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國務院新通知針對王健林?民企兩重原罪 里外唔係人

——中共國務院通知轉4部委限制制境外投資 巨頭陷買賣困境

中共國務院辦公廳18日轉發4部委通知,除鼓勵開展“一帶一路”建設等境外投資”外,對境外投資房地產進行限制並禁止“開展賭博業境外投資”,多家分析認為,該通知指向明顯,對海外併購明星萬達、安邦、復星、海航等加以約束。

中共國務院18日轉發的中共國家“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交部”四部委的通知題為《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的通知》,該通知除了推崇當局“一帶一路”,鼓勵與此相關的境外投資,對境外投資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以及喺境外設立無具體實業項目的股權投資基金或投資平台等進行了限制。

華爾街日報18日就此發出的報導認為,通知所展開的內容表明喺“限制境外投資之際,中國政府同時鼓勵外資投資中國,以吸引外資進入,緩解資本外流壓力。”

海外多家媒體認為“對萬達的影響比較大”。

媒體關注萬達事出有因

中共國務院上述通知前兩天,16日聯通混改翻案出籠,喺互聯網四大巨頭出現喺出資名單中的同時,卻沒有王健林。大陸媒體也質疑“為啥王健林錯失加入聯通朋友圈的機會?”大陸新浪財經19日的報導稱“王健林錯失聯通混改一門心思想當老大”,並引述王健林的原話講,“國企控股,不等於我拿錢幫國企嗎?那我唔係有毛病嗎?不能幹這個事。”但係,7月21日,王健林高調錶態講,自己“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喺國內”。

而喺之前,習慣了買買買的王健林,7月份,除了出售給融創13個文旅城外,又出售給富力77個酒店項目,交易金額高達638億人民幣,同時王健林還喺操刀處理其持有的〝重資產〞——萬達廣場。

至於王健林想做乜嘢事,何清漣7月24日喺美國之音的文章“王健林的“保護傘”為何不靈了?”講的很清楚:喺眾多熱衷海外併購的中國富豪當中,只有王健林的投資流向係足球隊、好萊塢、俱樂部與豪宅等。

事實上,從2012年起,萬達海外投資額已累積高達2451億。王健林1月份還曾講,萬達將每年固定投資50億至100億美元,重點係娛樂和體育產業,投資首選美國,其次係歐洲。

英國《金融時報》7月13日文章《萬達“快刀斬亂麻”式資產轉讓,化解政治風險》分析稱,中國最大零售物業與娛樂集團之一的萬達,“轉讓資產使萬達能夠減少債務”。而借錢賣掉八成國內產業,旨喺化解政治風險。

紅二代出身的王健林通向權貴之路背後隱現中共高層的身影。公司記錄顯示,萬達集團的早期投資者同當時中國最高層有關,其中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

當局防範金融風險共產黨資本主義前景不妙

事實上從江澤民出任中共黨魁開始,新興權貴資本主義開始嶄露頭角。中國經濟學吳敬璉等人認為“以公權力為依託的利益集團‘權力尋租泛濫’”係首要原因。分析認為這與江澤民貪腐治國的理念合拍。而習近平掌權後通過反腐等手段力圖扭轉現狀。

但2015年的股災一場“未遂的經濟政變”,加重了當局擔憂。也因此習近平喺金融會議上多次強調“防範金融風險”。

其實,早喺過去兩三年,以萬達、AB、復星、海航為代表的啲企業,加大了喺海外的併購投資金額。搜狐6月22日發文披露銀監會今年6月就有緊急電話通知,“要求提供對海航、AB、萬達、復興、浙江羅森內里投資公司的境外投資借款情況及風險分析,重點關注所涉及併購貸款、內保外貸等跨境業務風險情況。”

海外投資係轉移資產係不爭的事實,新浪財經2017年6月22日的報導“王健林承認海外投資係轉移資產,還暴露了一個真相..”稱王健林哈佛演講中“承認這就係轉移資產,自己賺的錢,愛往哪投就往哪投。”

巨頭困局與“政治鬥爭”

同樣具有中共高層背景的復興也陷入了困局。英國金融時報的觀點稱,自2010年以來,復星已喺逾130宗境內外併購中花費了大約380億美元。但就喺當局強調金融風險、銀監會介入調查的背景下,郭廣昌7月6日喺陝西省的官方會議上強調,復星集團將利用其全球資產來扶助地方經濟。將主旨轉向“實業報國,復興中華民族”的官方意象上。

金融時報的文章分析稱,自2010年以來,復星已喺逾130宗境內外併購中花費了大約380億美元,而上述幾家大公司近幾年都熱衷於喺境外展開〝炫耀式收購〞,並為此背上了巨額的債務,這令中國的金融監管機構〝越來越焦慮〞。

7月24日《金融時報》稱,中共國務院指示各金融監管單位、經濟計劃機構,及其佢部門嚴審海外購併案。據稱,係習近平親自批准〝停購令〞的行動,禁止國有銀行對私企提供新貸款以進行海外擴張的。

英國機構〝經濟學人智庫〞(EIU)的專家蘇越(Yue Su,音)講,當局可能還擔心這些公司喺試圖將資產轉移到國外,把債務留喺國內,從而令中國國內經濟狀況惡化。

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分析講,喺中國大陸,特別係經過廿多年腐敗治國的江時代,大型私企要想發展做大必須依靠權力、官商勾結、違法,否則無法生存,這造成了中國民企的國內原罪。喺國外擴張中,其資金來源不明,以及被認為係中共對外擴張,或者盜竊尖端技術工具,造成民企喺國外的原罪。

這兩重原罪造成民企里外唔係人的尷尬境遇,也決定其政治風險始終存喺。而中共政治風向多變,造成民企雖然喺大陸賺錢容易,還係紛紛轉移資產而中共以否定私有制建政,喺這種環境下,無論係邊個,對保護私有財產並沒有信心。分析認為,不論係抓捕金融大鱷還係限制海外併購,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金融問題,所有制不變,無法從根本上改變資金外逃意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