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7坐頭等艙的中共貪腐書記被公訴 連家中保姆都被判刑

被紀委從高鐵站帶走近一年半後,“救火書記”李億龍被檢方公訴。

從起訴書指控的內容看,李億龍涉嫌4罪,斂財時間從1998年到2016年,前後近20年。之前聊過李億龍,這麼看,在被組織看中前去衡陽救火後,他也沒收手。

一年半前從高鐵站被帶走

湖南衡陽,因賄選問題,這些年在政壇中一直是一個“反面教材”。本次被公訴的李億龍,是衡陽落馬的第三個市委書記,2013年3月至2016年3月他曾主政衡陽三年。

震驚全國的衡陽破壞選舉案案發後,李億龍接過了衡陽黨委一把手的重任。他的前任童名謙在2014年8月,因為玩忽職守罪獲刑5年。

中央紀委在雙開通報中指出,童名謙在任湖南省衡陽市委書記期間,作為市換屆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嚴肅換屆紀律第一責任人,不正確履行職責,對衡陽市人大選舉湖南省人大代表前後暴露出的賄選問題,沒有及時採取有效措施嚴肅查處,導致發生嚴重的以賄賂手段破壞選舉的違紀違法案件。

3年後,曾全程參與破壞選舉案調查處理的“救火”書記落馬。

有媒體報道,和新任市委書記周農(此前任湖南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察廳廳長、省預防腐敗局局長)工作交接後,被任命為湖南省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他乘高鐵回長沙,在出站時被湖南省紀委工作人員控制,“李億龍試圖反抗”。一個“救火隊長”落馬,在不少人看來,是反腐無禁區的表現。

從主政一方貪到落馬當天

具體看看婁底市檢察院的指控,檢方指控:

1998年至2016年間,李億龍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夥同他人騙取、侵吞公共財物,數額巨大;

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

被告人李億龍的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應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又去看了李億龍的簡歷,1998年,是他主政地方的開始,那年,他42歲。在此之前,他先後在長沙市政府法制局、長沙市政府辦公廳工作,以長沙市政府副秘書長的身份任長沙市芙蓉區代區長,是他獨當一面的開始。從芙蓉區區長、區委書記,再到瀏陽市委書記,懷化市長、市委書記,衡陽市委書記,他主政的區域也越來越大,越來越重要。

但被組織重用的李億龍並未勵精圖治,用好手中的權力。

一個細節是,在李億龍落馬當天,還有一個官員向他送紅包。

被湖南省紀委帶走的當天,衡陽下轄的縣級市耒陽市市長劉革生為送別李億龍,上門送了5萬塊錢,當時李億龍不在家,保姆代收後從中抽走了2萬元,只轉交給李億龍3萬元,李億龍被帶走時,這3萬元被現場查獲。

保姆斂財20萬被判1年4個月

說到保姆,李億龍落馬不到一個月,他們家的保姆胡興紅也被立案偵查。

胡興紅只有初中文化,在李億龍家當保姆3年,每月工資3000元,費用由市委辦公室承擔。但是胡興紅卻通過找李億龍打招呼、批條子,幫人調動工作、找工作,前前後後斂財20萬。2017年7月,《湖南日報》報道,這個任性的保姆被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4個月。

2008年3月至2016年3月,8年時間衡陽換了3任市委書記,他們分別是張文雄、童名謙和李億龍。如今全部落馬。

《南方周末》曾報道,有當地官員認為童名謙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但缺乏決斷力。面對賄選案,要是有決斷力的人會去踩剎車,他卻不敢,也不想去得罪人。他擔心晉陞時得罪人,到時候沒人給他投票。

而“救火”的李億龍“更壞”。

張文雄和李億龍,是“死對頭”。李億龍到衡陽後成立調查組,專門搜集張文雄在衡陽期間的問題。

2016年4月8日,李億龍被紀委宣布“接受組織調查”,2016年11月8日,時任湖南省宣傳部部長的張文雄落馬。據悉,張文雄的落馬或涉及李億龍對他的揭發檢舉。

“7次乘坐飛機頭等艙”

李億龍究竟收了多少錢?官方還沒有披露更為詳細的信息。

不過,今年3月,湖南省紀委曾通報李億龍——

2006年至2016年,李億龍違規收受黨員幹部所送禮金共計人民幣153.79萬元、美元5.9萬元、歐元3000元;

用公款報銷其購買的名牌手錶、眼鏡等高檔物品費用,用公款支付聘請保姆的相關費用及生活開銷。

李億龍到衡陽任職後,在已配備一輛公務用車的情況下,將原工作地一輛越野車帶到衡陽使用,還要求市政府駐長辦先後安排兩輛超標車專門供其在長沙使用。

十八大以來,李億龍多次超標準乘坐交通工具,其中7次乘坐飛機頭等艙,17次乘坐高鐵商務座,12次乘坐高鐵特等座;

違規佔用總面積374平方米的兩套公用住房,並長期佔用衡陽某酒店一間豪華套間。

不過,相比上次通報,檢察院認為李億龍收錢的時間,並不是在2006年,而是可以追溯到1998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政知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