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邢天行:喺美國人眼裡 朝鮮能瞬間撕開中國黑幕

巧遇Shery後發生的事情,讓我感到:朝鮮今天的表現,其實是為了讓世界了解中國的。一個共產邪惡小國瘋狂起來,都讓超級大國美國頭疼,那麼一個共產邪惡大國,要是放任縱容它壯起膽來要領導全球,那對地球人都將是大禍臨頭。只有讓共產黨垮掉,清除共產黨的邪惡理論,幫助中國人恢復正常的生活權利,世界也先至會真正安全。

朝鮮知名“脫北女”李晛瑞曾喺北京公開抨擊中共當局遣返逃離朝鮮的難民。(視頻擷圖)

Shery,是美國曼哈頓一所學院的教師,三十多歲的優雅女士。如果唔係遇到她,我還真不知道朝鮮喺美國如雷貫耳的程度,更料不到朝鮮可以對解讀中國達到一劍穿喉的效果。

不久前,我到公寓管理Amanda嗰度交房租。喺她房間里遇到了Shery。 Amanda介紹講那是她的侄女。Shery很熱情的打招呼,並介紹自己。她的目光落到我的左手腕上,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驚呼:“玉鐲嗎?是玉嗎?”聽我Yes,她立即開始談論起新聞中一個中國女人試戴幾十萬元的一隻玉鐲而不小心摔壞的事情。我正感嘆中國傳媒中熱傳的一件小事,竟喺美國也如此吸引眼球。就聽Amanda對我講:“你講一下你和你丈夫的故事。”

剛搬到這座公寓之初,我就向她講過我們喺中國的經歷以及怎樣到了美國。現喺她顯然是提醒我對Shery再講述一遍。Shery進一步解釋講,她正喺做一個亞裔家庭與文化的研究課題,並打開電腦,向我展示其課題文本。於是,圍繞着她的話題,我們開始交談。

“點解來美國?”Shery問,這是一個最普通常見的話題。

我講,我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了中共的迫害。我逃離中國,喺第三國向聯合國難民組織申請庇護,我被接受為難民,然後我被安置到了美國。

我簡單講述自己的受迫害經歷:最初,我被抓進洗腦班。因為我不肯放棄信仰,就被送進了拘留所。然後,公安警察為了獲得獎勵,把我送進了勞教所。非法送我去勞教所之前,警察講:“你現喺講你不煉了,你罵法輪功,我們就放你回家。你不講,你就去勞教所接受改造。”我講:“我有權保持沉默。”警察講:“那就是還要煉唄。”佢們用手銬把我兩手銬喺背後,揸车押送我去馬三家勞教所,拿走咗我身上的300元錢據為己有,並且沒有通知我的家人我喺哪裡……

喺我講述過程中,Shery不斷驚嘆著打斷我,難以置信地反覆問我啲問題,如:佢們許諾你講不煉就放你?你沒講,就被抓進勞改營(Laber Camp)?佢們不讓你睡覺?不讓去廁所,是嗎?

“是的!”我不斷回答道,我講:“這些都是最一般的了,我的朋友被酷刑折磨死了。我用你的電腦揾她的圖片給你看,她叫王雲傑,她被電擊乳房。回家後她去世了。”我一邊講,一邊用她的電腦谷歌翻譯中文詞語,查揾明慧網上的資料給她看。我還告訴她,我的鄰居夫妻倆都被迫害死了,留下一個小女孩。我是一名中學教師,我的一位學生家長被國保警察用電棍打擊死了。我揾出網上佢們的照片指給Shery看。當她聽講我丈夫僅僅因為澄清法輪功真相就被判刑十年,她更表示不可思議:“十年?太可驚了!”她表示從來不知道中國發生了這些事情。

“法輪功是乜嘢?點解你們要堅持?”Shery震驚之餘問了我這句話。“你沒聽講過法輪功或法輪大法嗎?”“沒有!”她的回答也讓我很吃驚。我以為美國曼哈頓每年都有法輪功大遊行,很多街頭能看見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咁多年,就算她不了解具體內容,總該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實吧?這讓我諗到:美國主流媒體,咁多年基本沒有提及法輪功喺中國受迫害的事情,也很少提及喺中國發生的其它嚴重的人權迫害。Shery這樣的美國人,平時除了她的工作,再就是生活娛樂,一般很少接觸和關注其佢族裔的事情。

儘管大面積的信仰和人權迫害喺中國長期存喺,也一直有被迫害的人揭露迫害、呼籲停止迫害,但是這些嚴重的事情卻被主流媒體有意忽略了。迫害與虐殺被掩蓋了,而一隻高價玉鐲子被索賠之類消息成了重磅話題。

我告訴Shery,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修煉法輪功,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境界提升。我覺得我的語言難以表達我諗講清楚的問題,於是我打開明慧網的英文網站幾個界面,嗰度有法輪功書籍和功法的介紹以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信息。Shery表示她會揾時間去進一步了解。

但是,Shery還是無法理解點解法輪功喺中國會遭到迫害。她聽我常提到CCP喺迫害,就問我CCP是乜嘢?我解釋是中國共產黨的縮寫。“是一個黨派嗎?”她追問。我有限的英語實喺無法表達清楚,我只好跟她提示:美國有民主黨、共和黨兩個執政黨,中國是共產黨。Shery似乎明白了,但又困惑地問:“共產黨點解迫害?”顯然她對照美國兩黨,實喺不懂點解共產黨能做出那麼邪惡的事情。我思維翻滾:共產黨是邪靈撒旦,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是邪惡的,共產黨喺中國的邪惡殺人歷史,謊言加暴力……跟中國人談論,我可以講這些,但是Shery是一個完全不了解共產社會和共產邪教的美國人,況且我的英語實喺是表達不出這些抽象的內容。情急之下,似乎是靈機一動,我脫口問了一句:

“你知道朝鮮嗎?CCP跟朝鮮的黨是一樣的!”

她恍然大悟似的講道:原來中國跟朝鮮一樣啊!”沒想到中國那層厚厚的黑幕,瞬間就被朝鮮撕開了,一切難解的糾結都迎刃而解——中共跟朝鮮的邪黨一樣,那麼喺中國發生的種種邪惡也就揾到根源了。

看來Shery對邪惡的朝鮮非常了解。至少近期,美國大學生被朝鮮當作人質迫害致死,極大地刺激了美國人關注朝鮮的神經。朝鮮又總是把美國當作頭號敵人進行核威脅,對美國而言,不過是小丑的可笑娛樂。以往,美國媒體對朝鮮的報道也少有禁忌。朝鮮小國,兩國之間沒有利益需求往來。朝鮮的人權迫害,常可見諸於美國媒體。奧巴馬對朝鮮脫北者的關注和援助,也是可見光。也就是講,美國人可以正常從媒體上了解朝鮮,從而看到它的邪惡面目。而中國人卻沒有朝鮮人那樣的待遇,媒體不為中國受害人發聲,美國人就很難了解真相。

接下來,Shery又問我其它啲情況,比如幾個孩子。我告訴佢一個孩子。中國搞計劃生育,不允許多生。很多地方啲婦女因為再懷孕,被強制墮胎,甚至致母子都死,而犯罪人不受懲罰。

Shery對我講述的啲中國人都習以為常的事情,經常感到驚訝和憤怒,她覺得活喺那樣的國家是多麼痛苦。

喺我們談話結束的第二天,我又接到她的電話,讓我收工後去Amanda嗰度,她再了解啲事情。當我過去後,她第一句就是:我跟我丈夫講了你講的故事,佢完全驚呆了……

巧遇Shery後發生的事情,讓我感到:朝鮮今天的表現,其實是為了讓世界了解中國的。一個共產邪惡小國瘋狂起來,都讓超級大國美國頭疼,那麼一個共產邪惡大國,要是放任縱容它壯起膽來要領導全球,那對地球人都將是大禍臨頭。只有讓共產黨垮掉,清除共產黨的邪惡理論,幫助中國人恢復正常的生活權利,世界也先至會真正安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