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戴河無會曾慶紅髮難落空?前常委萬言建議習平反六四

習近平

9日中共官方報道劉雲山受習近平委託看望北戴河休假專家,但媒體沒提前常委是否去了。多個消息源稱,習近平上台後為避免老人干政,已取消北戴河會議,不過港媒稱習當局指派三個小組向前常委展開諮詢工作,其中常委胡啟立提出分三步走平反六四。而江澤民為保證不被清算,在其交權時曾留下政治遺囑,要求不能平反六四和法輪功。有北京紅二代表示,沒人敢向習近平發難,即使江曾有這個心,但也沒人肯出頭挑事。

目前正是中共官場一年一度的北戴河休假療養期,官方公開的報導是,掌管宣傳的劉雲山於8月9日,以受習近平委託的名義,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專家,這已經是當局的一種制度安排。跟劉雲山一起現身的還有副總理馬凱,中組部長趙樂際。

但官方沒有報導的是,中共官場退下來的老人,也通常會在這段時期前往北戴河度假療養。

陸媒在2015年北戴河會議期間還曾刊文“北戴河今年無會”。

落馬江系高官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陸媒2015年就報道“北戴河無會”,經過兩年的不斷清洗,江系大批高官落馬,勢力不斷萎縮。今年北戴河期間,習近平更不會反而准許退休常委們指指點點,他要按照自己的部署安排十九大,所以習近平不會在北戴河召開大會,給反習勢力一個發難的機會。他可能會是如港媒所說,派人去徵求退休常委的意見,通過口頭或文字形式反饋到習近平這裡,但是否採納完全取決於習近平。

紅二代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習近平不太喜歡這些老人對他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所以,從“十八大”以來,北戴河會議的份量在減輕。

但羅宇也表示,不管怎麼樣它還有個機制,現在退休的這些人還是有發言機會的。現在的常委都去徵求過原來常委的意見。他舉例,李克強和栗戰書去徵求胡啟立的意見,胡還給了一介書面意見,要求重新評價六四。

栗戰書

之前羅宇周二(7月17日)告訴“希望之聲”記者,據他所知,江澤民派系很多大員都去了北戴河,包括曾慶紅在內,“所以會不會有人在北戴河發難呢?北戴河會議可能會掀起波瀾。”

不過北京的女紅二代則持不同觀點,她向大紀元表示:“我敢說沒人敢發難。曾慶紅敢嗎?江澤民他動不了了,他也干擾不了。曾慶紅自己也不敢出面弄,他只能指使別人,他現在還能指使誰?現在能為他們說話的有頭有臉的已經沒了。習王早把軍隊整頓好了,地方這幾個大員你能動的了嗎?沒有中央的權力,你說不了什麼話,你翻不起什麼大浪,能翻大浪的都得有實權的人。軍隊有實權的或者地方能聯絡幾個大員,現在還能找出這種人?!”

外界估計北戴河活動已臨近尾聲,估計下周中共高層將陸續露面。

北戴河無會

所謂的北戴河會議,是指中國共產黨夏季舉行的黨內高層秘密會議,一般討論黨內重大問題,因地點為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故稱。北戴河會議通常每年舉辦一次,地點不但鄰近北京,且亦有消暑之效。

江澤民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2015年分析說,北戴河會議的“老人議政”如果繼續存在,就是給江澤民繼續干政的機會,習近平不會接受。因此黨媒才有“政治色彩逐步淡化”,“北戴河無會”的說法。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也多次刊文稱,習近平為避免老人干政,已取消北戴河會議,高層每年夏季在北戴河的活動已經恢複名副其實的“休假”。

習近平上台後,北戴河會議的重要性直線下降。2015年年夏季中共黨媒有關北戴河會議的唯一報道是“今年北戴河無會”。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曾稱,政治局委員胡春華和孫政才缺席2016年的北戴河時間,可見無會。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8月號報導,今年江澤民等缺席北戴河會議。

雖然北戴河沒有會議,但是習近平還是會通過其它途徑給退休常委們一個說話的機會。

胡啟立

胡啟立8萬字建議書再提重評“六四”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7年6月號報道,5月中旬,中共當局開啟了十九大前第二輪黨內徵求意見的程序。

這是今年1月份第一輪徵求離退休國家級、副國級和民主黨派,就十八大以來中央工作的評價,以及對十九大召開的政策建議。這也是對退休高層的第二輪徵求、聽取意見和建議。

據知,由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和王瀘寧、栗戰書、趙樂際,分三組展開諮詢工作。李克強、栗戰書會晤了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啟立。

胡啟立遞交了一份題為“共產黨員的反思和建議意見”的建議書,建議書長達8萬字,分3個部分。

胡啟立在建議書中提出,隨着內部政治氣氛的變化,能否分三步、多步處理,最終解決“六四”事件。首先,可將“八九”政治事件定性為“社會政治風波事件”;

第二步是區別特設、有限賠償;

第三步區別糾正、糾錯,最終就事件划上句號。

江澤民

江澤民為保證不被清算,在其交權時曾留下政治遺囑。香港動向雜誌報道,二○○一年二月江借“貫徹三個代表”的中央會議之機,明訂兩條:其一,絕不允許鬆懈打擊法輪功的鬥爭;其二,對“六四事件”定性的“黨的結論正確性”不容改變。這兩項沒寫進江的“泄密大全”,而是由庫恩所著《江澤民傳》予以披露。民間研究江澤民史料的學者將庫恩披露的兩點稱為“江二條”。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