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胡耀邦挨整 葉劍英曾率兩名上將搭救

1965年6月初,葉劍英偕同張宗遜、張愛萍兩位上將一起搭乘軍用飛機前來西安。他們是在蘭州參加軍事會議後前來西安的,明裡是來「檢查軍事工作」,實際上卻是為了解救胡耀邦趕來的。

華國鋒、葉劍英與胡耀邦

1965年1月,擔任代理陝西省委第一書記的胡耀邦果斷地糾正工作中一些“左”的做法,要把經濟建設搞上去。他的糾錯力度比較大,結果和傳統思想軌道中的西北局主要領導產生了矛盾,彼此關係逐漸緊張起來,這使胡耀邦很苦惱,甚至影響了身體健康。

1965年春,胡耀邦在共青團中央的老搭檔——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王偉,因到陝西和甘肅出差,順便來西安探望胡耀邦。胡耀邦離京赴陝以後與王偉並無太多聯繫,此時,王偉隱約聽說胡耀邦病了,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生了什麼病。王偉到西安以後,去看胡耀邦,只見胡耀邦躺在沙發上,雙手抱頭,臉色不好。交談片刻後,王偉的感覺是胡耀邦沒有什麼特別的病,是心裏有些鬧彆扭。王偉向胡耀邦詢問:這裡的工作情況怎麼樣?胡耀邦嘆了口氣說:“嗨,不好搞。”但是他並沒有向王偉詳細介紹,而是有意岔開話題對王偉說:“哎,你來了,出去看看吧,看看下邊群眾的生活,看看生產。”接着,王偉按照行程計划去了甘肅。

陝西、甘肅兩省人民的生活相當困苦,王偉一路看下來,對胡耀邦的苦惱心有所感。他想,就是因為陝西、甘肅人民的生活太困苦、太窮了,胡耀邦才產生了首先要把生產搞上去的強烈願望,這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主要領導將注意力集中於“四清”,集中“反對修正主義”產生了分歧。在基層,有人對王偉說,胡耀邦來到陝西是“搞生產的”,他對搞階級鬥爭不那麼感興趣。以王偉的政治經驗來看,由此出現的分歧可不簡單。其實,胡耀邦真的病了。

進入3月,胡耀邦一夜一夜地失眠,頭痛欲裂,3月17日,他終於病倒了。醫生診斷後發現,胡耀邦的聽力和視力下降,肺部出現氣腫。醫生要求胡耀邦立即住院治療。3月18日晚上,胡耀邦又一次失眠,看來不住院治療不行了。他決心在住院之前,向西北局主要領導寫一封信,再作一次思想檢查。這回,胡耀邦不要秘書幫忙,自己斷斷續續地寫了幾天,最後一次一口氣寫到凌晨2點,終於將這封信寫完。送出這封信後,胡耀邦住院治療。

1965年5月19日,胡耀邦病情緩解出院了。醫生告訴他,病狀沒有完全消除,還要繼續休養一段時間。但西北局主要領導不打算讓胡耀邦舒緩這口氣,根據授意,西北局和陝西省委通知胡耀邦,準備很快召開陝西省委工作會議,總結工作,而且要胡耀邦在會上作出全面檢查。胡耀邦只得召集手下幾位“秀才”,為自己起草報告和檢查提綱。他對幾位執筆人說,該檢查的自然要檢查,但重點要放在以後的工作上。為了檢查,他和幾位起草人絞盡腦汁,會議前夕才勉強拿出了稿子,這使胡耀邦的身體又變得很糟糕。

6月上旬,根據西北局主要領導的指示,陝西省委召開了會議,對胡耀邦進行了批判,氣氛相當緊張。這時,省委有關負責人火上澆油地提出,胡耀邦從北京帶來的秘書李傳華出身富有家庭,他本人在1957年說過“右傾”的話,不宜繼續擔任省委主要領導的秘書,應返回北京另行安排工作。對胡耀邦秘書出身成分的指責是在高級會議上提出的,胡耀邦在當時的氣氛下也不能辯解。他表示,可以向團中央再要一個秘書。會議還沒有結束,胡耀邦的機要秘書李茂勛打電話給團中央組織部,轉達了胡耀邦的意思。團中央組織部立即向中央組織部作了彙報,中組部的回復是,在我們黨內,出身不好的人很多,應該重在表現,李傳華並沒有堅持“右傾”的觀念,說他出身不好就要替換的理由不能成立。但是,如果西北局一定要換胡耀邦的秘書,團中央有合適的也可以換。實際上,這個意見是向西北局作了妥協,李傳華在幾天後就回了北京。此前,同為胡耀邦秘書的戴雲患病先一步回北京治療了,這時,胡耀邦身邊就只有李茂勛一個秘書了。團中央一時派不出秘書,胡耀邦的秘書就由陝西省委來選派。於是,原西北局第二書記張德生(1965年3月4日在西安病逝)生前的秘書毛生銑,被派到了胡耀邦身邊。

1965年6月初,葉劍英偕同張宗遜、張愛萍兩位上將一起搭乘軍用飛機前來西安。他們是在蘭州參加軍事會議後前來西安的,明裡是來“檢查軍事工作”,實際上卻是為了解救胡耀邦趕來的。原來,賀龍聽說胡耀邦在陝西因為大力糾“左”正在挨整,遂告訴了葉劍英。葉劍英對胡耀邦非常關心,聽說了陝西的事情,即有意到西北一行,還約請兩位上將同行。

葉劍英、張宗遜、張愛萍來到西安的當晚,西北局和陝西省委設宴款待。宴席一開,張愛萍即高聲說道:“我們一進潼關,就看到陝西的麥子長勢喜人,看來是一個大豐收。耀邦瘦了,陝西肥了,耀邦對陝西是有功的啊!”張愛萍一席話,先聲奪人,西北局和陝西省委的一班人啞口無言,亦無從說胡耀邦的什麼壞話。宴會結束時,葉劍英單獨留下胡耀邦,問他:“我聽賀老總說,這個地方在整人呢。”胡耀邦說:“您不說我還不敢說呢,我已經作了六次檢討還不能過關。”葉劍英問是什麼問題,胡耀邦即向葉劍英介紹了情況。葉劍英說:“老弟啊,你在舊社會少吃了幾年飯,你鬥不過他們。在西安說不清楚,回北京去談嘛。”胡耀邦說:“我檢查多次了,還沒有通過,走不脫呀。”葉劍英當即說:“這裡通不過,到北京去通過,你要跟我走,我帶你走。”談完話後,葉劍英離去。走到門口時,他對秘書王守江說:“咱們走時,你注意,耀邦同志要和我們一塊兒回北京。”

也許是因為了解自己的葉劍英來陝西增添了胡耀邦的勇氣,或者是胡耀邦本人已將許多話鬱積在胸不得不發,他在6月11日舉行的省委第116次常委會上作了長篇發言,針對批判,列舉八個大問題進行了申辯。胡耀邦長篇發言之後,陝西省委通過了一個以安排工作為主、對爭論問題暫時不作結論的會議紀要。這可能與葉劍英來到西安為胡耀邦說了話有關係。葉劍英是胡耀邦的老首長,在其力勸之下,胡耀邦被說服了,決定跟隨葉劍英回北京。6月18日省委工作會議一結束,胡耀邦即向西北局請假回北京治病。西北局主要領導知道葉劍英要帶走胡耀邦,礙於情面,無法阻攔。6月20日,胡耀邦搭乘葉劍英的軍用飛機回北京,身邊只帶了秘書毛生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摘自《黨史博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