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狠狠打臉戰狼2 印尼排華真相: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

有人評論說,看看現在的中共政府,自己的人民在印度尼西亞被當地的災民搶掠,98年數萬名華人被印尼人燒殺強姦,我都替中國人感到難過,而現在,居然中國捐給印尼上千萬的款項,日本比中國富裕幾十倍,都只捐了百萬美元的款項……他們國家(中國)有大量的人連飯都吃不飽,上億人還在貧困中,他們居然會把錢捐給燒殺過強姦過自己同胞的印尼人,我真的沒見過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了。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中受波及的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南亞島國印度尼西亞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大規模有組織的極其殘暴的排華暴亂,首都雅加達市內有27個地區發生暴亂。暴徒們慘絕人寰的獸行令人髮指,令人窒息。整個雅加達恰如人間地獄。不到三天內,據不完全統計,僅印尼首都雅加達就有5000多家華人的工廠店鋪、房屋住宅被燒毀,2000多名華人被屠殺。更令人髮指的是,印尼暴徒還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極其殘忍的手段喪心病狂地強暴了數百名華人婦女,其中有20多名華人婦女因此而重傷死亡,包括一個9歲和一個11歲女童。同時發生在梭羅、巨港、楠榜、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暴亂所造成的華人生命財產損失更是無法估量。印尼總統表態說五月暴行“是印尼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事件”。

一、事件經過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時,暴徒開始燒車及進行連續破壞活動;翌日,雅加達陷入瘋狂狀態,到晚上,暴亂達到頂峰。據目擊者和受害人描述,暴徒們非常有組織,他們分成數組,每組4到7人,由公交車和軍用卡車載到現場,先行搶掠。暴徒把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進行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

暴徒們幹着豬狗不如的事情。暴徒們手裡拿着棍子、砍刀,見到華人,不由分說,揮棒就打。他們把華人砍得半死,倒提着腿從大街上拖過,又綁在樹上,活活把人大卸八塊,用鋸把頭鋸下來,擱在汽油桶上觀賞;他們在公共汽車上當著幾十名乘客輪姦華人女學生;在大街上,在幾百人圍觀下輪姦華人婦女;他們衝進華人的家裡,當著丈夫的面強姦妻子,當著父母的面強姦女兒,強姦之後還不滿足,還要用鐵器捅進婦女的下體,用刀把華人婦女砍得遍身血肉模糊而死去,或用鈍器把華人婦女的頭擊成爛泥,像丟垃圾死老鼠一樣把華人男女殘缺不全的屍體丟在路邊。暴亂後僅新加坡的醫院就收治了120多名被嚴重摧殘的婦女,其中一個九歲的女童在被輪姦之後割去外陰,經搶救無效而死亡。歹徒們以極其變態殘暴的手段輪姦完了婦女後,有的還割去她們的乳房,把女人的下部插進拖把等硬物,或是扔進火里燒死。對反抗的婦女殘忍地殺死。

印尼華人女子被強姦,不少是在自己父母面前被奸,令受害人全家心靈嚴重受創。五月十四日傍晚六時,暴徒沖入雅加達一間裁縫店內搶掠,繼而在裁縫師傅夫妻面前輪姦其15歲的女兒,兩天後裁縫師傅自縊死亡。受蹂躪的少女到達鄉下兩天後喝殺蟲水自殺,她的母親也瘋了。

歹徒通常向年輕的婦女下手。一名婦女披露,當10個暴徒衝過來時,在樓上發現了一名華裔婦女和她的兩個妹妹。暴徒命令兩位年輕的婦女把衣服脫掉,並讓她們的姐姐站到牆角去。接着,暴徒在樓下放了火。強暴了她的兩個妹妹後,其中兩個男人對她說:“我們完事了,我們滿足了,因為你太老,太丑,我們對你不感興趣。”接着,他們把她的兩個妹妹推到起火的樓下,當場摔死。在棉蘭等城市,年輕的暴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幾百名看熱鬧人的面,撕下華裔婦女的衣服當眾進行姦汙。一個12歲的華裔小姑娘竟遭到七八個男人的玷污,她的全身都是抓傷。

十八歲的薇薇安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絕望的、求救無門的時刻,她悲痛欲絕地哭訴道:我的名字叫薇薇安,今年十八歲。我們一家住在雅加達華人社區的一座大廈里。五月十四日早上九時十五分左右。我們聽到外面吵成一片,幾百名印尼人突然衝進大樓,他們高喊:“把華人都殺死!”

我家住在7樓,在一片混亂當中,我們跑到15層一個朋友家躲起來。不久,我們聽到門口有吵鬧的聲音,聽到有婦女和小孩的哭聲,我們嚇得要死。同一層樓有年輕的女孩在尖叫。

後來我們一家人決定分散開,我和朋友往下跑到10層,聽到許多人在大喊救命,我親眼看到一個20歲左右的女孩被4個男人強暴。這時,這些男人看到了我妹妹芬妮,他們抓住了他,我爸爸和叔叔想把她拉回來,可是擠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差不多有60個人抓着我妹妹和我們一家人。

這一群人把我們拎進一個房間,我叔叔多迪問他們要幹什麼,他們不回答,只是露出冷酷兇狠的表情。一個男人抓着芬妮,把她摔在沙發上,媽媽當場昏倒了。另一個男人抓起一根木棍把我爸爸打倒在地。

我閉起眼睛哭了。不願再看下去。至少有5個男人輪姦芬妮。不久後,有9個男人跑進房間,把我和我嬸嬸維洛抓住,我高聲大喊,最後就昏了過去。

那天下午5點多,我醒過來,頭痛得像要裂開,我已意識到自己也被強暴了。我們全家都在房子里,除了芬妮。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時已在一家医院裏,全身疼痛,而爸媽正站在我身旁。那時我問他們,芬妮的情況怎樣。媽媽就掉淚了。爸爸對我微笑,可是,他的表情卻比哭還難看。我從他的眼睛裏,看到了掩藏不住的痛苦。

我住院4天後,感覺好了。爸爸這時才說了我昏倒後發生的事,他的目光直視着前方,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爸爸說,我昏倒後被7個男人強姦,他們還用力抓着我往牆上撞,這就是我清醒後特別累、滿身是傷的原因。我一直問:“芬妮怎麼樣?”但爸爸卻不回答,他只叫我好好休息,然後一邊掉淚一邊走出了房間。

又過了一個星期,父母才告訴我芬妮的遭遇。芬妮被強姦後,用儘力氣反抗,他們就不斷毆打她,芬妮還對其中一個男人吐口水,這個動作激怒了那個人,他抽出刀子,在芬妮身上猛刺,芬妮滿身是血,死在刀下。爸爸說,多迪叔叔也被殺死了。

我驚駭得說不出話來,整個人似乎都麻木了。我在心中反覆地問上蒼:怎麼能容許這種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怎麼能夠?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絕望的、求助無門的時刻。

一名印尼華裔讀者向海外傳真,細訴雅加達一名16歲華裔少女在五月中旬的暴亂中被暴徒強姦並遺下孽種的悲慘遭遇:“我是醫院醫生,我從未想到會遇上強姦案受害病人。求診的是一名叫麗娜(化名)的年約16歲華裔少女,相貌清秀、美麗,家住西雅加達的排屋,我不知到底有多少個人強姦過她。麗娜常在深夜夢囈嘶喊:‘饒了我吧!饒了我吧!’其實,因強姦所留下的傷痕都已痊癒,但她父母堅持要她留在醫院,免她在家觸景生悲,並讓我為她驗孕,怕她因奸成孕。不幸地,驗孕結果證實麗娜已有身孕,但作為守法的醫生,我在法律及宗教上都不能隨意為病人打胎。當麗娜知道後她全身發抖痛哭:‘媽……爸……麗娜不要懷孕,求求你們救我。’我們都搖起頭來,她發抖的手拉緊着我:‘醫生……救我……醫生……救……’我視線開始模糊,一位小女孩如此的無助,是否該讓她繼續懷胎、讓肚裏的胎兒每刻都讓她想起那天怒人怨的暴行呢?”

即使在黑五月過後的七月份,也還有迫害發生。就讀於大學二年級的19歲的華裔孤女愛玲,七月初被三名印尼暴徒強闖入屋內,企圖以掛窗帘的鋁枝插入其陰道內,幸而她極力抗敵,暴徒的暴行未能得逞,但最終其腰背及胃仍被鋁枝刺傷,尿道亦被弄穿,需重新接駁,復原遙遙無期。當場流了達二千CC的血,十分恐怖。愛玲通過報刊強烈譴責暴徒的野蠻行為,促請國際法庭公開審判罪犯。到七月底華裔婦女仍繼續受到迫害,最近印尼有恐嚇信流傳,內容為“祝福”華人好好地享受“餘下的時日”,並稱他們特別要用旗杆插入“支那女人”的下體,以免“弄髒了”印尼男性的陽具。暴亂期間,就有一名婦女遭暴徒以掃把柄插入下體致死的圖片。七月二十四曰傍晚,印尼萬隆一名華裔女大學生從學校乘巴士回家途中,遭遇三名開吉普的暴徒強行拖落車下,在眾目睽睽下遭強暴。

在發生一幕幕慘絕人寰的事件後,大多數受害華裔婦女至今仍在暗處哭泣,生怕被人發現,毀了自己、毀了家庭。受害者大多躲在雅加達市內不知名的角落,有些人則遠離雅城逃到香港、新加坡等地。直到現在,受害華裔婦女因有許多苦處,仍不能挺身揭發這些暴徒的醜行。許多目擊者說,其它幸免於難的婦女因為華裔婦女被辱,自身也陷於恐懼之中。一名目擊者說,她妹妹親睹一名華裔女孩被幾名暴徒輪暴後,整個人處於惶惶不安狀態。每當有人靠近她,便全身打顫,說話也變得語無論次,兩周後每況愈下,只得送醫院治療。這名目擊者懷疑,她妹妹不可能只是看到強暴的情景,很可能本身受辱,否則反應不會如此強烈。許多目擊者在驚悸之餘,已經無法分辨“親眼目睹”和“親身經歷”之間的差別,她們目擊那一幕後身心產生的反應彷彿自己是受害人,因而接受身心治療者不在少數。

據香港《明報》報導,雅加達人權與婦女研究組織經整理後的報告顯示,五月發生的騷亂中,印尼各地總共發生5000多起暴徒強姦或輪姦華裔婦女的慘案,其中以雅加達每天發生的100多起最為嚴重。雅加達《改革之聲》也報導,單在巨港,即發生224宗各種形式的性侵犯事件。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印尼華人組織成員表示,暴徒在施暴前都給人注射興奮劑,讓他們得以“順利執行”最野蠻最殘暴的禽獸任務。不少暴徒在事後感到體力嚴重衰退,因此到私人診所求診,事情就因此而傳開來。據稱,很多暴徒事前都曾在軍方單位受過訓,有些暴徒身材結實,蓄著與軍人一樣的平頭髮型。目擊者稱很多暴徒就是軍人,因為,就在印尼總統宣布將調查強姦事件的同時,74名涉嫌的陸軍戰略後備隊士兵陸續從兵營里消失了。暴徒每強姦一名華人婦女,就能得到2萬盾(約合2.5美元)作為報酬。暴徒公開提出的口號是:寧願讓印尼倒退20年,也要把華人趕走。

儘管騷亂越來越嚴重,在整個雅加達地區卻見不到任何警察或軍隊。印度尼西亞成了強盜的天堂。暴徒們在沿街牆上用油漆噴上反華標語,“殺死中國人”,“中國豬”,“燒死中國人”……許多商店為了免遭災禍,在門前都掛上大幅告示“Prihumi”(印尼本地人)。當暴徒們幾乎掃蕩了所有華人的中小商店以後,他們把攻擊目標集中到一些大型商場和華人銀行。他們衝進大樓,逐層搜索、搶掠,只要發現婦女就強姦、輪姦。

到五月十五日傍晚,暴亂已經進行了一個晝夜。一處華人商店被點燃,就像得到了統一指揮一樣,在雅加達四面八方都冒出滾滾濃煙。雅加達市區的五座購物中心和一些商店被暴徒縱火,儘管下了傾盆大雨,但大火還是狂燒一天後才熄滅,急救人員僅在檢查雅加達西區斯利達購物中心一幢4層大廈時,就發現了118具燒焦的屍體。整個雅加達市共找到500具燒得焦炭一般的屍體。

華人最集中的喜地酒店,大火焚燒了兩天兩夜才熄滅。喜地酒店的老闆林先生說,該三星級酒店已開業25年,擁有二百間房,酒店低層商場有一千多間華商店鋪,到雅加達旅遊的華人較喜歡落腳,方便購物,現今已蕩然無存。雅加達一家有120年歷史的老字號咖啡加工廠,遭上千名暴徒破門搶劫,華裔老闆一家不得不爬過屋頂到印尼人鄰居家裡避難,才免遭毒打。不過,家裡的6輛車全被燒毀,價值幾十萬印尼盾的珠寶首飾,以及無法估價的其它財物,都被洗劫一空,連銅鑰匙都不放過。

雅加達的大火不斷蔓延,幾近失去控制。血腥暴行肆虐了30個小時之後,軍隊和警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維持秩序。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和政府官員開始在電視和廣播中呼籲保持和平與秩序。可是,魔鬼們仍繼續在各處作案,雅加達變成了恐怖和罪惡的地獄。

根據印尼政府機構國家團結髮展局七月十日公布的資料,發生在五月中旬以華人為主要攻擊目標的大暴亂,468位華裔婦女被強暴,最年長的55歲,最小的年僅9歲。其中20位華裔婦女在遭強暴或被毆打致死或被投進火海,化為灰燼。死者包括那名單純的小女孩,由於她的陰部被歹徒切除,死於医院裏。而印尼“被強暴婦女救助中心”、“婦女聯繫資訊中心”等團體則表示,由於政府推諉、犯罪團體恐嚇以及受害者難以啟齒等因素,被強暴的華人婦女的確切數字根本無法把握。有人權組織估計,正確的數字應在千人以上。

二、各方反應

集體強暴事件後,來自印尼和其他地區的華人,紛紛通過互聯網、傳真、郵遞電話的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網絡上也陸續出現華人婦女遭凌辱的圖片,血淚斑斑的創痕震憾人心。全世界被震怒了!

美國、加拿大、香港、新西蘭、澳大利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世界各地的華人民間組織紛紛表示了極大的驚駭和憤怒,嚴辭遣責印尼政府,要求印尼政府迅速查清事情真相,對犯罪份子繩之以法,保護華人的合法權益,並對受傷的華人婦女表達了深切的關懷。

美國國防部表示如果有必要,準備為想離開印尼的美國人提供軍事保護和支援。美國大使館敦促僑民離開雅加達,並安排兩架波音747包機,協助僑民撤離。美國政府並認定該事件為種族歧視,批准了部分華人的避難請求,使這部分華人得以以難民身份進入美國。暴亂髮生後,《紐約時報》及時發表四篇文章披露印尼華人在動亂中成犧牲品的種種劫難,更於六月十日發表一篇近萬字的報導,詳細描述印尼華人在這次動亂中所遭遇的不幸。其它如《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及各主要電視媒體,都曾以顯著的篇幅密集報導華人遭遇的不幸。38位聯邦眾議員聯名致函克林頓,促他向印尼政府施壓力,要印尼政府採取措施,保護華人,此外,這些眾議員並表示,他們將在國會舉行聽證會,針對印尼排華的暴行進行聽證,並將邀請印尼駐美國大使到會說明。這些眾議員並將要求印尼政府保證不再發生排華暴力事件,否則將中斷對印尼的貸款。加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范士丹女士更在八月六日發表聲明表示,她除了致函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要求國務院向印尼政府施壓儘快調查排華的暴行之外,在參議院九月初復會後,她將在“1999年的外援法案”中提出修正案,促使印尼不得不接受美國所提出的懲凶及防止今後再發生排華暴行的要求。

從七月中旬起,美國華人陸續發動抗議印尼華人遭暴民施虐的活動。八月七日和八日,全美國13個城市同步舉行譴責印尼暴民罪行的示威抗議活動,近兩萬名華人群集各地印尼使領館前,向印尼官員遞交抗議信函,並舉行各種抗議示威活動,聲勢之大,可比美3年前的保護釣魚島運動。

加拿大特使會見了強姦受害者,拜訪了印尼總統哈比比。哈比比問:“怎麼你們加拿大華人要干涉印尼內政,中國都不干涉。”加拿大特使反駁說:“這是普世的人權!我是代表加拿大!”

英國各界華人組成的支援印尼華人委員會在倫敦唐人街發起簽名運動,抗議迫害印尼華人、姦殺華人婦女的野蠻暴行,強烈要求印尼政府採取措施,切實保護當地華人的合法權益。全英華人社團婦女聯合總會也發表聲明,強烈抗議印尼暴徒殘害華人。英國揚州同鄉會等4個英國華人社團近日聯合發表致英國及歐洲全體華人書,呼籲他們採取行動,敦促所在國政府要求印尼政府切實維護法紀,保護華人合法權益和生命財產的安全。

馬來西亞派遣了兩架空軍運輸機前往雅加達接運僑民。馬來西亞副總理安瓦爾七月二十五日發表講話,譴責印尼華人遭受強暴和危害的事件,他說,正義必須獲得申張,馬政府對於印尼發生的暴行深表關注。馬來西亞內政部副部長、馬來西亞華人總會副會長黃家定也發表聲明,要求印尼當局對暴徒處以重刑,並切實保障華裔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馬來西亞國內77個團體聯合向印尼駐馬大使館遞交抗議書,對印尼華人婦女遭強暴事件表示強烈抗議。馬來西亞華人總會、13州中華大會堂和7大鄉團代表馬來西亞國內230個華人社團,分別向印尼駐馬來西亞大使館遞交了備忘錄,強烈譴責和抗議印尼華人華僑被強暴和殺害事件。馬來西亞中華大會堂總會會長張征雄率領多位總會領導人,把該抗議備忘錄副本,轉交聯合國駐馬來西亞辦事處,希望聯合國採取必要的行動。

泰國中華總商會代表泰國華人華僑發表聲明,印尼華人華僑被姦殺者數以計,此等慘狀,令人憤慨。希望印尼當局迅速制止迫害華人華僑的暴行,並嚴懲暴徒。

菲律賓中華總商會、善舉總會等組織紛紛發表聲明和公開信,對迫害印尼華人的罪行表示極大憤慨。菲律賓的一些華人華僑組織積極籌辦對印尼華人的救援活動,向身處苦難的印尼華人提供救濟資金。菲律賓華人華僑各界代表近百人在馬尼拉舉行集會,呼籲全世界華人華僑行動起來,幫助慘遭不幸的印尼華人,並敦促印尼政府認真調查華人婦女被強暴事件,保證今後不再發生類似事件。七月底東盟在馬尼拉舉行外長會議和地區論壇會議期間,菲律賓華人華僑還舉行抗議示威活動,要求東盟和聯合國等地區和國際組織敦促印尼當局查處殘害印尼華人的不法之徒。菲律賓的華人報紙也連續發表文章,譴責踐踏印尼華人的暴行。《世界日報》發表的評論說,印尼五月騷亂期間發生的暴行是對全人類的恥辱,“理所當然要引起全世界一切有正義感和良知的人們的憤慨和強烈譴責。”

秘魯華僑組織“中華通惠總局”在華僑華人社會發起簽名運動,抗議印尼暴徒殘害、凌虐華人。秘魯首都利馬和大陸7個城市的華僑參加了這一簽名運動。秘魯華僑報紙也刊登文章,揭露印尼暴徒凌虐華人的暴行。

台灣籍僑民有32000人準備撤離,台灣長榮和華航增加專機前往雅加達,由於雅加達機票難求和哄抬票價,長榮航空指示印尼職員,對無現金支付機票的台商、旅客、僑民,可先登機,回台後再補交票款。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鬍志強在七月二十九日約見印尼駐台代表提出強烈抗議。

香港國泰航空公司改派波音747客機飛行,每日增加200個機位,協助滯留在印尼的港人返港。香港特區的抗議群眾更用“黑漆”塗印尼領事館大門。

新加坡方面,唯一的一個機場二十四小時晝夜不停的來往營救難民。新加坡婦女行動和研究會向印尼駐新大使館遞交一封抗議信。信中對印尼華裔婦女被凌辱表示震驚和極度關注,要求印尼政府將暴徒繩之以法。

聯合國亦定此事件為種族騷亂並組成聯合調查委員會前往調查。

中國。一九九八年八月新加坡《聯合早報》對於屠殺事件的評論——

“中國對印尼政府似乎太軟弱了,太軟弱了,太軟弱了……。中國連譴責都不敢。6月中旬外交部對此事件表示了關注;時隔一個多月後,7月28日,外交部長唐家璇又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就在國際輿論紛紛用“野蠻”、“慘無人道”來描述這一事件時,8月3日遲到的《人民日報》評論員卻只敢說‘掠人財產、奸人妻女’,彷彿是個別道德品行不良的流氓所為似的。

“不僅如此,中國國內的各大報紙也似乎斷絕了消息來源,對印尼發生的暴行非常陌生,好像印尼華人血管里流的不是中華民族的血液,擺出一付莫管閑事的姿態。這不應該是中國的形象。這不應該是中華民族的形象。這不應該是普通中國人的形象。在天涯咫尺的信息化時代,印尼五月發生暴亂的消息居然在中國大陸被封鎖了足足兩個多月。直到七月份互聯網上傳出一張張令人慘痛欲絕的圖片,傳出海外華人群情激憤示威遊行場面時,才終於點點滴滴地漏出在媒體上。”

江澤民委託美國人為其寫的傳記中,對九八年印尼大屠華也是隻字未提。

八月十日清晨,北大、清華部分學生貼出大小字報,抗議印尼五月暴行。十六日晚,在北大歷史學系的門口,一大群義憤填膺的北大學生聲淚俱下,痛斥印尼暴徒,相約次日在印尼使館門前舉行遊行。北大團委書記受命趕來警告學生,不聽勸阻去遊行會帶來災難後果。一個女同學放聲大哭,說:“我們不是去反政府,只是想對印尼華人表達哀思,這也不行么?”團委書記說:“你們是學生,這不關你們的事。”一位紅了眼的男同學問:“我們都是中國人,怎麼能不關我們的事呢?”團委書記說:“相信我,國家會處理的。”男同學追問:“難道我們就不是國家的一員?!”遭威脅的學生在凄然散去時,有個聲音絕望的大喊:“你們當官的是不是中國人?!”

八月十七日上午九時許,北京北大、北航、北化和財政經貿大學等部分大學約兩百多名學生衝破當局的阻攔來到印尼使館。據說,政府原先預計學生要到印尼大使館,因此事先做了一個方案,以印尼獨立日請求維持使館前大街秩序為由,禁止學生接近使館。中共當局一不允許舉牌,二不允許喊口號,學生自製的抗議牌子和放大的照片只好鋪展在地上。從十七日至二十日的答覆時間裏,中國各大小新聞媒體見不到有關這場抗議的任何只言詞組,也見不到印尼政府的答覆。

三、暴亂根源

對於五月暴亂的原因,網絡上有多種詮釋,歸納起來不外乎以下幾種:政治方面,印尼總統蘇哈托為擺脫國內政治困局,轉移矛盾焦點,指使印尼軍隊以及一部分暴民,對在印尼的中國華人實施了摻無人道的屠殺;歷史方面,自古以來,華人與印尼原住民就有摩擦,矛盾淵源較深;經濟方面,占人口5%的華人把持了印尼70%的經濟命脈,華人比一般原住民富裕,引致印尼人嫉恨;種族方面,……等等。

以上原因,看似有理,實際上都沒有觸及到問題的實質。印尼當局針對華人的大規模屠殺,九八年五月排華暴亂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一九六五年對五十萬華人的大屠殺。而這場血腥屠殺的直接原因是共產主義禍水。當時的印尼有三百萬共產黨員,是一支很大的力量,時任總統蘇加諾親共、近共,藉助於共產黨的力量執政。中共企圖推翻印尼現政權,在印尼建立一個完全由共產黨控制的政權。如能成功,就可以示範擴大到整個東南亞,使整個東南亞地區變成赤色的世界。所以鼓動印尼共產黨暴亂奪權。但印尼共產黨行事不周,陰謀敗露,結果招來殺身之禍,被蘇哈托藉機上台後清洗。試想,如果不是中共暗中搗鬼,幾十萬華人被殺,當時的中共高層毛澤東、周恩來會不吭聲?也沒有提出抗議?當時連美國、英國、台灣都提抗議,發譴責,中共能反而沉默?中共弄巧反拙,偷雞不成蝕把米,印尼不僅沒赤化,反而把千辛萬苦培養出來的一支力量丟了,赤化東南亞的計劃也落了空。東南亞其他國家也對各自的共產黨組織瞪大了眼睛,也時有中共的所謂反華行動。為什麼東盟至今對中國懷有戒心,中國對南沙問題不敢強硬?這就是原因之一。

不只是印尼反共,馬來西亞、越南、緬甸、柬埔寨、新加坡都反共,新加坡與中國同宗同源,但直到九十年代才與中共政權建立外交關係,還不說明問題嗎?鄧小平復出後,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親口勸鄧不要再輸出革命了。自那中共的輸出革命才告結束。當年中共為什麼在國際上吃不開?因為國際上的主流社會都反共,只有亞、非、拉那些所謂的第三世界小國家、窮國家,在中共銀彈外交攻擊下,為了經濟利益才向中共示好,國際上一有制裁中共的提議時,他們可以昧著良心替中共說話。這就是中共想要的。聯合國會議除了常任理事國外,其它不分大小,小國也是一票。中共就是為了這一票才這麼乾的。這一點,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罷了。否則,中共何以六十年代置自己的國民餓死四千萬於不顧,還要出口糧食給阿爾巴尼亞、越南、古巴及其它非洲小國呢?它要在聯合國爭中華民國的席位。所以一九七一年中共取代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後,老毛才會說,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這才是關鍵。

排華還不只是印尼排華,菲律賓排華、日本排華、越南排華,連中共自稱鮮血凝成的、兄弟加朋友的共產小兄弟朝鮮都排華,甚至其它美洲、非洲、歐洲等國家也都有排華,中共把排華說成是反華,其實所有的反華都是反共。如果中共是個好東西,何至於全世界都反你?!

蘇哈托政府上台後,便下令以“支那”一詞來取代“中華”,把印尼居民分為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將華人歸為非原住民,並在其身份證上註上特殊記號。從一九六六年起,蘇哈托政府頒佈了數十項排華反華的法令法規。蘇哈托政府的內政部、司法部甚至多次頒發專令,要求印尼華人改名換姓,徹底放棄自己的中文名字,改用印尼化的姓名。此後數十年內,蘇哈托政府一直在壓制或極力排斥中國文化,包括對使用中文和中文名字的限制。即使有的華人已經是第九代移民,他們仍然不能得到和當地居民同等待遇。大量華人被逼離開印尼到海外生活。中共作惡,華人遭難!

關於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網上有不少議論,摘錄兩貼:

“為什麼印尼人就偏偏欺負華僑呢?印尼的日僑有千千萬萬,可是講日本話的都可以躲過那場災難,而我們黃皮膚黑眼睛溫順的中國人卻遭到搶劫,殺害,強暴……是因為我們有一個懦弱的政府,我們有一個處處裝作以和為貴的政府!無力去保護他的子孫!”

“上萬華人被奸被殺,世界各國同聲遺責,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竟說:這是印尼內政,我們不干涉別國內政。最後還是美國武力出面阻止印尼慘無人道的屠殺行為,同時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成為中華民族歷史恥辱與羞愧。”

四、印度洋海嘯中國對印尼的援助

南方網訊,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在2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中國積极參与海嘯受災國的援助工作,截至目前,官方及民間捐款總額已超過10億元人民幣。

孔泉說,海嘯發生後中國立即向受災國提供了總計2163萬元人民幣的援助。隨後,中共政府又再次宣布向災區追加5億元人民幣和2000萬美元的緊急援助,總計7億多元人民幣。截至21日,中國民間援助捐款到賬資金達3.74億元人民幣,官方和民間總款項合計達10億多元人民幣。這筆資金在本月底之前將有50%到位。

孔泉說,中共地震局於去年12月31日派遣第一支救援隊共35人到印度尼西亞的班達亞齊投入救援工作,目前已救治7000多名病人,並協助當地政府恢復了三所醫院。第二支救援隊共34人於1月11日出發至班達亞齊,包括21名醫務人員及13名救援隊員。兩支救援隊共69人目前仍在災區工作。

據悉,中共衛生部的第四批衛生救援隊25日中午從北京出發,前往印度尼西亞班達亞齊。在此之前衛生部已先後組派了三批衛生救援隊,分赴泰國、斯里蘭卡災區開展救援工作,目前都已回國。

對此,有人評論說,看看現在的中共政府,自己的人民在印度尼西亞被當地的災民搶掠,98年數萬名華人被印尼人燒殺強姦,我都替中國人感到難過,而現在,居然中國捐給印尼上千萬的款項,日本比中國富裕幾十倍,都只捐了百萬美元的款項……他們國家(中國)有大量的人連飯都吃不飽,上億人還在貧困中,他們居然會把錢捐給燒殺過強姦過自己同胞的印尼人,我真的沒見過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