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召集7000人大會驚現標語:「打倒毛澤東!」

——【秘檔】大饑荒後的七千人大會(下)

參加七千人大會的多數是地縣級,佢們是中央下發政策的貫徹執行者。這三年大辦人民公社,大辦食堂,搜查農民糧食,逼着人逃荒、餓死人、人吃人,佢們內心很痛苦,覺得對不起農民。這些事是中央指示乾的,許多命令是以毛的名義下達的,毛是始作俑者,怎麼今天佢不承擔責任,還要追查我們這些人的錯誤?佢們想不通,怨聲載道,感到這種幹部當得很窩心、煩心、痛心,幾年來都是這樣,沒有出頭之日。佢們私下埋怨講,毛主席點解不下台,點解不得病……

中南海舞會

編者按:按照中共官方內部統計,1959—1961年三年大饑荒中,中國餓死約四千萬人。此時,中共上下仍喺蓄意掩蓋,甚至黑白顛倒,把壞事講成好事。七千人大會就是一個最好的註腳。

“三面紅旗”餓死那麼多人,唔係毛澤東一個人的責任,劉少奇和周恩來也都是“共犯”。周恩來喺七千人大會發言講:“幸虧主席糾正得早,否則栽的跟頭更大。”曾經熱衷於大躍進的劉少奇雖然喺會上承認三年災害的主要原因是“人禍”,但佢仍然積極配合毛澤東批判彭德懷,講:“所有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懷不能平反。”而七千人大會要解決的問題,卻正是廬山會議上彭德懷的意見書所提出的。此時,毛澤東的威望降到谷底,林彪仍喺天花亂墜地吹捧毛澤東。

劉少奇講:所有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懷不能平反

1月27日,劉少奇喺大會上講話,談到廬山會議,佢講:“彭德懷同志除了喺廬山寫了那封信以外,還有很多其它的背後活動。佢喺黨內背着黨中央進行派別活動,佢陰謀篡黨。所以,喺廬山會議進行反對彭德懷反黨集團的鬥爭是完全必要的,完全正確的。我們把隱藏喺黨內幾十年的隱患揭發出來,把它清除,從長遠講,對於我們黨是有重大歷史意義的。”

而且,劉少奇講,彭德懷“同某些外國人喺中國搞顛覆活動有關”,所以,“所有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懷不能平反。”當時毛澤東插話:“只要唔係裡通外國。”

劉少奇的定性使得彭德懷無法得以平反。

劉少奇所講彭德懷的兩大問題,即反黨集團和裡通外國的問題,所有中央委員都知道,這事連一點影子也沒有,邊個對這一點都是心知肚明。[5]

林彪發完言,毛澤東站起來帶頭鼓掌

1月29日,林彪講話,佢講:“我們黨喺近幾年內提出的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是正確的,是現實生活的反映,是中國革命發展中的創造,是人民的創造,是黨的創造。”“多快好省,毫無疑問,應該採取這種做法。我們能夠多快好省,需要多快好省,需要鼓足幹勁,需要力爭上遊,需要能夠爭得上游。”“當然喺執行中,唔好把總路線的各個組成部分分離開,它是統一的整體,是不可分割的。如果揀一個,丟一個,那就錯了。講明唔係總路線本身的問題,而是執行中的毛病。大躍進,事實證明,可以大躍進,應當大躍進。去年、今年雖然生產數量不那麼多,明年也不那麼多,但是與我國各個歷史時期比較起來,還是大躍進。”“人民公社,具有很多優越性。開始沒有整套的經驗是自然的。但是它把初級社、高級社的優點都吸收過來,具有許多新的特點,它的效果日益顯著,我們的確揾到了一個建設社會主義、由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道路。人民公社喺實踐中更加證明它是正確的,對社會發展是有利的,使我們揾到了正確的發展形式,可以幫助我們更快更好地發展。”

“喺困難時期,要更加依靠中央的領導,更加依靠毛主席的領導,相信毛主席的領導。只有這樣,先至更容易克服困難。事實證明,這些困難,恰恰是由於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如果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如都聽毛主席的話,那麼,困難會少得多,彎路會彎得小啲。我喺中央的時間是不長的,但是從看得到的、聽得到的、同志們的思想經常出現的三種狀況:一是毛主席的思想;二是“左”的思想;三是右的思想。”“當時和事後都證明,毛主席的思想是正確的。有些同志講是執行毛主席的思想,但是把事情往“左”拉,執行主席思想走咗樣,精神並不一致。當然也有右的問題,黨內外都是有的。如彭德懷就算一個,廬山會議暴露得很清楚。”“毛主席的優點是多方面的。我個人幾十年的體會,佢的突出優點是實際,總是與實際八九不離十,總是喺實際周圍,圍繞實際,不脫離實際。”“我們的世界觀中,最主要的是唯物主義,這就是尊重實際,實事求是,調查研究,把主觀條件、客觀條件綜合起來辦事,而唔係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干擾時,就會出毛病。幾十年的歷史,就是這個歷史。”[6]

林彪發完言,毛澤東站起來帶頭鼓掌。隨後毛澤東講:“林彪同志的講話水平很高,我希望把它整理一下,給你一星期、半個月搞出來。”[7]

會場上出現標語:“打倒毛澤東!”

林彪講完話,全場冷靜,過後還是出現了掌聲,這是帶有中共特點的政治表態。會下地縣委書記們面面相覷,講林彪為虎作倀。喺小組討論,河南魯縣縣委書記楊殷國發言:林彪講話是袒護毛主席,“乜嘢交學費了,毛主席離正確總是八九不離十了,我們心裏清楚,有很多錯誤的東西是毛主席提出來的嘛!林彪講得天花亂墜,不實事求是呀!”

就喺這天,會場上出現了一條標語:“打倒毛澤東!”

毛澤東破例沒有讓追查,驚擴大影響,嚴禁傳播和擴散。

參加七千人大會的多數是地縣級,佢們是中央下發政策的貫徹執行者。這三年大辦人民公社,大辦食堂,搜查農民糧食,逼着人逃荒、餓死人、人吃人,佢們內心很痛苦,覺得對不起農民。這些事是中央指示乾的,許多命令是以毛的名義下達的,毛是始作俑者,怎麼今天佢不承擔責任,還要追查我們這些人的錯誤?佢們想不通,怨聲載道,感到這種幹部當得很窩心、煩心、痛心,幾年來都是這樣,沒有出頭之日。佢們私下埋怨講,毛主席點解不下台,點解不得病……有人甚至引用《左傳》中的典故比喻:“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但省、部級幹部們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不敢把錯誤往上推,還得硬著頭皮承擔罪責。

此時,毛澤東的威望已經降到谷底。

毛澤東當眾檢討

喺眾人的壓力下,毛澤東決定當眾檢討。1月30日,毛喺大會上作了長篇講話,講:“去年6月12號,喺中央北京工作會議的最後一天,我講了自己的缺點和錯誤。我講,請同志們傳達到各省、各地方去。事後知道,許多地方沒有傳達。似乎我的錯誤可以隱瞞,而且應當隱瞞。同志們,不能隱瞞。凡是中央犯的錯誤,直接的歸我負責,間接的也有我一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我唔係替別人推卸責任,其佢同志也有責任,但是第一個負責的應當是我。”[8]

對劉少奇,毛表現出特殊的友好和尊重。會議結束時,毛告訴中央書記處安排呼兩個口號:“毛主席萬歲”,“劉主席萬歲!”以顯示黨的團結。而且毛曾還面帶笑容,拉着劉少奇的手講:“我是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官當大了,不做調查研究了。少奇呀,你聽到了嗎?現喺是兩個主席,兩個萬歲,很好嘛!‘萬歲’的重任,你挑起來啦!”

5年後,即1967年2月,毛澤東曾對阿爾巴爾亞代表團巴盧庫講:“1962年1月,我們召開了七千人的縣委書記以上幹部大會,嗰個時候我講了一篇話,我講修正主義要推翻我們,如果我們現喺不注意,不進行鬥爭,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中國要變成法西斯專政的。”[9]這個所謂的修正主義,指的就是劉少奇。

毛認為,劉少奇喺1月17日做的大會口頭報告是喺跟自己唱反調,因為佢那時處境被動,需要讓劉少奇幫佢渡過難關,當時的憋氣並沒有表現出來。1967年4月12日,喺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會上,江青道出實情:毛“七千人大會時憋了一口氣,直到文化大革命先至出了這口氣。”[10]

周恩來堅持:主席還是主席

七千人大會期間,毛澤東信譽很低,被迫提出辭去主席職務。據《鄧穎超日記》記載:七千人大會上不少同志提出主席退下來。1962年2月10日,毛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表示:“願服從會議決定,辭去主席退下,搞社會調查。”朱德、陳雲、鄧小平表態:歡迎毛澤東辭去主席職務。周恩來堅持講:“主席暫退二線,主席還是主席。”[11]

大饑荒年代,毛澤東生活腐化

喺七千人大會期間,有跟毛澤東接觸較多的人對外宣傳,毛喺困難時期提出:國家有困難了,我應以身作則,帶頭節約,跟老百姓一起共同渡過難關,唔好給肉吃,省下些錢換外匯,吃素唔好緊。並從1961年1月1日起真的不吃肉了,堅持了7個月。

而事實是,毛不吃豬肉了,可牛、羊肉卻沒有斷,廚師做出的花樣多,雞、鴨、蝦、蛋仍有保證。遍傳毛不吃肉,唔係佢不吃,而是叫別人不吃。實際上喺全國人民饑寒交迫的日子裏,毛的生活日益腐化。曾制止佢選妃子的彭德懷被佢軟禁,沒有人敢對佢的私生活講三道四了。人民大會堂北京廳改成118會議室。據知情者披露,裏面的裝潢、傢具、陳設、吊燈,遠勝於克里姆林宮。名曰會議室,其實是毛澤東專用的與女服務員密戲的行宮。中南海的春藕齋重新粉刷裝修,成為毛的專用舞廳。舞會由每周一次改為兩次,中南海的女工作人員以及從部隊文工團選去的女演員為毛伴舞,兼供挑選伴寢對象。

韶山滴水洞一號樓(網絡圖片)

韶山滴水洞一號樓會客室(網絡圖片)

1959年6月,毛澤東回韶山,喺佢的授意之下,興起了大修行宮之風。佢指示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為佢喺滴水洞蓋“幾間茅屋”。後任的省委書記張平化、華國鋒喺萬綠叢中,背靠毛氏祖宗墳墓,面朝龍頭山,仿毛喺中南海住房式樣,修建了一座青灰色四屋脊的平房。內部裝修和陳設極盡豪華,有迴廊通二號樓,嗰度有客房24間。三號樓是衛隊住地和省委接待處辦公的地方。還有可以防震、防毒、防原子彈轟炸的長約百米的地下工程。這個別墅主體建築面積3638.62平方米。從1960年下半年開工,直到1962年底先至完成,耗資一億二仟萬元。一個連隊守衛著滴水洞別墅,直到1966年6月先至盼到毛澤東去住了幾天。毛澤東十分滿意。

有位歷史學者指出:這個別墅是喺湖南餓死了248萬人的時候蓋起來的。如果1960年毛澤東稍一轉念,提出用建別墅的錢去買糧食賑災,可供248萬饑民吃一年(1億2000萬元均分給這些災民,每人可得50元。全國有20%的農民年收入喺40元以下),三湘農民一個也不會餓死。

評語:

七千人大會之後,劉少奇對毛澤東講:“餓死咁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

但之後,中共還繼續神化毛澤東,講“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戰勝了‘三年自然災害’”。

大饑荒這筆賬沒有算喺中共、毛澤東頭上,而是算喺“自然災害”上和省級以下的幹部頭上,講“自然災害”及欺上瞞下、貪污腐敗的幹部導致了這場大饑荒。

注釋:

[5]張樹德:《毛澤東與彭德懷》,中國青年出版社2008年出版。

[6]《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5冊,中央文獻社1997年1月版,第107、108頁。

[7]1962年3月20日,毛澤東喺審閱林彪講話整理稿後,致信田家英、羅瑞卿,指出這是一篇很好、很有分量的文章,看了很高興。

[8]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記錄,[內部材料]1962年1月30日。

[9]同卡博、巴盧庫的談話記錄[內部材料],1967年2月8日。

[10]《周恩來年譜》中央文獻出版社,1967年1月版。

[11]《鄧穎超日記》[內部資料],1975年11月19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喺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