足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而因為對文字的喜歡,經過無數次的刻意練習,我的採訪報道、我的散文作品等,經常能夠登上主流的媒體,我的一些徵文論文也獲得了不少的榮譽。

這些成績看似普普通通,但是對於一個曾經內向自卑的人而言,卻是重塑自信最好的一項技能。事實證明,在工作中,很多人也是因為我的文字記住了我,願意給了我很多的機會。

2.為檢驗演講功力,我先從替別人寫演講稿練習

我在別的文章曾提到過,我曾經是國內某知名演講與口才網站的一名演講稿寫手,靠着給別人量身打造各類主題演講稿,我在大學時代,賺到了我人生的第一個五萬塊錢。而在我本人從事的工作中,我也參加過所屬行業舉辦的不少演講比賽,獲得過不少獎項。

很多人一定不知道,曾經我是一個連和別人說話都臉紅到耳根的人。而畢業後,我之所以幾乎在所有的求職面試中都能夠從容應對,最後脫穎而出,完全是因為我大學時代經過了長達幾年的演講與口才刻意練習。

記得口才老師第一節課讓同學們做三分鐘自我介紹,很多人都輕鬆上陣,而我起碼寫了十幾次的草稿。那一次全班同學介紹結束後,老師給了我很高的評價。她說:“在這麼多人的自我介紹中,我只記住了一個女生的自名字,她就是XXX。”那句話對我激勵很大。

後來,為了提高自己的脫稿說話能力、演講能力,我無數次對着鏡子練習說話、練習微笑,班裡有演講比賽,我主動報名參加,而班裡同學找我寫演講稿,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接過他們給的活兒。這件事,直到前些天同學聚會,我的班長還念念不忘,他說我為他寫的演講稿讓他在一次演講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那是他學生生涯演講比賽中取得的最好成績。

量的積累會發生質的改變。每一次當我擔心自己說不好的時候,我就無數次反覆練習,直到自己能夠很從容的做到。如果不是這些點滴的練習、再練習,我一定不會在後來畢業前夕最艱難的日子裏,靠着寫演講稿賺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而工作以後,我更是不可能在各種大大小小的場合中做到從容應對,甚至對着幾十上百人說話,也絲毫沒有卻場。

3.為培養體育專長,我硬着頭皮給人當球童

高中的時候,我唯一一次最輝煌的體育比賽記錄,就是參加了全校校運會四乘四百米的接力賽,跑下來之後,我整個人都昏厥了。當我把這個事情告訴同學們的時候,他們都笑我,說我還是不是個農村人。

上大學以後,老師叫選修體育科目,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報讀哪一門課。那時候,我見系裡的排球隊正在招人,我硬着頭皮報讀排球,老師問我有沒有基礎,我的回答讓老師感到很愕然。他不相信一個沒有任何排球基礎的人,會選擇來學排球,而且還想競聘系隊隊員。上第一節課的時候,老師很無奈,但是,下課後我主動留下來給那些師兄師姐們撿球,哪怕自己連入場摸球的機會都極少,我也心甘情願。大概就是因為那樣,老師發現了我的用功,最後他決定給我一次進系隊的機會。但是,他給我的忠告是如果我在短時間內不能堅持練習,接近系隊水準,我就必須隨時退出。那時候,我真的拼了,我和另外一個被認為全隊最差的同學,一下課就拿着球練習,最後我們倆都被留在了系隊,還參與了全校聯賽,最後我們系還獲得了冠軍的名次。

工作以後,單位所在的系統也經常搞文體活動,很多單位沒法組織出一個隊來參加比賽,而我時常能夠成為單位里推薦的人選,有一年,我們還在整個系統比賽中拿到了排球比賽一等獎。說實在,如果沒有當年硬着頭皮去給別人撿球,硬着頭皮去報名加入系隊,也許,工作以後,我也依然是那個永遠不被記起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一個人一定要有某一項專長的原因所在。雖然,無論是寫作、是演講還是打球,它們並不一定能給我們帶來多大的收益或是成名成家,但是,多掌握一項技能,多一個閃閃發光的亮點,或許,我們就能夠在人生的賽道上,多一份出彩,多一次被別人推薦的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閱讀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