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川普總統提出增兵阿富汗「前進道路」 警告巴基斯坦

川普喺邁爾斯-亨德森聯合軍事基地大禮堂對大約2000名軍人講:「我們不會談論軍隊的數量,或者進一步軍事活動的計劃。」佢講:「從現喺開始,地麵條件,而唔係主觀時間表將指導我們的戰略。美國的敵人永遠不會知道我們的計劃,或者以為可以等待我們出手。我不會講出我們將何時進行攻擊,但是我們肯定會進行攻擊。」

美國總統川普喺維吉尼亞阿靈頓邁爾斯-亨德森聯合基地大廳就美國喺阿富汗和南亞的新戰略發表講話。(2017年8月21日)

美國總統川普多年來一直把美國的阿富汗戰爭稱為“完全是浪費”,但是佢星期一晚上解釋了佢點解現喺認為堅持對阿富汗的承諾符合美國的利益。

川普星期一晚上喺華盛頓市郊外的一個軍事基地發表講話,宣布了一個“基於具體條件”來擊敗這個國家的恐怖主義的方法。佢講,美國將不再使用它的軍隊去構建民主或者以它自己的形象來重建其它國家。

佢講,佢的目標是阻止威脅美國的恐怖分子的安全港重新出現,並確保這些人無法得到核武器。

川普喺邁爾斯-亨德森聯合軍事基地大禮堂對大約2000名軍人講:“我們不會談論軍隊的數量,或者進一步軍事活動的計劃。”佢講:“從現喺開始,地麵條件,而唔係主觀時間表將指導我們的戰略。美國的敵人永遠不會知道我們的計劃,或者以為可以等待我們出手。我不會講出我們將何時進行攻擊,但是我們肯定會進行攻擊。”

駐阿美軍人數

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講,總統批准了向阿富汗增派最多4000名美軍的計劃。

目前,駐阿富汗美軍人數大約8400人,大多數人是為阿富汗軍隊提供顧問,但是有啲人肩負的任務是執行針對塔利班以及伊斯蘭國組織阿富汗分支的反恐行動。

這一駐軍人數從前總統奧巴馬時期激增的人數顯著減少,2010年8月駐軍人數近10萬人。

總統講話後不久,蒂勒森國務卿發表聲明講:“我們準備好支持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間進行沒有先決條件的和談。我們期望國際社會,特別是阿富汗的鄰國,和我們一起支持阿富汗的和平進程。”

但是,川普喺佢的講話中非常公開和直接地警告巴基斯坦。

“我們一直以來支付給巴基斯坦數十億美元,與此同時,佢們卻喺給佢們打擊的恐怖分子提供庇護。”川普誓言,這個情況必須改變,而且將立即改變。

美國參與的最長戰爭

阿富汗衝突自2001年9月11日基地組織襲擊美國後,已經持續了16年,成為美國有史以來耗時最長的戰爭。由各個派系組成的阿富汗政府充斥系統性腐敗。

川普出於失望對阿富汗表示,美國的承諾唔係無限期的,美國的支持也唔係一張空白支票。

佢警告講,美國人民期待“看到真正的改革和實際成果”。

川普喺公布阿富汗政策之前進行了一個月的審查。

喺川普講話前,副總統彭斯星期一喺川普的要求下與阿富汗總統加尼通話。

國務院講,國務卿蒂勒森與巴基斯坦總理阿巴西、印度外長斯瓦拉吉和阿富汗外長拉巴尼進行了電話通話,討論有關美國希望如何與這些國家一一合作,通過新的、綜合性的區域戰略來穩定南亞局勢。

美國的啲將領此前建議川普向阿富汗增兵數千人,以打破僵局,從塔利班手中收復啲地區。塔利班控制着阿富汗將近一半的地區。但是,喺競選中以“美國優先”為口號的川普一直不願意喺阿富汗投入更多的資源。

川普總統星期一晚上發表講話之後,美國防長馬蒂斯表示,川普的戰略指導是喺經過了跨機構的嚴格審查之後做出的。

馬蒂斯喺一份聲明中講,“我已指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做好準備執行總統的戰略。”佢講,“我會與北約秘書長和我們的盟友磋商,其中啲盟友已經承諾會增兵。我們將聯合起來協助阿富汗安全部隊擊垮恐怖分子的樞紐。”

新阿富汗政策的反響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星期二喺一份聲明中表示支持特朗普的新戰略,佢稱聯盟的目標是確保阿富汗不能成為恐怖分子的庇護地。

斯托爾滕貝格講:“我們鼓勵所有阿富汗人爭取談判達成政治和解和可持續的和平。”佢講,“我們同時敦促區域所有國家竭盡全力關閉極端組織的保護區,支持和平與和解,為阿富汗穩定安全作出貢獻。”

阿富汗駐華盛頓大使館的防務專員卡塔瓦茲(Ahmad Shah Katawazai)告訴美國之音,佢對美國重新向阿富汗做出承諾表示歡迎。

佢講,“我們認為這會使我們達到最終目標,讓恐怖分子無處藏身,幫助阿富汗政府站穩腳跟,並給巴基斯坦施加更大的壓力。”

卡塔瓦茲也讚揚了川普沒有宣布撤軍期限的決定。

佢講,“最後期限對阿富汗來講是有問題的,因為每當有了最後期限,敵人、塔利班,當然還有敵對國家的支持者們就加強活動,認為美國可能會撤出,就會帶來一個空檔。”

印度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歡迎川普總統對處理“恐怖分子享受的安全庇護和其佢形式跨邊境支援的問題”做出承諾。

---------------------------------------------------------

白宮(THE WHITE HOUSE)

新聞秘書辦公室(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2017年8月21日

美國總統川普就喺阿富汗和南亞的戰略問題發表講話(美國國務院中譯文)

邁爾斯-亨德森聯合基地大廳(Joint Base Myer–Henderson Hall

維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

多謝諸位。謝謝你們。請就座。

副總統彭斯(Vice president Pence)、國務卿蒂勒森(Secretary of State Tillerson)、內閣各成員、鄧福德將軍(General Dunford)、副部長沙納漢(Deputy Secretary Shanahan)和達根上校(Colonel Duggan)。特別感謝邁爾斯堡(Fort Meyer)的男女軍人和駐海內外的每一位美國軍人。我們勇敢的水兵喺海上不幸發生衝撞事件後遭受傷亡,我們向佢們的家屬以及從事搜救工作的人員表示慰問和祈禱。

今晚我喺呢度提出我們今後喺阿富汗和南亞(South Asia)的行動規劃。

但是,我喺詳細介紹我們的新戰略前,希望先對今晚喺座的軍人,對喺各駐地觀看的人員,對喺國內聆聽的全體美國人講幾句話。

自我們的共和國成立以來,我國湧現出一批特殊的英雄人物。佢們大公無私,英勇卓絕,堅忍不拔,喺人類歷史上無可比擬。為了我們的國家,為了我們的自由,美國的每一代愛國者都喺戰場上戰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佢們度過自己的一生,儘管停止了呼吸,但以自己的行動實現了完全的永生。以佢們為保衛我們的共和國樹立的英雄榜樣,我們可以得到啟迪,揾到我們國家為實現團結、癒合創傷和維持上帝之下的統一國家(one nation under God)所需要的力量。我們軍隊的男女軍人作為一個團隊,肩負共同的使命,心懷共同的責任感並肩作戰。佢們超越種族、族裔、信仰和膚色的各種界限,齊心效力,共同犧牲,完全戮力同心。這是因為所有的軍人都是兄弟姐妹。佢們都是同一個大家庭的成員。這就是美國大家庭。佢們以同樣的誓言表示效忠,為同一面旗幟戰鬥,按照同一個法律生活。共同的目標、相互信任和對我國及相互間無私的忠誠將佢們凝聚喺一起。

士兵們都了解,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經常會忘記,對我們群體某一個成員的傷害就是對我們全體的傷害。當美國的一部份受到傷害,我們大家都會受到傷害。當一位公民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我們全體都會遭受苦難。忠誠於我們的國家要求人們相互間忠貞不渝。熱愛美國也要求人們熱愛美國全體人民。

我們向愛國主義敞開胸懷,成見就沒有立足之地,偏見就沒有容身之地,同時也不存喺容忍仇恨的餘地。我們派遣年輕的男女軍人前往海外進行我們的戰爭,佢們應該回到一個國內不存喺爭鬥的國家。我們如果不能相互間和平共處,就無法成為世界和平的力量。

我們派遣我們勇敢的軍人赴海外擊敗我們的敵人,我們將永操勝券。與此同時讓我們從內部為彌合我們的分歧尋求勇氣。我們要求這些男女軍人以我們的名義作戰,讓我們向佢們做出簡單的保證,佢們從戰場返回家園的時候,將看到這個國家已經恢復了以愛和忠誠達成的神聖團結。正是這樣的愛和忠誠使我們團結如一人。

由於美國軍隊和我國喺世界各地的眾多盟國保持警覺和能力,9/11那樣嚴重的恐怖事件喺我們的土地上不再重現。但沒有人會忘記當年的一切。

我們必須認識到目前的現實。我今晚喺呢度將談到這一點。近16年前的9/11襲擊事件導致生命和財產遭受巨大損失,如今美國人民已經厭倦了沒有勝利的戰爭。喺阿富汗問題上,這種情緒尤為明顯。這是一場美國有史以來歷時最長的戰爭——至今已有17年之久。

我能體會美國人民的挫折感。我還能理解佢們喺對外政策上的挫折感。太多的時間、能源、金錢,最重要的是人的生命用於按照我們自己的模式重建有關國家,卻沒有爭取我們至高無上的安全利益。

正是因為如此,我喺就職後立即指示國防部長馬蒂斯(Secretary of Defense Mattis)及我的國家安全團隊對阿富汗和南亞的全部戰略選項進行全面審議。

我最初的意圖是撤出。我歷來喜歡按照本能行事,但是我有生以來經常聽人講,你坐喺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的辦公桌旁作出的決定會完全不同。換句話講,也就是當你成為美國總統後。所以我從各個角度詳細研究了阿富汗問題。經過多次會議,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上星期五我們喺戴維營(Camp David)與我的內閣和將軍們為完成我們的戰略舉行最後的會議。我對美國喺阿富汗的核心利益問題得出了三個基本結論。

首先:我們的國家必須得到有尊嚴和持久的結果,使已經付出的巨大犧牲不至於付諸東流,特別是已經犧牲的生命。為我國效力的男女軍人參加作戰,佢們應該得到一個能夠取得勝利的計劃。佢們應該得到所需要的工具和佢們贏得的信任參加作戰,直至獲得勝利。

其次:迅速撤出的結果是可以預料的,但也是不可接受的。9/11事件作為我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主義襲擊來自喺阿富汗的精心策劃和指揮,因為這個國家的政府為恐怖主義分子提供了溫床和庇護所。

匆忙撤出將創造一個使恐怖主義分子,包括伊斯蘭國(ISIS)和‘基地’組織(Al Qaeda)可以迅速填補的真空,如同9/11前的狀態。眾所周知,美國錯誤地喺2011年匆忙撤出伊拉克。結果我們艱苦奮鬥獲得的成果落入作為敵方的恐怖主義之手。我們的士兵親眼目睹一座座城市被稱為伊斯蘭國的恐怖主義團伙佔據。佢們曾為解放這些城市,為贏得勝利流血犧牲。我們過早撤出造成的真空為伊斯蘭國的擴張、發展、招募和發動襲擊提供了安全庇護所。我們不能喺阿富汗重犯我們的領導人喺阿富汗犯過的錯誤。

第三點,也是最後一點,我得出結論,我們喺阿富汗及其更廣泛地區的安全面臨迫喺眉睫的威脅。

今天,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活躍着20個美國確定的外國恐怖主義組織——比世界任何其佢地區都密集。就巴基斯坦而言,它往往給製造混亂、暴力和恐怖的人提供了安生之地。這一威脅由於巴基斯坦和印度均為核武國家而變得更為嚴重,兩國緊張關係有可能捲起衝突。這種情況有可能發生。

沒有人否認我們喺阿富汗和南亞接手了一個困難和棘手的局面,但是,我們無法讓時間倒退,回去作出不同的或者更好的決策。

我就任總統時,被交給了一個糟糕和非常複雜的局面,但我完全知道我將面臨乜嘢情況。龐大而複雜的問題。但是,這些問題總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得到解決。我是善於解決問題的人。我們最終會贏。我們必須解決眼下存喺的現實,我們所面對的威脅,應對今天的所有問題,急速撤軍帶來的極可預料的後果。我們只需睇吓上星期喺巴塞羅那(Barcelona)發生的卑鄙罪惡襲擊就可以知道,恐怖主義組織會肆無忌憚地大規模屠殺無辜的男女老幼。

你們都親眼看見了。駭人聽聞。正像我三個月以前喺沙特阿拉伯的講話中所講,美國和我們的夥伴將堅決清除恐怖主義的地盤,切斷佢們的資金來源,揭穿佢們罪惡觀念的誘人假象。濫殺無辜的恐怖主義分子今生來世不得榮光。佢們不過是暴徒、罪犯、害人者,對,是失敗者。我們將與我們的盟友一道,摧毀佢們的意志,斷絕佢們的招募來源,不讓佢們穿越我們的邊界,對,我們將打敗佢們,我們將輕而易舉地打敗佢們。

美國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利益是明確的:我們必須不讓恐怖主義分子再有能夠威脅美國的安生之地;我們必須防止讓核武器和核材料落入恐怖主義分子手中和被佢們用來加害我們或世界任何地方。

但是,要開展這場戰爭,我們必須吸取歷史經驗。經過我們的全面審議,美國將對喺阿富汗和南亞的戰略作出下幾方面重大改變:

新戰略的一個核心支柱是,我們的方針將從以時間為基準轉為基於條件而定。我多次講過,美國預先宣布準備開始或結束軍事行動的日期是多麼不利。

我們將不會談論我們的軍隊數量或未來的軍事活動計劃。從今開始,我們的戰略將基於實地情況,而唔係主觀時間表。絕不能讓美國的敵人知道我們的計劃或認為佢們可以靠拖延時間得逞。我將不會宣布我們的進攻時間,但我們將會進攻。我們新戰略的另一個根本支柱是,將美國外交、經濟和軍事等所有實力手段綜合運用,取得成功。有一天,喺進行了有效的軍事努力之後,也許有可能實現一個政治解決,其中包括塔利班和阿富汗不同成員,但是沒有人知道這種情況是否或者何時會出現。美國將繼續支持阿富汗政府和喺實地與塔利班作戰的阿富汗部隊。

最終,要由阿富汗人民掌握佢們的前途,管理佢們的社會,實現永久的和平。我們是夥伴和朋友,但我們不會指示阿富汗人民如何生活或如何管理佢們複雜的社會。我們不再進行國家建設。我們將消滅恐怖主義分子。

我們新戰略的第二個支柱是改變對待巴基斯坦的方式。我們不能再對巴基斯坦為恐怖主義組織塔利班以及威脅那一地區和更廣大地區的其佢組織提供安全庇護保持沉默。巴基斯坦與我們喺阿富汗的行動合作將使它受益良多;繼續窩藏罪犯和恐怖主義分子將使它失去甚多。過去,巴基斯坦一直是一個重要夥伴。兩國軍方曾合作打擊共同敵人。巴基斯坦人民深受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之害。我們認識到那些貢獻和那些犧牲。

但是,巴基斯坦也為那些每天都試圖殺害我們人民的組織提供庇護。我們一直喺向巴基斯坦提供成千上億資金,與此同時,佢們卻喺窩藏我們正喺打擊的那些恐怖主義分子。

但這必須改變。而且必須立即改變。一個國家窩藏攻擊美國軍人和官員的激進分子和恐怖主義分子,與它的夥伴關係就無法存喺。現喺是巴基斯坦表現出它對文明、秩序與和和平的承諾的時候了。

美國南亞戰略的另一個關鍵成分是與印度進一步發展戰略夥伴關係。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是美國一個重要的安全和經濟港。我們重視印度對阿富汗穩定作出的重要貢獻,但是印度與美國進行數十億美元貿易,我們希望佢們喺阿富汗為我們提供更多幫助,尤其是喺經濟援助和發展方面。我們致力於追求喺南亞以及更廣泛的印度-太平洋地區實現和平與安全的共同目標。

最後,本政府將向你們,向美國人民的勇敢衛士保證,你們將得到所需要的手段和行動規則使這一戰略奏效,高效和迅速地奏效。

我已經解除了上屆政府對我們的戰爭將士施加的限制,這些限制阻礙了國防部長以及我們的戰地指揮官針對敵人全面、迅速地發起戰役。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Washington, D.C.)的微觀管理打不了勝仗。打勝仗要靠實地戰時指揮官及前線軍人的判斷能力和專門技能,佢們實時採取行動——有真正的授權——有擊敗敵人的明確使命。

正因為如此,我們還將擴大對美國武裝部隊的授權,有的放矢地打擊喺阿富汗各地滋生暴力和混亂的恐怖主義分子及犯罪網絡。一定要讓這些劊子手知道佢們無處藏身——沒有任何地方是美國的威力和美國的武裝所不能達及的。反擊將是迅猛有力的。隨着我們喺實地解除限制並擴大授權,我們已經看到擊潰伊斯蘭國組織的行動取得了顯著成果,其中包括伊拉克的摩蘇爾(Mosul)獲得解放。

自我就職以來,我們喺這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我們還將針對這些網絡最大限度地施加制裁以及其佢金融和執法行動,以剷除佢們輸出恐怖的能力。當美國派遣將士上戰場時,我們必須確保佢們擁有調動迅疾、果斷、壓倒性的軍事力量的每一件武器。

我們的軍隊將為勝利而戰。我們將為勝利而戰。從現喺開始,勝利將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攻擊我們的敵人,徹底消滅伊斯蘭國,摧毀‘基地’組織,防範塔利班(Taliban)佔據阿富汗,喺針對美國人的大規模恐怖攻擊發生之前予以制止。我們將請求我們的北約(NATO)盟國及全球夥伴支持我們的新戰略,增加軍隊及資金,與我們自己的水平保持一致。我們對佢們將這樣做抱有信心。

自就職以來,我已經闡明,我們的盟友及合作夥伴必須為我們的共同防禦貢獻出多得多的資金,而且佢們已經咁做了。

喺這場鬥爭中,阿富汗善良的人民和佢們勇敢的武裝部隊將繼續肩負最沉重的擔子。正如阿富汗總理所保證的,我們將參與經濟發展,以幫助負擔這場戰爭帶給我們的費用。

阿富汗正喺為捍衛並保護佢們自己的國家而戰,佢們的敵人正是威脅我們的敵人。阿富汗安全部隊變得越強大,我們將必須要做的就越少。阿富汗人將保衛和建設佢們自己的國家,並打造佢們自己的未來。我們希望佢們取得成功。

但我們將不再利用美國的軍事威力喺遙遠的土地上構建民主,或試圖按照我們自己的模式重建其佢國家——那樣的日子現喺已經結束了。我們將要做的是,同盟友及合作夥伴共同努力保護我們的共同利益。我們唔好求其佢人改變佢們的生活方式,而是要尋求共同的目標,讓我們的子孫後代過上更美好的、安全的生活。這種有原則的現實主義(Principled Realism)將喺向前推進的過程中指導我們的決策。單憑軍事威力將不能給阿富汗帶來和平,也不能制止喺嗰個國家滋生的恐怖主義威脅。

而戰略性地使用武力的目的是為實現持久和平的政治進程創造條件。美國將同阿富汗政府共同努力,只要我們能看到決心和進步。不過,我們的承諾並唔係沒有限度的,我們的支持也唔係一張空白支票。阿富汗政府必須肩負起佢們那一份軍事、政治及經濟重擔。美國人民期望看到切實的改革、切實的進展和切實的成果。

我們的耐心並唔係沒有限度的。我們將繼續睜大我們的眼睛。我將遵守我喺1月20日許下的誓言,繼續堅定地保護美國人的生命和美國的利益。喺這一努力中,我們將同任何一個選擇與我們並肩打擊這一全球威脅的國家從事共同的事業。

恐怖主義分子,你們聽着。美國不將你們徹底擊潰絕不罷休。喺本屆政府的領導下,正有數十億美元增撥給我們的軍隊。這包括用於我們的核武庫和導彈防禦的數額巨大的資金。我們世世代代都曾直面邪惡,而且我們總是常勝不敗。

我們勝利的原因在於我們知道我們是乜嘢樣的人,以及我們為何而戰。就喺我們今晚集會地點的不遠之處,成千上萬的美國最偉大的愛國將士長眠喺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這些神聖的墓地中所蘊含的勇氣、奉獻和愛,比地球上其佢任何地方都要多。

很多喺阿富汗作戰並陣亡的將士都是喺2001年9月11日之後的歲月里入伍的。佢們志願參軍出於一個簡單的原因:佢們熱愛美國,而且佢們決心保衛她。

而現喺我們必須保衛佢們為之獻出生命的事業。我們必須團結起來保衛美國防範國外的敵人。我們必須恢復我們國內公民之間的忠誠紐帶,我們必須取得崇高光榮、經久不衰的成果,不辜負如此多的人所付出的巨大代價。

我們的行動以及喺今後的歲月中,全都要尊崇每一位陣亡英雄的奉獻,每一個失去親人的家庭,以及每一位為保衛我們偉大的國家而流血的負傷將士。

憑藉我們的決心,我們將確保你們以及你們的家人的服務奉獻將使我們的敵人遭到擊潰,並將促使和平到來。我們將向勝利挺進,帶着我們心中的力量,我們靈魂中的勇氣,以及對你們每一個人的永恆的驕傲。謝謝你們。願上帝保佑我們的軍隊,願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非常感謝你們。謝謝你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