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95後最酷獨腿女孩 露假肢 穿短裙 出席聯合國會議 卻拒絕包裝 偏偏不做勵志榜樣

知乎上,一個酷女孩

關於“穿短裙露假肢是一種什麼體驗”

的回答被幾萬人點贊,

微博粉絲從200漲到3萬。

她是95後姑娘謝仁慈。

她露出一條假肢,

在健身房練舉重、推啞鈴的照片,

吸引了無數人的眼球,

於是就這樣火了。

這個網紅很特別,

她不播美妝教程,

不開網紅淘寶店,

單憑她大方展示自己的假肢,

熱愛運動,青春向上的人生狀態

就爆紅網絡,激勵着很多人。

她拒絕殘疾人的標籤,

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推崇,

做最特別的自己。

“我就是不要做你眼裡的勵志榜樣”

20歲的獨腿姑娘這樣說。

謝仁慈今年20歲,

西南政法大學大三學生,

4歲時一場車禍改變仁慈和媽媽的人生。

她失去了右腿,媽媽永遠失去了左腿。

在醫院的那三個月,

是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仁慈害怕媽媽撐不下去,

她逼迫自己堅強來保護媽媽。

每天用一條腿和一個代替拐杖的小板凳,

從5樓跳到6樓媽媽的病房陪媽媽。

其實媽媽在醫院時候,

時常有輕生念頭,

死了就一了百了,

是仁慈每天跳上6樓的守護,

給了媽媽繼續活下去的信念。

到了上學的年紀,

卻沒有一個普通小學願意接受仁慈,

媽媽求親戚四處托關係,

終於讓她有書可讀。

為了維持生存,

更為了女兒能和普通孩子一樣上學。

媽媽一邊在學校旁開理髮店,

一邊在學校食堂打工。

媽媽的付出看在眼裡,

仁慈曾發誓“我會考上哈佛”,

然而高二的時候,

她的模擬成績只有400多分,

連考上大學都有困難。

但媽媽只說“我相信你”。

高三一年,仁慈拼了。

她從年級排名千名外衝進前20。

最後以627分高分,

考入西南政法大學學習法律。

在謝仁慈的意識里,

從不認為自己是特殊的殘障人士。

她不坐公交車愛心座位,

堅持認為穿長褲的自己,

和普通的女孩沒有什麼區別。

曾經有男生罵她“瘸子”、“鐵拐李”,

她直接跟對方在菜地里打了一架,

把男生打到流鼻血,

獨腿女戰士從此一戰成名。

倔強如她,

堅持着“我和你們一樣”的信念。

在大學裏仁慈漸漸意識到殘障人

之所以和社會脫節,與其他人不同

是因為走不出家門,失去與外界溝通。

所以她堅持像正常人一樣去上課。

即使每天要爬200多階台階,

翻過好幾個山坡。

大一的時候,她經常摔倒。

下雨天,傷口總會傳來劇痛,

她也是個女孩啊,

再堅強也會哭啊,

有時候也會因為爬坡氣哭。

雖然她堅持自己和別人一樣,

但走在外面一切都在提醒她,

“你和普通人並不一樣。”

一次仁慈買褲子,

她試了店員給她的褲子,

自己的兩條腿粗細不同,

店員異樣的眼神讓她尷尬不已。

經歷刺激,總會觸底反擊。

仁慈想,遮遮掩掩的不和諧,

只會讓自己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尷尬。

那就把假肢露出來吧。

不就少了一條腿,又怎樣?

那天起,她撕掉假肢外包裝,

把褲腿挽起來,

只留下裏面金屬支撐。

拍了一張自己站立的照片。

從此坦坦蕩蕩穿短裙,

讓假肢暴露於陽光之下。

偶爾還是有不一樣的眼神,

但她覺已經不會再被困擾。

“縱然有外在的缺失,

在精神世界裏,

我們同樣享受人類浩渺的智慧。”

仁慈很堅定。

她愛自己,愛生活,愛旅行。

她可以自己去雲南、西藏和新疆,

感受不一樣的人生溫度。

就算斷了拐杖,搭不到車,背包很重,

依舊心情美麗。

她熱愛健身,拿過游泳冠軍,

打羽毛球,會攀岩。

她說,運動給她的意義就是,

撕掉“不可以”的標籤,

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極限。

問她為什麼推啞鈴?

她會咧嘴大笑說:“防止胸下垂啊。”

是的,謝仁慈是不同的。

不是因為她的獨腿。

是她樂觀的生活態度,

嘗試新事物的勇氣,

註定她與眾不同。

有人在知乎上問,

如果穿短裙把兩個假肢露出來,

走在大街上會怎麼樣?

仁慈曬出自己獨腿穿短褲的照片。

收穫了2萬多個贊,

被大量轉載到其他平台。

各大主流媒體報道,

她知道自己被貼上了

“勵志”與“正能量”的標籤。

她拒絕了更多媒體的採訪要求,

因為她不想這樣被消費。

仁慈看來,不能因為殘障,

就把優秀的標準降低。

她覺得她要做的還有更多,

現在她做到的只是普通人都會做的。

謝仁慈會在每一個採訪里說:

我是一個會哭會笑、有血有肉的人,

塑造一個神聖完美化的殘障者形象,

比苦情更為可怕。

慢慢的,她利用所學法律專業,

關注殘障人士這個群體,

她和盲人CEO蔡聰一起

在聯合國參與支持的

中國殘障與可持續發展論壇上,

關於殘障人士權益項目發表觀點。

現在,她還實現20歲出書的小目標。

希望用自己的故事,

給更多殘障的人一些生活勇氣。

因為謝仁慈的存在,

讓更多殘障者戰勝心魔,

大大方方露出假肢。

這個小伙已經穿假肢16年,

如今第一次學着撕掉包裝,

光明正大地走在街上。

“希望有一天,

當假肢穿短裙的女孩走在街上時,

不會再有媒體對她進行採訪。

希望有一天,

當一位殘障考生要去讀大學時,

不再需要媒體來幫他呼喚無障礙設施。

希望有一天,

殘障者不必在悲哀地尋求幫助和愛心,

而是應得到國家體制內的所有權利。”

謝仁慈說。

身體殘障,並不是精神殘障的理由。

即使跌倒一百次,

也請從第一百零一次站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溢美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