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最愛的美女人生歸宿

——吳莉莉後來的故事

延安時期,毛澤東曾和美女翻譯吳莉莉打得火熱,引發賀子珍大鬧窯洞,驚動中共高層。此後賀遠赴蘇聯,而吳莉莉則下嫁國民黨軍人張研田,中共建政後隨夫去了台灣。

1937年3月底,吳莉莉(右一)給採訪毛澤東、朱德的美國合眾社駐天津記者厄爾·利夫(Earl Leaf)擔任翻譯

思想激進與史沫特萊去延安

吳莉莉原名叫吳宣晨,也叫吳光偉,吳莉莉係她的藝名。她係北京師範大學外語系的學生,張伯伯叫張研田,係她北師大的同學。

後來,她去美國留學,思想激進,認識了海倫.斯諾和史沫特萊等人。“七七事變”後,她回國參加抗日,就和史沫特萊一起去了延安。喺延安時期,她喺“魯藝”自編、自導、自排、自演了高爾基的名着《母親》,引起了轟動。

後來史沫特萊覺得延安的生活太單調,就建議毛主席喺延安推廣交誼舞。徵得毛同意後,喺延安城郊一所廢棄的基督教堂里辦起了跳舞訓練班。老師就係史沫特萊和她的翻譯年輕貌美的吳莉莉,她係一個離過婚的老練演員。

毛主席經常來到史沫特萊的窯洞,喺呢度史沫特萊對佢進行採訪。吳莉莉也係須臾不可或缺的翻譯。佢們一談就係幾個細時,一成日,有時吃飯也喺呢度。佢們海闊天空,無所不談,從革命,抗日,蘇聯、美國、德國到浪漫主義的愛情,英國詩人濟慈的詩……毛係個詩人,文學家,浪漫主義者。“精神上十分寂寞和孤獨”,吳莉莉作為一個外國文學的愛好者,給佢介紹和講解了濟慈……

作為翻譯和舞伴,她和毛澤東就這樣相識了,很快兩個人就戀愛了,雙雙墮入愛河,並且打得火熱。

這件事自然瞞不過賀子珍的眼睛。有天半夜,毛主席來到吳莉莉的窯洞。賀子珍跟蹤而來,這下可捅了大漏子。

據史沫特萊講,她上床睡覺的時間不久,忽然聽到隔壁吳莉莉的窯洞門前響起了熟悉的毛的腳步聲。接着,像貓一樣的尖叫聲劃破了夜空。史沫特萊衝進了隔壁窯洞,看見毛坐喺吳的炕頭擋住妻子的拳頭。賀子珍站喺一邊,對毛大叫大喊,毛默默地承受了她一陣子責備,然後給了她一記耳光,要她停止。於是,賀子珍沖向縮喺牆角的吳莉莉,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用手指甲摳她的臉。史沫特萊過來干預,賀子珍開始大罵史沫特萊,講她係帝國主義分子,喺這個革命根據地敗壞了共產主義道德。史沫特萊反駁她,講她不配當中國共產黨主席的夫人,並且給了賀子珍一個耳光。這時,還有另一種講法,講憤怒欲狂的賀子珍拔出手槍,要射殺吳和毛。此時史沫特萊指責賀子珍講,你出於疑心和嫉妒而攻擊革命領袖,犯下了反革命罪行。最後只好由毛的警衛員把賀子珍強行拉走。一路上都有人偷偷觀看,議論紛紛。

吳莉莉被送出延安內幕

這件事發生後,毛和賀的婚姻徹底破滅了,很快就把她途經西安送往蘇聯,治療“精神病”。吳莉莉也無法再喺延安待落去,被強行送往西安。呢度有兩種講法:一個講這係中共中央的決定,毛當時也無法違抗,只能喺臨別時,溫柔地捧着吳的雙頰,充滿柔情地講:你係好女人,但不適合搞政治……二人灑淚而別;另一講法係:周恩來懷疑吳莉莉係美國中央情報局派來的戰略情報人員,危害極大,就和葉劍英派人強行劫持了吳莉莉,把她送往西安,不讓她再和毛見面。吳莉莉到了西安之後,自然受到國民黨特務的注意,拘捕了她。但喺此時,一直追求她的大學同學張研田,已經當上了胡宗南第七分校的政治部主任。把她救了出來,兩個人結了婚。

婚後二人生了一個兒子張細芒和一個女兒張細菲,但感情一直不好,吳莉莉根本不愛張研田。佢們的夫妻關係很奇特:雖然喺人們面前,夫妻二人卿卿我我,親密和諧。但係一關上家門,就形同路人,邊個也不再理邊個。就連張研田喺外面終日和兩個歌女鬼混,吳莉莉也不聞不問,置若罔聞。

吳莉莉一九四九年從成都去台灣

吳莉莉始終不能忘情於毛澤東。往往喺吃飯時,她會站起身來,舉杯高呼:“為那位北方的偉人祝福!”眼中放出異樣的光彩。

有一次她與閨中密友雷錦章(其夫原西北大學校長張光祖,也係吳莉莉喺北師大的同學)閑談,吳莉莉始終認為中國民主自由的希望喺毛澤東的身上,一談起“北方的那位偉人”竟然泣不成聲,連手中的的煙捲熄滅了,煙灰跌落喺白鍛子旗袍上都不知道。後來竟然失聲痛哭起來。

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夕,張研田一家喺成都,和張光祖家同住喺一個大院里,後來張研田帶着兩個孩子坐飛機去了台灣,吳莉莉竟然拒絕前往,躲喺了好友雷錦章家,張研田到台灣一個月後,有一天,一隊國民黨士兵突然闖入張光祖和雷錦章的家,從卧室的大衣櫃里把吳莉莉揪出來,她雖然竭力掙扎,哭哭啼啼,最終還係被強行拖上汽車帶走,送到了台灣。但係,吳莉莉喺張家卻留下一個手提箱沒有被拿走,其中就裝着毛寫給她的四十多封信件和那本有毛親筆題詞的線裝書《聊齋志異》。

毛送了四十多封情書給吳

毛對吳莉莉係一往情深,可能吳係佢一生中最愛的女人。就係喺吳到了西安之後,佢還不斷派專人去西安,前後送來四十多封書信給吳。其中不乏纏綿悱惻的詩詞和一套毛最愛讀的線裝書《聊齋志異》,封面上親筆題詞:“潤之贈吳莉莉”。據講,吳莉莉離開延安後,毛十分痛苦,有很長一段時期,心情不好,鬱鬱寡歡。直到康生又給毛介紹江青,取代了吳莉莉,毛的情緒先至恢復正常。由此內心中鬱結了對周恩來的極端不滿,結下了個人恩怨。這也係佢不斷整治周恩來的原因之一。

“解放”後,毛專門派人來揾張光祖和雷錦章夫婦,把那些書信收走咗,並嚴詞警告:“此事不許告訴任何人!”

雷錦章很喜愛毛的那些情詩,曾悄悄抄錄了一份,把它們和那本有毛親筆題詞的線裝書《聊齋志異》深藏了起來。佢們的孩子張宗愛細時候曾經讀過,印象頗深,便向母親索取,但雷錦章驚佢惹事,只係答應,將來佢長大了,可以把這些東西遺留給佢。可惜經過“文革”和各種動亂事變,這些珍貴的文物早已不知去向。

吳莉莉與丈夫張研田的下落

一九九二年,我隨中國電視藝術代表團訪問台灣,曾托我喺台灣的表弟陳良打聽張研田夫婦的下落。喺“文革”時期,我有一次喺《參考消息》上看到一個消息,提到張研田係當時台灣駐日的“亞東關係協會”理事長。

後來,表弟陳良告訴我:張家人丁凋零。張研田夫婦均已過世,佢們的兒子張細芒也死於帕金森病;女兒張細菲現喺美國,係一位經營中藥材的富商;吳莉莉的死,好像係喺毛逝世的前一年,她今天如果還活着,應該有九十六歲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開放》二OO七年第一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